第22章 战延石

“狂妄!”

延石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愤怒,嘭然一声,脚部瞬间发力,整个人化作炮弹一般朝着刘鸣冲了过去。

有了与剑圣对战所积累的经验,刘鸣面对延石的攻击,先是静下心来,感受着周遭气流的变动,预判了延石的攻击位置。

二流武者与一流武者之间,力量差距悬殊,刘鸣知晓,这一脚,他不能硬接。

手中长剑已横在身前,就在二者快要接触之际,却见刘鸣长剑一挑,紧接着用力一划,然后收剑,身形暴退,侧身躲过了延石的攻击。

二者的身位也因此错开,此刻的刘鸣反倒在延石身后,他没有丝毫停歇,运转圣灵剑气,运转剑一,对着延石的后背就是一记横扫。

从卸力到躲闪再到反击,一整套动作下来,无比连贯。

观众席上,原本还替刘鸣捏着一把冷汗的梅佑乾,此时眼中已经满是震惊。

“少主的实战经验怎么变得如此丰富?”

众人也是惊异无比。

再说擂台之上,一击被刘鸣躲过,延石只觉诡异无比。

不过他也并不是吃素的,感受到刘鸣的攻击紧接而来,他身形一扭,回身一脚把刘鸣的剑给踢开。

“少主果真是有点实力。”

二人间距拉开,延石淡然对刘鸣点评了一句,

“不过,三招之内,我定让你手下求饶!”

他语气狂妄,刘鸣却懒得回应。

“猛虎出山!”

延石再次运转真气,整个人身形前扑,一脚朝着刘鸣踢了过去。

刘鸣毫不犹豫运转了无名剑法的剑势。

说时迟,那时快,延石一脚横踢如同如雷电般踢向刘鸣,力道比之于前面一脚,足足翻了一倍。

刘鸣不敢怠慢,运转见龙在田躲了过去,但延石的连环腿又接踵而来,以刘鸣的敏捷,根本来不及躲闪。

危急之时,刘鸣转变策略,以攻为守,就在延石准备再次出腿之时,刘鸣突然俯身,将剑对准了岩石的大腿内侧。

延石连忙改横踢为侧踢,这一脚,差点就踢到了刘鸣的脑袋。

呼……吸……

刘鸣口中喘着粗气,

“要靠积累无名剑法的剑力,才有机会赢。”

仅是两个照面,刘鸣就感觉自己很难从正面将延石击败。

两人的力量与速度摆在那里,二流武者在体质属性上的差距,还是严重拖了刘鸣的后腿。

“怎么了少城主?难道有些吃不消了?”

延石得意道,众人也从刘鸣第一招的惊艳中清醒了过来。

“少城主落入下风了。”

“他跟另外一个的力量差距太大了,我看少城主根本不敢硬碰硬接下另一人的腿。”

“这不是废话?少主还只是二流武者,如果他是一流,那局势还说不准呢!”

场下民众大都对武道不怎么了解,仅是根据二人交锋时谁退得更多,来判断他们之间力量的差距,从而推理出实力的不同。

“还有两招,就结束了。”

观众席上,明家姥姥肯定地说道,其余之人虽未发言,但几乎也都是认可了明家姥姥的判断。

“鸣儿已经很不错了。”

独孤一方对刘鸣的表现还比较满意,不过他还是希望刘鸣不要这么早就败下阵来。

台上,吸取了前两次的教训之后,刘鸣不再与延石硬碰硬,他一边维持着无名剑法的剑势,蓄势待发。

另一边,每当延石攻击来时,他都尽力去躲,再找机会反击。

如果实在躲不过,刘鸣接招之后,也会依据无名剑法的剑势,将对方的力量转换成自身剑力。

几番下来,延石心中恼怒无比,

“你只会躲吗!”

两人交手已经早早过去了三招,尽管他在期间也对刘鸣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都是些不痛不痒的小伤,丝毫无法决定胜负。

“跟你硬碰硬,是你傻还是我傻?”

刘鸣冷声道,下一秒,又是一剑刺了过来。

延石一脚将剑踢开,但在脚与剑背接触之时,却发现这一剑的剑力,又之前的大了许多。

他心中难免心生一些诡异之情。

不应该是随着战斗的进行,刘鸣应该越来越乏力才对吗?

他现在怎么会越战越勇了?

嗙!延石又是一个更快更猛的连环腿,朝着刘鸣踢了过去,这一次,他不打算再给刘鸣留任何机会。

现实也确实如此,刘鸣被延石踢得节节败退,但他在每次接下之时,都先是以转身卸力,随即又再补一剑,如此重复,循环不止。

“这是什么招数?怎么看着有些奇怪?”

台下的观众被刘鸣的动作所吸引,从外表上看,刘鸣就是在不停转圈,甚是有趣。

“怎么跟我们看得大戏动作有点类似。”

众人的心思也随着刘鸣不断往后退去的身形而揪在一起。

刘鸣越退越后,眼看着就要到达擂台的边缘,观众席上,梅佑乾摇了摇头,说道:

“要结束了。”

尽管说出这句话时,他心里万分不是滋味,但事实却是如此,独孤一方也起身准备宣布战果。

可就在刘鸣的脚已经站在了擂台的边缘之时,他的动作骤然一停,眼神瞬间凌冽无比,气势迸然而发!

延石的腿依旧带着赫赫风声朝着刘鸣踢了过来,不过这次——

噌!刘鸣居然一剑将延石的脚给挡了下来!

经历了无数次的剑力积累,以及力道转换,刘鸣那最后一剑的力道,已经达到了非常恐怖的层次。

延石亦是惊愕无比,在此之前,他就感觉刘鸣的剑力在不断增加,可他却以为那只是自己元力消耗所产生的错觉而已。

没想到,那居然是真的!

此刻他的身形止在空中,刘鸣以剑将之挡住后,就迅速收剑,紧接着一脚神龙摆尾,直接踢在了延石的大腿内侧。

这还没完,刘鸣快速跃起,又是一记飞龙在天伺候到延石的胸口位置。

被连踢两脚,延石连忙运转元力,想要止住身形反击。

趁他病,要他命!

不等他运转完成,刘鸣的第三记攻击——亢龙有悔,又直接一脚踢在了延石的背部!

“这……”

众人都惊呆了,局势的反转仅是在那么一瞬,众人还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延石宛如沙包一样望天空飞去,现在的他,根本不再夸大什么,当即动手维持平衡,可是没等他平衡下来,刘鸣的剑,又紧紧地跟了过来——

咔嚓!一剑两断。

两只血淋淋的断手,掉落在了擂台的正中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