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算账

气机一凝,剑未动而势先行。

一股凌厉之中,带有一丝厚重的剑势迸然而发,桌子上的茶杯眨眼间,就出现了几道裂痕。

刘鸣满意地收剑归鞘,

“这,就是我的剑势。”

他赌对了,升级了【无名剑法】后,成功解锁自己的剑势,连带着精神也增加了二十多点,蜕变成了灵识。

“【无名剑法】融合了圣灵剑法的凌厉与蚀日剑法的磅礴,甚至可将对手的攻击之力,转化为我所用,我的剑势,独一无二。”

刘鸣有些自豪,前天晚上他仅是初次接触【无名剑法】的剑意,但今天用技能点升级过后,他对【无名剑法】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难怪仅是入门升级到熟练,就要1000熟练度,无名剑法,绝对是实战神招。”

刘鸣自信,现阶段的自己,凭借【无名剑法】,与一流武者也可过上两招。

至于二流武者,刘鸣已经不放在眼里。

“精神也蜕变成了灵识,虽然暂不知晓有什么区别,但这终究还是好事。”

刘鸣微微一笑,心情大好,决定奢侈地睡上一觉。

自穿越以来,刘鸣的生活状态就非常紧绷,眼下独孤一方大宴之事告一段落,刘鸣也能缓口气。

“栖山城城主之位已经空缺,这一次,不能再让明家钻了空子。”

刘鸣最后暗道一声,就在疲劳之中,深深地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清早。

“少主,我们要不接着昨晚的‘剑势’,再细聊一下圣灵剑法的真解。”

一大早,梅佑乾迫不及待推开刘鸣的房门,想要接着昨晚的话题,继续指点刘鸣。

现在刘鸣的武道潜力已经展露无遗,说不定有朝一日,无双城能再出一名剑圣。

梅佑乾想趁早从刘鸣这里捞个名声,以后也好跟他人炫耀——咱们无双城的小剑圣,还是我一手指点出来的。

“滚。”

刘鸣烦躁地挠了挠头,昨日顿悟被人打断,今日清梦又被人扰乱,再好的脾气也咽不下这口怨气。

“城主怎么样了?”

今日凌晨战斗结束后,房间里独孤一方的狼狈模样,只有梅佑乾与刘鸣看到。

二人虽然不说,但却已经将独孤一方看得很低很低。

刘鸣也醒悟过来,可能之前是自己想多了,这假城主并非有太多阴谋,也不是想对自己不利,而只是简单的有点蠢,被明家利用了而已。

“城主今早大发雷霆,扬言必须要找到步惊云,并将他碎尸万段。”

梅佑乾无奈地摊了摊手,刘鸣也一时无语,

“随他去吧,栖山城城主之位,有说法了?”

“城主一早与客卿们商讨由谁接管栖山城,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但好像延石的呼声比较高。”

“延石?”

刘鸣根本没有听过此人,心里猜测是独孤一方直接听从了客卿们的意见,并未掺杂过多自己的主见。

不过一城之主的册封,并不只是他独孤一方开个会就草草作出决定。

更何况还是一座边防重城。

如今自己威信已立,气候已成,无双城,必须有我刘鸣的一席之地。

想要再拿栖山城城主之位,也要问我刘鸣同不同意。

刘鸣在城主府内呆着不习惯,总感觉背后有很多双眼睛在盯着自己一般,所以吃过早饭,他就准备回鸣剑山庄。

城中热闹非凡,刘鸣因昨晚一战成名,最后更是亲手了解无双城的叛徒李剑轲,他在无双城的威信已是极高。

一路上,与刘鸣打招呼者络绎不绝。

刘鸣一一应和,感受着城民的喜庆,他又有被感染。

一城子民竟能拥有荣辱与共的集体感,这让刘鸣有些意外,也有些熟悉。

“明家的心思让人有些猜不透,但不管你所图是何,只要在无双城内,就算是虎,你也得给我乖乖地伏着。”

刘鸣调整了对明家的策略,之前他都是视而不见,但现在,他准备强硬起自己的态度,

“回到山庄,就要开始我的计划了,折腾三天才找到泥菩萨,可不能就这样浪费了。”

刘鸣打算回到山庄后,就启程把泥菩萨接回来。

然而,他刚到鸣剑山庄之前,原本的好心情瞬间跌落谷底。

他看着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的山庄外表,脸色阴沉,走了进去。

山庄内,更是一片惨不忍睹,由于无双城四面临山,故除了城墙之外,大部分建筑物都是以木为原材料。

火烧之后,正堂、偏厅、走廊等都只剩下黑色的柱子,沦为了废墟一片。

“好一个明家。”

刘鸣寒声说道,他缓步走到练武场,发现一具具已经被烧焦的尸体。

整座山庄死寂无比,除了刘鸣与几个随从之外,再无活口。

怒火冲心,刘鸣直接转身,带队往无双城城区赶去。

梅佑乾正召集护卫军队,准备回北江城。

毕竟北江城乃边防重镇,前几天更是在城外发现匪寇,无双城危机解除,梅佑乾也就想早日回城复岗。

当他看到刘鸣怒气冲冲地走到跟前时,还来不及反应,就听到刘鸣冷然说道,

“走。”

梅佑乾也不知道他要带自己去哪儿,但依旧带队紧跟在刘鸣之后。

浩浩荡荡的军队全副武装,走在街上,一股肃杀之气让整条街道都安静了下来。

没有丝毫停顿,刘鸣来到了明府之前。

明府门卫见刘鸣这阵势,吓得连忙回府禀告,不多时,明月便走了出来,慌忙道,

“少主这是作甚?”

刘鸣冷冷一笑,

“寒舍被烧,无处可去,正巧听闻明府上有房间空余,独孤鸣特来投奔!”

寒舍被烧?鸣剑山庄被烧了?

梅佑乾也明白了刘鸣的意思,回想起昨晚刘鸣与自己所说之话,他当时就明白了刘鸣此举目的。

“明府中房间确有空余,少主要是愿意,常住明府我也欢迎,但你身后的这群人是怎么回事?”

明月心知刘鸣来者不善,但她清楚,昨晚鸣剑山庄的证据尽毁,无双城内知晓明府阴谋者,估计只有刘鸣。

居然没有证据,刘鸣也拿他明府没办法。

刘鸣回头看了眼军队,转头淡然对明月说道,

“我身为无双城少城主,身边随时带几个侍卫,不过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