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跟你走

以身殉道后会怎样,肉身腐朽?

灵魂呢,飞升还是湮灭?

·

城郊有处被主人遗忘的小独栋,据说房子很不吉利。

有些胆大的梁上君子,早就将别墅摸个底朝天,家里有啥值钱的物件,比房主还要清楚。

夜里,高悬的月亮格外的圆。

冷白的月光洒在无人的街道,轻飘飘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夜色下,有个瘦小的身影,鬼鬼祟祟的来到别墅外,熟门熟路翻墙而入。

砰的一声闷响,伴着水声。

赵六摔在水盆里懵了一瞬,骂骂咧咧的站起身,以为是哪个不讲究的同行放了水盆在这里。

他心中嗤笑,肯定是没摸到油水才会气急败坏,他不一样,早就寻摸好宝贝在哪里。

“嘶,水可真够冷的。”

明明是夏季,湿透的短袖贴在身上,骨头缝里都透着寒意。

赵六打了个冷战,余光注意到窗内有光一闪而逝,等他定睛再看,房子内黑漆漆的什么都没有。

穷壮怂人胆,没钱比见鬼更可怕。

赵六翻窗而入,室内阴冷,他双手环抱着自己,循着记忆向有宝贝的书房走去。

吱呀一声响,老旧的房门被推开。

房间内的摆设好像变了,桌面柜台一尘不染,像在欢迎贵客。

赵六满心满眼只有宝贝,顾不上在意细节,脚步直奔书柜而去。

他托人打听过,这些卖废品都不值钱的书画全是真迹,只要拿出去卖了,肯定能大赚一笔。

空气凝滞,室内的月光一寸寸消失,只余下黑暗。

沉浸在发财梦里的赵六丝毫未觉,这时耳边传来女人的吟唱,歌声清透,就像是,像是唱歌的女人就在房间里一样。

赵六觉得更冷了,胳膊腿儿不受控制的哆嗦,一股凉气吹过脖颈,凉意从脚底板直奔头顶。

歌声越来越近,就在身后,贴着他的身体,等着他回头。

赵六呼吸粗重,只想赶快逃离,可腿脚不听使唤,像是扎根般黏在地上。

“带我走吧。”

黑暗中,女人笑嘻嘻的声音响起,好似真的会跟他回家。

赵六怂了,不知怎地想起宅子闹鬼的传言,还有进门后的种种异常,包括墙边的那盆水。

“走啊,我跟你走~”

黏腻的舌头划过他的脸。

“啊啊啊啊,有鬼啊!”

赵六再也绷不住,闭着眼睛往外冲,脑袋撞墙也不敢睁开,一路磕磕绊绊的爬出别墅,耳边回响的声音才渐渐散去。

·

“啧啧,胆子这么小,不敬业。”

书房内,苏漾从暗处走出来,弯腰捡起书册,仔细掸去灰尘后摆放在书架上。

她穿着睡衣,困得眼睛都睁不开了,迷迷瞪瞪的望着对门摆放的牌位。

“师父我好饿,想吃肉。”

“咱家也太穷了,您给师伯托梦,让他给我打钱好不好,你的宝贝徒弟快要饿死了。”

·

三天前。

苏漾被师伯赶下山,理由是她太能吃,道观快要被吃倒闭了。

苏漾觉得不是。

她只不过是搅黄道观五六七八单生意而已,至于这么冷酷无情,将师弟遗徒赶下山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