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丰富奖励

北江城,沁香园,独院。

泥菩萨此时睡得正香,突然感到喉咙一痒,他起身咳嗽,吵醒了边上的孙女。

“爷爷,怎么了?”

泥菩萨似有所感,久久不应,少顷,他才缓缓说道:

“我怎么感觉,天道好像变了。”

……

庭院内,刘鸣尽管斩断了步惊云的左手,但他自己了伤的不轻。

胸口处的伤口血流不止,再加上频繁短时间内的高强运力,刘鸣的脸色都开始泛白。

他很清楚,今日若非是有人指定,估计就栽在这里了。

而指点他的人,不出意外,就是无双城的定海神针——剑圣。

“少主,步惊云杀不得。”

见刘鸣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梅佑乾连忙抽空劝道。

天下会三大堂主,如今都是雄霸跟前的红人。

如果杀了步惊云,以雄霸睚眦必报的性格,估计要不了多久,无双城便会成为人间炼狱了。

趁此刘鸣停顿间隙,步惊云猝然以血为媒,激发秘术,只见一血球在他手中逐渐凝形,他杀气腾腾地望向刘鸣,恨然说道:

“断掌之仇,我步惊云铭记在心,他日必将双倍奉还!”

说完,只见他手中血球炸裂,一道浓浓血雾弥漫开来,待得刘鸣重新看清楚时,发现步惊云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梁子,算彻底结下了。”

回想起步惊云的最后一句话,刘鸣心里暗道一声。

“到你了。”

他转眼又望向边上的李剑轲,

“刚才两个打我一个,很舒服?”

四大天王见自家堂主已经逃走,被逼无奈,只能边打边退,找机会逃走,最终庭院内只剩下栖山城一行人。

方才见识了刘鸣的威猛,此刻再被刘鸣与梅佑乾所围住,李剑轲哪还有一开始的嚣张劲儿。

但他很清楚,刘鸣连步惊云都敢重伤,想要让后者放过自己,无疑是在痴人说梦。

“伤了云堂主,天下会不会放过你们!”

他出言恐吓,奈何刘鸣对此也只是轻轻一笑,

“你等不到那个时候。”

“等不到?那可不一定!”

梅佑乾根本不想与他废话,直接用圣灵剑法伺候。

刘鸣在一旁伺机,见缝插针就飞过去一脚亢龙有悔,又或是用圣灵剑法的剑三与剑八对李剑轲进行干扰。

几个回合下来,李剑轲已经是浑身是伤,但他恨得并不是梅佑乾,而是刘鸣。

因为他身上的伤,有一大部分是拜刘鸣所赐。

“年轻人,不讲武德,居然搞偷袭!”

李剑轲愤恨道,他这话让刘鸣感到有些熟悉,二人的联合攻势却丝毫没有减弱。

毕竟,他们的目标,是击杀李剑轲。

眼看着难以自保,李剑轲的防御也越来越慌乱,最终,刘鸣一剑刺中了他的大腿,让他倒地不起。

生死关头,看着不断靠近的刘鸣二人,李剑轲再也掩饰不了内心的恐惧。

“姥姥救我!”

然而他的话音还在院中回响,可是却已被一根毒针给贯穿了喉咙。

“糟了。”

刘鸣连忙上前查看,发现对方还有一口气在,

“赶紧补刀。”

“少主,救我……”

李剑轲口中含血,模模糊糊地对着刘鸣说道,但紧接着,他就瞳孔放大,看到后者拔剑,而后毫不留情一剑刺入他的胸膛。

“……”

梅佑乾当时就愣住,刘鸣那么着急上前,难道就是为了补上一刀?

不过细想之后,他就懂了,少主隐忍十几年之久,而今骤然发力,估计是想为自己的上位铺路。

以二流武者的实力,击杀一名一流武者,这战绩,足可成为江湖佳话了。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刘鸣此举目的非常简单,只是为了听见脑海中的那道提示音——

“叮!您已击杀一名【困难级】敌人,技能点+1,【圣灵剑法】熟练度+200,【圣灵心法】熟练度+100,【降龙神腿】熟练度+300.【降龙劲】熟练度+260,经验值+200。”

“居然奖励了技能点?”

刘鸣当时都震惊了,而且,其余功法的熟练度也是大几百的往上加,系统这次非常慷慨大方。

“毒针?”

得到奖励后,刘鸣这才有心思去细看李剑轲的尸体,发现对方脖子处有一个细小的空洞,原来他是死于一根微不起眼的毒针。

梅佑乾闻言,也走了过来,在刘鸣的指引下,他很快看到了李剑轲脖子上,那道细微的伤口。

“如果不是因为血迹,我都察觉不到。”

梅佑乾如实说道。

“毒针是出自谁之手?方才李剑轲最后时刻喊了谁?姥姥?”

刘鸣低声问道,但见梅佑乾点了点头,并没有做声,在场的所有人中,估计也就只有他与刘鸣,听到了李剑轲的最后一句话。

“等下说。”

随着李剑轲的身亡,栖山城的人也均停止了反抗。

“少主,那几个人怎么办?”

“全杀。”

刘鸣没有丝毫心软。

等了绝之后,刘鸣与梅佑乾二人进入独孤一方的房间里查看。

两人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最后,竟是还是在床底下找到他的……

明家。

众人在正堂内焦急等候,奈何迟迟没有等到姥姥的指令,正在众人焦急之时,却见姥姥脸色铁青地走了进来。

“怎么样了姥姥,无双阳剑到手了吗?”

明月上前一步问道,姥姥并没有回答她,而是走到正座前,坐下之下,才冷然说道:

“李剑轲死了,栖山城的城主之位,我们会力推延石上去。”

“什么,李剑轲死了?那意思就是……”

众人都诧异无比,毕竟这计划他们自认为天衣无缝,而且宴会上,独孤一方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一丝怀疑。

怎么会失败了呢?

“死在独孤鸣手中。”

姥姥出口解释,可众人却不淡定了。

“独孤鸣?怎么可能!击败断浪已经是他的极限了,李剑轲可是一流高手,怎么会死在他手中?!”

“虽然主要牵制是梅佑乾将李剑柯牵制住,但今晚刘鸣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大部分二流武者了。”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众人很难想象,一个一直以来都被忽视的人,居然会在他们执行计划的关键时刻给他们一个惊喜。

良久,姥姥的才又接着出口说道,

“不过,我们的计划,也算成功一半,今日步惊云受伤,天下会与独孤一家的仇,算是彻底结下了。

“另外,鸣剑山庄的事情,处理地怎么样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