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断浪【求收藏,求推荐票】

“少主。”

无双城,鸣剑山庄。

已在正堂等候半个多时辰的断浪,早已有些烦躁。

可奈何寄人篱下,哪怕对方是个不学无术的公子哥,自己也得忍着。

此时见独孤鸣自堂外进来,他连忙起身迎接。

刘鸣颔首示意,径直走到大堂上座后,才转身微笑道:

“浪兄不愧是南麟剑首之子,气度如此非凡,谁能想到,曾经的浪兄,却只是个天下会的杂役。”

断浪脸色瞬间凝固,刘鸣见状,眼中不禁流露出一丝笑意。

他清楚,身为断氏后人的断浪,一心想重振断氏辉煌。

奈何断浪早年并未受到雄霸,在天下会中仅以杂役身份谋生。

一直以来,断浪对此都分外敏感,守口如瓶,江湖中对此事也是知者甚少。

可刘鸣初次见面,就不留情面直言此事,不仅可以打击一下断浪的傲气。

也可对之后的拉拢起到推进作用。

“在少主面前,卑职愧不敢当气度非凡四字。”

断浪强忍着内心的愤怒,轻声回道。

“坐。”

待得断浪坐定,刘鸣又再次开口,

“浪兄觉得,雄霸此人如何?”

“雄霸?”

断浪当时就愣了一下,他根本不知刘鸣召见自己是为何事。

难不成只是为了羞辱自己?

“没错。”

刘鸣回应道。

“雄霸野心勃勃,且实力高超,不过此人生性多疑,喜欢被人奉承,不见得是个良主。”

断浪思考片刻,总结道。

“那你觉得,城主独孤一方,此人如何?”

“城主?”

断浪疑惑地看向刘鸣,见后者并非是嬉戏之意,断浪顿时面露难色。

见状,刘鸣并未强迫他回答,

“所以,天下会与无双城结盟之事,不知浪兄如何看待?”

结盟?

独孤鸣今天是怎么了?

刘鸣的接连三问,已让断浪有些摸不着头脑,细想之后,断浪谨慎答复,

“天下会与无双城本就是武林当中数一数二的势力,二者结盟,定能一统武林。”

“可你方才说,雄霸野心不小,又生性多疑。你觉得,以他的性格,会愿意与无双城平分武林?”

断浪闻言瞬间沉默,但心中却以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他此刻感知到,或许在这之前,所有人都小看了这位无双城的少城主。

刘鸣见对方迟迟不答,知晓自己的敲击已经起到了效果,便转移了话锋。

“我知道,你想坐的,并不是你现在的那个位置。”

刘鸣顿了顿,等到断浪抬头看向自己之时,他才指着自己座下位置,一字一顿地说道:

“而是,这!”

刘鸣一语中的,可断浪却被吓了一跳。

“卑职不该造次。”

断浪连忙起身,单膝跪于地上,对着刘鸣行礼说道。

这是断浪自入鸣剑山庄以来,第一次对刘鸣行礼。

刘鸣自信一笑,并未着急让他起身。见时机已相差无几,遂直切要害:

“以你的天赋与武力,昔日天下会成立三堂之时,那飞云堂堂主之位,本该由你担任。”

断浪眼神一凛,心中满是惊骇。

没想到刘鸣一语就直接说到了他的痛处!

当年若不是雄霸在赛前嘱托,让他留手,断浪也不会在决胜之际骤然收剑,将胜利拱手让给步惊云。

天下人都以为是他断浪实力不济步惊云,断浪对此也十分愤愤不平。

而今被刘鸣一语点破,断浪的野心与不甘又再次燃烧了起来。

“不错,当日若非是雄霸袒护,步惊云早就败在我的蚀日剑法之下!”

断浪愤然道。

刘鸣点了点头,见有所成效,立马乘胜追击,

“蚀日剑法威力无穷,在浪兄手里更是大放异彩,不过可惜,雄霸有眼无珠,竟未重用浪兄。”

刘鸣有些惋惜地说道,紧接着语风一转,再次说道,

“但是,雄霸没给你的,我可以给你,就看浪兄有没有诚意。”

刘鸣说完,便盯向断浪,同时运转圣灵心经,一股无形地冷然压力,瞬间将断浪笼罩。

尽管刘鸣眼下实力不及断浪,但断浪此时根本无心去思考这些琐碎小事。

他仔细将刘鸣打量一番,心中暗道:

‘没想到独孤鸣竟有如此眼力,而且实力不高,势力微弱。倘若我扶他上位,无双城不就在我断浪的控制之中。即时以无双城为跳板,我定能光复我断氏辉煌!’

一想起光复断氏的使命,断浪就忍不住心潮澎湃。

思考片刻,断浪再次抬头看了眼刘鸣,见对方一副波澜不惊地模样,断浪下定决心,当即说道:

“卑职,愿为少主效劳!”

“不错,起来吧。”

刘鸣放声大笑,这结果与自己料想地差不多。

不过他心里清楚,别看断浪名中的“浪”字左边是三点水,但其实,应该改为反犬旁。

是狼,野性便是刻入骨髓当中,无法改变的。

眼下刘鸣虽然收服了他,但这收服,只是暂时的。

如果自己的实力一直无法驾驭这匹“断狼”,那刘鸣今日之举,无疑是引狼入室。

当然,拥有系统的刘鸣,对自己后期的实力发育有着妥妥的信心。

“谢少主。”

“明日,我将奉命出城寻找泥菩萨,以为我父贺寿。可是大宴将近,城内的守卫有些松弛。你觉得,雄霸会轻易放过这次机会?”

断浪欲言又止,脸上浮现出一股为难之色,最终还是缓缓说道:

“雄霸以结盟来迷惑无双城,却在暗中偷偷谋划。大宴之际,城内鱼龙混杂,对他而言,确实是个不错的良机。”

“你既然在天下会待了数十年之久,对天下会的人员可曾熟悉?”

刘鸣问道。

断浪点了点头。

“那你近些日子,可在城中,看到熟人?”

断浪犹豫片刻,再次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刘鸣眼中闪过一道微光,又继续说道,

“所以,你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怎么做了吧。”

“卑职领命!”

“另外,大宴期间,你给我盯牢这些人。”

说罢,刘鸣从袖中取出一卷黄纸,黄纸之上,记录着刘鸣怀疑之人的名单。

当然,独孤一方并未被刘鸣写入其中。

断浪接过之后打开一看,竟在其上看到好几个熟悉的名字。

他不禁再次震惊地看了眼刘鸣,

‘想不到独孤鸣平日里默不作声,却拥有如此洞察力。’

他将黄纸卷成一卷,藏入袖中,同时在心中做出了抉择。

正当他还有些犹豫之际,没想到刘鸣又说了一句——

“我知道你与步惊云素有恩怨,三日后,我会给你机会,让你去了决。”

断浪闻言,脸色瞬间一变。

如果说此前的谈话,只是让他对刘鸣有所改观。

那么刚才,刘鸣的话便在断浪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是如何知晓步惊云会是此事的主导之人?

“少主何出此言?”

“近日,我听闻聂风与秦霜正于江湖中寻找泥菩萨,却并未听闻步惊云有何动向。而无双城内有剑圣坐镇,想必雄霸也不愿将与剑圣的约战提前吧?”

刘鸣当然不会说出自己是熟知剧情的挂逼,而是说了个简单的推理。

咕噜。

断浪深深地咽了口口水,此时,他已深刻感受到刘鸣心计的恐怖。

同时,也坚定了内心的抉择。

“卑职先行谢过少主。”

“退下吧,三天后的下午,我们南门外小树林会面。”

刘鸣望着断浪退去的背影,脸上露出一道自信地笑容。

“希望这次我没有赌错,不过,就算赌错,出城之后我也可开始第二个计划……”

大堂内只剩下刘鸣一人,烛光在闪烁中竟是散发着一股阴森的气氛。

他盘膝而坐,没有浪费一点时间,赶紧修炼起了【圣灵心经】。

“还差39的经验值就可以晋升二流武者了,今晚加把劲,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