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栖山城之争

如果说刘鸣一开始只是以旧账来找明府麻烦的话,

那他的最后一句话,就可以说是掐中了明府的七寸了。

“栖山城乃无双城边防之重镇,素来都需一流高手前去坐镇,少主虽才智过人,可实力方面,还是欠了些许火候。”

明家姥姥沉重地说道,栖山城明家已经营颇久。

失去一个李剑轲无关紧要,再换上一个一流高手,哪怕不是自己目前所力推的延石,但终究改变不了栖山城被明家掌控的结局。

可如果刘鸣去了,那就不一样了。

刘鸣已经对明家心怀敌意,而且出招诡异善变,实力也不容小觑。

仅仅只是交手五天,明家姥姥就感受到了刘鸣的难缠,甚至为此前所实施的“挟持刘鸣”计划感到后悔。

“我无双城的内政,现在也需要姥姥您过问了吗?”

明家姥姥刚提出反对意见,谁知刘鸣就直接回怼了过去。

现在的明家,早已退出了无双城政治的舞台,一城之主的任命,自然不用去征询她明家姥姥的意见。

不过再怎么说,她也是无双城数一数二的高手,连独孤一方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刘鸣居然敢当着众人的面就直接让她下不了台?

再结合刘鸣进入明府后的一连串动作,连梅佑乾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现在光从表面上看,就是刘鸣在无端为难明家。

独孤一方见气氛有些微妙,看到刘鸣与明家姥姥两人四目相对,空气中隐隐弥漫开硝烟的味道,他连忙打个圆场,

“咳咳,鸣儿着急替为父分忧解难,为父心里甚是开心,但是栖山城西临生死门,十分危险。而且,栖山城城主之位,为父已经决定由城中的一流高手,延石出任。”

刘鸣心中冷笑,梅佑乾也皱眉说道,

“城主大人,栖山城事变差点危及无双城的稳定,而且一城之主都已叛变,其手下之人更不必多言,城主之位倘若不慎重考虑就冒然决定,怕是只会治标难以治本。”

“梅城主此言,难道是在质疑独孤城主的眼光?”

明家姥姥当即反驳。

“怎么?梅城主的话,难道某些居心叵测的人听起来有些刺耳了?”

刘鸣也毫不客气地说道。

气氛再度紧张了起来,在独孤一方身后,延石眼神深邃,冷然说道,

“少城主这话是什么意思?姥姥一心为城主考虑,何来居心叵测之说!怕不是少城主你急功近利,想要早日与城主争权夺势,方才如此出言刻薄吧。”

“啧啧,这么着急就出来护主了,也不知这位仁兄到底算是我无双城的人,还是算明家的人。”

刘鸣仔细打量一眼此人,脑海中对此人根本没有丝毫印象,料想此人大概率就是延石。

“明家本就是无双城的一部分,反倒是少城主,张口闭口都将明家撇开在外,如此不尊重无双城的元老家族,难免让人感到心寒啊。”

延石出言反驳道。

“够了!”

独孤一方也是听得心烦,双方水火难容,一番唇枪舌剑,把他的好心情都给弄到九霄云外去了。

“栖山城城主之位再议!”

他怒气冲冲想将此事搁置,可延石却是提议道,

“城主不如这样,我看少城主对栖山城城主之位如此感兴趣,可又实力难以服众,不如就让少城主在城中摆个擂台,如果少城主能力压群雄,证明自己的实力,我等无双城的老部将也自然对少城主心服口服。”

说完,延石又笑眯眯的看向刘鸣,

“少城主,你觉得这提议如何?”

独孤一方闻言瞬间眼前一亮,这倒是个不错的方法。

刘鸣也忍不住深深地看了眼延石,这招以退为进,不可谓不妙,杀人诛心。

只不过,他对刘鸣如今的实力,怕是没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明家之人也是纷纷盯向了刘鸣,脸上都带着一丝笑意。

毕竟在他们心里,刘鸣虽然实力可以,在二流武者当中已经是顶尖的存在。

但与一流武者延石相比,就不免逊色许多。

他们都以为刘鸣会知难而退,当前知难而退,总比在擂台当着众人的面出丑要好。

梅佑乾也面露起了男色,用眼神示意刘鸣不要接受。

谁知,刘鸣闻言,脸上竟然还挂起了一丝微笑,

“我同意这个提议。”

如果刘鸣今早没有凝聚剑势,那他断然不会答应。

但现在,有剑势在身,刘鸣又何尝不可搏一搏?

“此话当真?”

延石有些意外,但脸上的笑意却更加浓厚,身为一流武者的他,根本没有把刘鸣放在眼里。

独孤一方也是看向了刘鸣,心想,以擂台的方式劝退刘鸣,正好也能平息后者心中的怨气。

“当真。”

刘鸣点头说道。

“好!鸣儿不愧是我无双城的麒麟子,光凭这番勇气,就足可让天下豪杰为之称赞。”

独孤一方大笑了起来,

“那就这样,考虑到鸣儿有伤在身,三日后,我在城中亲自为鸣儿摆下擂台!

“趁着当日,我也要向全城宣布我儿婚期的好消息。”

“甚好。”

明家姥姥笑着点了点头,转而看向刘鸣之时,又不禁将眼睛眯了眯。

独孤一方说完,便带着刘鸣等人起身离去。

等他们一走,明家姥姥就瞬间恢复了阴沉脸色。

明府院内已是一片狼籍,食客们怨声载道。

“还好姥姥有先见之明,让断浪等人出城藏匿,否则,今日怕是就麻烦了。”

客卿上前恭维道。

可明家姥姥听后却是提不起半点心情。

“告诉延石,三日后,我要独孤鸣成为一个废人!”

今日之事,已经激怒了这位隐忍多年的妇人。

再加上她在刘鸣身上看到了潜力,心里顿时升起了危机感。

“剑圣距离大限至少还有数年,这段时间,如果让他刘鸣爬了起来,那我明家怕是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所以就算是再牺牲一个一流高手,她也要斩断独孤一家的这丝希望。

“明白。”

身后之人点了点头,方才的压抑,也让明府上下对刘鸣心生了不少敌意。

官道上,梅佑乾与刘鸣并排前行,前者脸上明显挂着一丝担忧,

“少主,这次你冲动了。”

他也是担心刘鸣的安全。

不过刘鸣闻言,却是淡然一笑,半开玩笑地说道,

“有句话说得好,冲动,是成功之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