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四更天

“堂主,已经办好了,独孤一方的情绪非常兴奋,在宴会上喝了不少酒,无双城的人已经全部到场,包括他的儿子独孤鸣,也在宴会上。”

廊桥上,天下会四大天王将自己所勘察的信息,尽数禀报。

“独孤鸣这么早就回来,难道风堂主与霜堂主已经把泥菩萨带回天下会了?”

四人讨论着,而坐在廊桥上的步惊云,却是两眼望着廊桥外的水面,久久不语。

良久,步惊云才缓缓偏过头来,

“告诉李剑轲,四更时分出发。”

“是!”

……

“李剑轲的实力如何?”

房间内,刘鸣压低声音,朝梅佑乾问道。

宴会散后,无双城的人都各自回房休息,就连城主府上的防御,也松懈了不少。

梅佑乾因提前知晓,所以今天并未多喝,包括他手下的人,都保持着极高的警戒状态。

“无双城的十三大城主都是一流高手,其中又以四大边防城池的城主实力最高,李剑轲早在十年前就入了一流之列,不过,他的实力并不如我。”

梅佑乾非常自信,但转眼又神色一变,黯然道,

“但眼下明家又加入其中,据我所知,明家姥姥实力深不可测,在我还是幼童之时就已是一流高手,如今几十年过去,估计早已是一流巅峰,距离天人,也只是一步之遥。

“除了她,明家明月也不可小视,她的剑法高超,等闲二流不是她的对手。”

顿了顿,梅佑乾开了眼刘鸣的脸色,发现对方古井无波,这才继续说道,

“还有步惊云与四大天王,仅靠北江城一城之力,怕是不够。”

双方的实力差距,让梅佑乾自己都没什么信心,但反观刘鸣的样子,怎么感觉后者丝毫不担心呢?

“这次针对栖山城的安排,你做得不错,今晚,李剑轲就交给你了,我不想看到他活到明天。”

刘鸣眼中乍现一道冷芒,边防城池的内乱最为麻烦,稍有不慎,就极有可能变成为天下会或是生死门打开无双城的突破口。

“等下你让你的人在大厅里佯装醉酒倒地,杀他个措手不及。”

“明白,那谁来应对步惊云等人?”

梅佑乾问道。

刘鸣闻言沉默,以他目前的实力,对付步惊云应该不成问题,但眼下自己所要面对的,可能是七八个二流高手。

当然,要是无双城的其余几大城主也加入己方阵营,那步惊云等人就不足为惧了。

可是,余下的城主是敌是友,刘鸣分不清。

刘鸣现在敢用的,只有北江城梅佑乾一行人。

‘以我的实力,自保没问题,关键点,还在于今晚那位出不出手了。’

刘鸣心中暗道,

他没有直面回答梅佑乾的问题,仅是问了对方一个问题,

“你说,无双城的根本,是什么?”

梅佑乾闻言深思,不再多问。

……

夜黑风高,四更天很快来到。

城主府内一片宁静,昏暗的灯光下,是一群恍若死尸般的人,一动不动躺在桌子之上。

黑暗中,刘鸣将自己隐藏在角落,杀手的本性再次苏醒,他的眼睛似乎都在冒着红光。

意念分外集中,仿佛开了天眼一般,一切的风吹草动,都在刘鸣的感知当中。

“多久了,这种等待猎物的感觉,可真有点让人怀念。”

骤然间,屋顶之上突然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刘鸣眼睛一眯,手中剑寒如水,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杀气。

与此同时,大厅内,数道人影突然落下,为首一人打量一眼环境,寒声说道,

“一个不留。”

话音一落,众人瞬间行动。

他们都是栖山城城主所精心挑选之人,个个都是好手,在守卫当中都是足可担任一队之长的存在。

动作之快,眨眼间便潜入大厅之中,看到一个个趴在桌子上的人,毫不多想,握紧手中的武器,相互之间简单交流后,便准备开始一场屠人盛宴。

可就在他们举起武器准备下手之际,桌上之人竟然瞬间起身,灯光在刀背上反射出一道嗜血的光芒,刹那间,在刀光剑影中,掀起了一场血腥盛宴的帷幕。

“杀!”

原本以为仅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有所准备。

而且埋伏之人,实力并不算差,再加上数量上的优势,栖山城一行人没坚持多久,就开始节节败退。

“怎么回事?”

大厅外,府门已经打开,李剑轲率队进入城主府内,他本以为清场已经结束,但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自己人正不断退出大厅。

“城主,我们被埋伏了!”

“什么?我们暴露了?”

李剑轲暗道一声不妙,转头看向身后的步惊云等人。

步惊云脸色低沉,

“这点小事都要我们天下会的人出手。”

说话,只见四大天王瞬间化作残影,直奔大厅而去。

有了他们四人加入,局势骤转,埋伏在大厅中的十几人眨眼间就真成了死尸。

“快。”

步惊云低声一喝,直接带头深入,朝向独孤一方的房间跑去。

角落中,刘鸣看着步惊云等人正步步靠近,脸上的笑容也越来越瘆人。

风停了,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刘鸣屏住呼吸,没发出一丝声音,整个人如同融入黑夜,彻底消失了一般。

“云堂主,前面就是独孤一方的房间了,您要的无双剑与独孤一方的人头,都在里面。”

李剑轲说道,步惊云当即快步向前,踹门而入,但迎接他的,却是自背后突然出现的一柄长剑!

剑速不快,但却好像分分钟就要砍在步惊云的背上。

步惊云连忙出手抵抗,水汽凝聚,手中的排云掌瞬间凝形,转身便对着刘鸣的长剑拍去。

掌剑相对,剑刃如同砍在水面一般,再难寸进。

下一秒,水幕炸开,刘鸣受余力,连退了两步。

“云堂主的排云掌果真威力无穷。”

灯光下,刘鸣笑着说道。

步惊云冷哼一声,并不理睬刘鸣,他加快脚步,朝着独孤一方跑去。

刘鸣当然不会让他得逞,再次出剑。

剑气在剑刃上萦萦环绕,锋利无比,步惊云前行的步伐被刘鸣打断,不得以,必须再次出手阻挡。

排云掌瞬间运转,空气竟是因此被扭曲。

嘭然一声爆裂,刘鸣感受到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势,但诡异的是,这次刘鸣根本没有退步,他仅是一个转身卸力,紧接着,又一剑刺出。

速度之快,就连步惊云都有些措手不及,匆忙之下应对,他竟是被刘鸣这一剑给刺退!

待得稳住身形,步惊云也不再托大,他严阵以待地看向刘鸣,冷然道:

“你是何人?”

不等刘鸣回答,只听见屋外便传来了李剑轲的惊呼,

“是你,独孤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