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交锋

侍卫?你管一个一流高手叫侍卫?

“明月,外面什么动静?”

明家姥姥杵着拐杖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不等明月回答,她就看到了刘鸣,

“原来是我们的少城主大驾光临,明月你怎么回事?少城主驾到你也通知我前来迎接。”

仅看外表,明家姥姥确实慈眉善目,一副和蔼老人模样,但刘鸣心知这老妇一身是毒,再看她的笑容,反倒觉得有些瘆人,甚至是反胃。

“独孤鸣仅是个连自家院子都守不住的人,又哪能劳姥姥大驾亲自迎接。”

说着,刘鸣率先走入明府当中,看庭院两边排房俨立,皮笑肉不笑地请求道,

“姥姥,我手下兄弟昨夜守城辛苦,不知可否在府上借上几处房间休息?”

“这是自然,守卫们为城为民,光临明府,我明府定然以礼相待。”

“好,兄弟们你们也听到了,明府的房间,只要是你们看上的,你们,随便住。”

说完,刘鸣又给梅佑乾使了个眼色,后者立马会意。

这说是挑房间,实则是对明府进行搜查。

“好,兄弟们,还不感谢姥姥?”

“谢谢姥姥!”

声音洪亮,开启了明府鸡飞狗跳模式,此时房间已有人住,但守卫可不管这些,冲进去后有谁胆敢有异议,直接武器一拔,脸色一横。

“兄弟们在军营里野蛮惯了,行事难免有些蛮横,想必姥姥心胸宽广,对此不会介意吧?”

刘鸣歉笑着说道,看到身旁,明家姥姥已经收起了那虚伪的笑容,边上的明月更是秀眉紧蹙。

“不介意。”

明家姥姥神色铁青,多字不说一个,径直走进了正堂当中。

刘鸣也紧随其后走了进去,并且还特地加快速度,在姥姥之前,抢先一步坐在了首位之上。

众人一愣,明家之人怒色更是涌上脸庞,愣是以明家姥姥古井无波的城府,此刻也忍不住嘴角一抽。

“明家府邸装饰风格果真不错,就是这太师椅有点显硬,我坐着有些不舒服。”

剑拔弩张之际,刘鸣居然还嬉笑着来了个添油加醋。

这下就连梅佑乾也不禁紧张了起来,手握长剑,随时准备替刘鸣挡下明家姥姥的攻击。

“少主批评的是,那椅子年久失修,算不得良品,只是老身坐久了,也就习惯了。”

“小事,我将就将就。”

刘鸣装作没有听到明家姥姥话中之意般,毫不客气地说出将就二字。

气氛更加紧张,不过明家姥姥最终还是让步,走到边上,随意挑了处椅子坐下。

谁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众人还未坐定,刘鸣又继续开腔,

“听闻明府食客过千,客卿都是人中龙凤,昨天我刚与一位善用【蚀日剑法】的贵府客卿交手,受益颇多,正巧今日来到府上,不知姥姥能否赏个薄面,让我与这位客卿再见一面。”

梅佑乾听后当时就傻了,少主今天怎么跟吃了火药一样,从门口就一直挑衅到正堂,就算以梅佑乾见多识广的定力,此时也有些坐不住了。

他悄悄地看了眼对面的明家姥姥,发现后者闻言,没有什么动作,仅是淡淡地说道,

“少主有所受益是好事,但听闻江湖上,只有断家后人擅长蚀日剑法,现如今也只有断家后人断浪继承了蚀日剑法,明府庙小,怎么会有这般高手。”

“那是我眼拙了,但明家这么多客卿当中,总有几位是逻辑超常,擅长侦案吧?鸣剑山庄被人烧毁,这口气我咽不下,要不明家姥姥帮我安排两人帮我找找幕后黑手?”

刘鸣话音一落,全场沉默。

堂外是鸡飞狗跳,堂内是死寂如水。

片刻,一位站在明家姥姥身后的客卿跳了出来,指着刘鸣就喝到,

“独孤鸣,你不要太过分了!”

导火索被瞬间点燃,刘鸣逐渐收起脸上的笑容,眼神逐渐泛起冷光,一股凛然气势迸然而发,将那人锁定。

堂内气氛降到了冰点,感受到刘鸣的冷意,梅佑乾乍然一惊,没想到昨晚只是稍作指点,今日少城主就已然拥有这般气势。

“哪里蹦出一条狗在这里乱叫,给我张嘴!”

刘鸣暴然大喝,丝毫不顾忌明家姥姥的脸面,把明家客卿比喻成狗。

这一下,就连明家姥姥也板着脸看向刘鸣,眼神中的幽光仿佛能杀人一般。

明家之人无人敢动,正当梅佑乾硬着头皮准备动手时,

刘鸣却骤然说道,

“既然各位怕打狗脏了手,那在下就替各位教训教训这不懂规矩的狗了,只是在下修为浅陋,又有伤在身,如果失手打死了这条狗,还望诸位不要怪罪。”

下一秒,刘鸣的身形直接化作残影,明月再也忍不住,想要动手,却连刘鸣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嗙!一声巨响,刘鸣一脚将那人踢得撞在门上。

门应声而破,刘鸣站在原地,还保持着踢人的动作,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自己身上,他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我也怕脏,所以改用脚了。”

“独孤鸣!”

明月实在忍不下去,拔剑之后就朝着刘鸣刺了过来。

刘鸣眼神一凛,准备还手,谁知堂外竟是有人喊道——

“独孤城主到!”

独孤一方?他来干嘛?

话音未落,独孤一方便带人走到了正殿门口,见明月持剑对着刘鸣,惊然问道,

“你们这是作甚!”

刘鸣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将明月手中之剑拿下,解释道:

“城主,我正在跟我未婚妻交流剑法呢。”

“你!”

明月错愕道,但知晓此时独孤一方在场,刘鸣此举,也算是变相替两人解围。

“鸣儿你已经知道了?哈哈哈,好事,好事,明月姑娘可是我无双城第一美人,文才并茂,绝对是位辅君良妻。”

昨天明家姥姥就跟独孤一方说过刘鸣与明月的婚期之事,只不过独孤一方喝酒忘事,忘记在会上宣布这个好消息。

“城主。”

明家姥姥也起身迎接,将独孤一方引到首座坐下。

“怎么样,我看两个小孩的情意契合,这成婚之事,不如就宜早不宜迟如何?”

独孤一方大笑道,明家姥姥也笑着点了点头。

倒是刘鸣不愿意了,

“成婚是好事,可如今鸣剑山庄被烧,鸣儿无处可去,想要成婚,也窘于连个寒舍都没有。”

独孤一方闻言摆了摆手,

“鸣剑山庄之事我也听说了,估计是昨晚府上的人喝酒打翻了灯烛,引起了火势。小事,我再修建一座比鸣剑山庄更大更雄伟的山庄补偿你就好了。”

“不不不。”

刘鸣连忙摇头,

“山庄烧了就烧了,何必再次劳民伤财,我看有处府邸就很不错。”

“有现成府邸自是甚好,不知鸣儿看上了哪座府邸?”

独孤一方问道。

刘鸣顿了顿,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看栖山城的城主府就很不错。”

ps:昨晚是谁说我手速不行的,一个半小时两章,你看我骄傲了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