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城主

青光一闪,长剑倏然贯穿木人眉心。

刘鸣手握剑柄,只觉虎口被震地有些发麻,末了,便听见耳边适时响起——

“叮!您已修炼【圣灵剑法】半小时,【圣灵剑法】熟练+1,经验值+5。”

刘鸣闻声,重重地呼了口气,褪下已经黏在肌肤上的劲装,露出一块块雄健的肌肉。

“备水。”

他冷然说道,随后便朝屋内走去。

一进屋,一股浓烈的药香味扑鼻而来。

刘鸣走到木桶前,看着桶内以火焰地熊兽的精血炼制而成的深黄药水,以及飘在水上的杂色草药,他满意地点了点头。

“退下吧。”

“是。”

待得四位绝色婢女走出房间,刘鸣这才解开裤子,浑身赤果走进木桶之中。

刹那间,滚烫的刺痛刺激着刘鸣的神经。

他咬着牙,感受着每一寸肌肤上传来的疼痛。

与此同时,也能感受到自己的力量又在随着疼痛,逐步增长……

疼痛逐渐退去,深黄药水也已经变成了淡黄色,与此同时,熟悉的提示音再度响起——

“叮!您已完成妖血药浴,力量+10,敏捷+1,经验值+2,【降龙神腿】熟练度+3,【降龙劲】熟练度+1。”

刘鸣手臂依靠在桶沿,意念一动,一个属性面板瞬间出现在他眼前——

【姓名:刘鸣(独孤鸣)】

【经验值:461/500(三流武者)】

【技能点:0】

【精神:12/50】

【力量:366】

【敏捷:65】

【功法:(降龙劲熟练:380/500)(圣灵心经入门:98/100)】

【武技:(降龙神腿熟练:412/500)(圣灵剑法入门:60/100)】

“力量增加了15,敏捷也增加了3点,这样的修炼速度还算可以。”

“但是就这点实力,还是差了些。”

仰头看着天花板,刘鸣感到无比惆怅。

“三流武者,在聂风手下估计走不过三招,更别说步惊云。

“而在三天后,步惊云将是我穿越以来,所面对的第一个敌人。”

想到这里,刘鸣眼中不禁流露出些许担忧。

相比于自身实力,刘鸣更担心三天后将要发生的事情。

“如果我没记错剧情,三天后,独孤一方在六十大寿,宴请八方。

“就在当天,步惊云趁夜潜入城中,将无双城上下屠戮殆尽,并夺走了无双剑。

“而无双城,也从那时开始,名存实亡。”

无双城一旦倒下,如今身为无双城少城主的刘鸣,自然也在劫难逃。

不过——

“堂堂风云世界的第二大势力,会如此简单就被天下会给灭了?”

刘鸣稍作推敲,便发现了其中端倪。

“无双城地势险要,城墙足有十丈之高,易守难攻,且在宴会之际,独孤一方特地增加守卫,步惊云他们是如何潜入城中?”

十丈之高的城墙,对于二流武者而言,就是难以逾越天堑。

仅靠步惊云等人,根本没可能进入城中。

除非,是无双城内有人接应他们。

“其二,按照系统划分的武道等级,步惊云只能算是巅峰的二流武者,而独孤一方早在多年前便入了一流门槛,他是如何取得独孤一方的项上人头的?”

彼时的步惊云还没有获得麒麟臂,在风云世界也只能算是拥有正常的主角光环,而不是像聂风一样,靠着“疯血”勉强算个挂逼。

正常一流武者与二流武者之间,足足拉开了一个档次,想要越级,除非是独孤一方故意放水。

亦或者……此时无双城内的“独孤一方”,并非本人!

“无双城与天下会本就势如水火,可为何眼下二者关系竟发展到结盟的地步。

“以雄霸的性格,这结盟,正经吗?”

剑圣独孤剑与雄霸早有约战。

江湖上,无双城与天下会也时有摩擦。

二者本就如水火般不相容。

可偏偏在近五年里,无双城与天下会的关系却有所缓和,且事到如今,更是发展到结盟的地步!

是谁在背后推波助澜?

“无双城内,能够答应与天下会结盟者,只有独孤一方。

“结盟是假,蚕食是真,以独孤一方老谋深算的性子,不可能看不出其中的杀机。”

所以,问题还是出在独孤一方的身上。

“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原剧情中,真正的独孤一方已被冰封!那么现在无双城的这位,又是谁?”

刘鸣揉了揉太阳穴,面对这细思极恐的问题,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否记错情节了。

“如果这内鬼真是独孤一方,那他又为何要让我出城帮他寻找泥菩萨?”

是为了保我一命?

还是想用泥菩萨来做投诚的礼物?

“少主。”

门外骤然传来了侍从的声音,刘鸣停止思考,恢复此前的冷漠态度。

“说。”

“断浪到了。”

刘鸣眼神微眯,淡然说道,

“让他在正堂候着。”

今晨,刘鸣得知断浪投靠无双城后,便安排侍从去传见他。

可没想到这厮居然硬是拖到傍晚才来。

“断浪的野心果真不小。”

刘鸣知道,这是因为断浪根本没有将他放在眼里。

更确切地说,应该是他没有把独孤鸣放在眼里。

毕竟独孤鸣虽说本性不坏,但天赋确实差了许多,没有野心,也没有上进心。

当然,这一切,在刘鸣穿越之后,就统统改变了。

想到这里,刘鸣微微一笑,自信道:

“不过,再野的狼,我都给你训得服服帖帖的。”

自穿越以来,刘鸣一直苦于无人可用。

偌大的鸣剑山庄,虽有人手数百之多,但他刘鸣敢用吗?

这也怪原主独孤鸣,完完全全就是个傻白甜,年过二十也不知培养自己的心腹。

正当刘鸣为难之际,他突然得知在几天前,断浪居然投靠了无双城!

掐在这个微妙的时间点来投靠无双城,刘鸣一看就有问题。

“可就算有问题,只要掐其七寸,还不任我拿捏?”

不过,凭借着刘鸣对断浪的了解,只要利用得当,或许还可用他化解本次的无双城危机。

刘鸣自信一笑,拿起桶边的毛巾捂在脸上,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没想到一晃眼,我都已经穿越五天了。”

想想自己前世,身为杀手组织二把手的他,却在最后一次任务中,被队友出卖,含恨而终。

他原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却没想到,竟带着系统穿越成了风云世界的独孤鸣!

“造化弄人,可我又如何不能,弄出一场造化呢?”

语落,刘鸣瞬间起身,对着门外就是冷然一喝:

“备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