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谁料一日金榜提, 荣华富贵谁可敌

云山书院的门口,站着一位女人。

女人穿着一袭青衣,却是背对着苏乐,苏乐看着浑身寒毛耸立,这身古装绝对不会是一个穿着汉服的现代女人假扮的。

尤其是,他手上的《云山集》此刻突然变得滚烫起来。

一分一秒。

女人最终没有回过头,而是迈步朝着山下走去,只是那脚步之下却是有着一片片银杏落叶伴随。

步步生叶。

直到女人的背影彻底消失,苏乐才长长松了一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整个后辈都已经是湿透了。

身旁的沈青同样也是如此。

“沈大哥,你也是鬼魂,也还怕她?”

“院长,我只不过是一文弱书生,成为鬼魂后也是属于最弱的那种,她要是愿意,可以轻而易举的让我魂飞魄散。”

沈青苦涩解释,随后道:“其实,我要是活着反而是更不怕,读书人读圣人之言,心中有浩然正气,自是百邪不侵。”

苏乐表情有些古怪,既然百邪不侵,那你当初又是怎么死的?

不过这话他没问出口,给沈青保留一点面子。

“院长,她没有进书院,是因为有着书院的浩然正气给压制着,不过倘若给她时间的话,恐怕书院的浩然正气也压制不住,院长需要想办法解决。”

“沈大哥,我能怎么解决,我这又没有浩然正气,又不会抓鬼啊,难道我去请个先生来作法?”

“院长您忘了,您是怎么把我给封印到书里的。”

苏乐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也可以把她给封印在书里?”

“只要知悉了她的经历,您是书院院长,就可以编纂书籍放入书院,而她也就会被书院自动封印。”

……

施工工地,陈欣雨在办公室接待了一位老人。

“听杨老板说,老师傅有其他要求,老师傅要是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

陈欣雨听到杨隆田请来的师傅要亲自见他,她就猜想这位老师傅可能要跟自己谈条件,对于这类人她是不屑的,可没办法,下面的工人们信,这位老师傅在当地又挺出名的,如果能多花点钱解决这事情,她不在乎多花点。

“要解决这次的事情,恐怕还得知道当年的事情。”

“当年的事情?”陈欣雨没什么表情变化。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听到来人要讲故事,陈欣雨不以为意,故事讲的越多,不就是想要拿更多的钱嘛。

“曾经啊,离着这里的百里之外的鸡母山上有一座道观,道观上有一位道长,这道长跟着师傅学了一身的本领,等到师傅圆寂的时候,便是想着下上游走,降妖除魔。”

“道长下山的第一天,就在山脚遇到了一个被父母给遗弃的女婴,道长心善把那女婴给抱了回来,那女婴才几个月大,正是该吃母乳的时候,可道长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给女婴喂养。”

“无奈之下道长只能是带着女婴去村子里,挨家挨户找那些生了孩子的妇女乞讨母乳,遇到好说话的,会给女婴喂一口,可遇到不好说话的,将那道士给当流氓给驱赶,碰到脾气暴躁的,还少不得被当家男人揍一顿。”

陈欣雨听到这里,突然冷声打断了老者的话,道:“老师傅,你话里有漏洞吧,既然那道长有真本事,又怎么会被普通百姓打,百姓们不该很相信他吗?”

“是啊,一位有本事的高人,怎么会被普通人给驱赶,可没办法啊,神通不可施展于普通人身上,这是规矩。”

“那个时候信州这边恰好太平,连个鬼怪都没有,你说那道长要是聪明,去外地抓个鬼回来,吓唬吓唬百姓们,道观香火不都鼎盛了吗?”

“后来,终于遇到一位心善的妇女,愿意收养女婴,道长也很是欣慰,可不到一年,妇女家的男人外出做活回来了,得知自家媳妇喂养了一个女婴,那叫一个生气,怀疑自己媳妇和那道长有染,不但要把女婴给掐死,还带着族人上了山,把那道长给揍了一顿,连带着整个道观都被拆掉了。”

“那一天啊,道观的三清祖师神像被砸,道长顾不得神像,抱着女婴狼狈逃走,离开了村落。”

陈欣雨微微有些动容,但还是有着怀疑,好看的凤眉一挑,道:“老师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因为……那拆了道观的男人,就是我家先人。”

陈欣雨:……

“后来,我曾曾曾曾曾祖奶跟我曾曾曾曾祖父解释清楚了,我曾……祖父和我曾……祖奶花了好些年才找到了老道长,而那个时候老道长带着女婴住在了云山的书院中。”

“哦对了,那女婴叫青眉,名字是老道长给取的。那块石头上的字,也是老道长写下的。”

……

信州图书馆。

“谢谢叔了,这烟您拿着抽。”

苏乐把一包华子递给了负责登记的老大爷,来之前他联系了一下张丹,图书馆归属于文联,和他们媒体算是一条线上的,而张丹果然是认识图书馆的馆长。

有了馆长的打招呼,苏乐可以自由进出图书馆查阅书籍,不过县官不如现管,给人家一包烟不算什么。

苏乐进了图书馆,很快就找到了地方志,整整一套,因为按照规定,地方志是每二十年修订一次,把当代一些有资格上的人都会加上去。

苏乐有一位同学以前就在负责地方志的单位上班,用他的话说,他们部门平日里那是清苦的很,但如果编纂地方志就不一样了。

人这一辈子,逃不过名利两字,对于许多身家足够的老板,他们更追求的就是名了,这上个地方志,那可就代表着以后会一直流传下去的,不说青史留名吧,至少也是在地方留名了。

为此,很多时候为了上地方志,那些老板是各显神通,虽说大部分时候都是上面决定,但也有些汤水给他们下面的人。

“可惜,咱们市是三年一小修订,要是一年一订的话,那我们单位可就吃香了。”这是他那位同学遗憾的话。

翻阅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但却没有找到苏乐想要的,因为他要查找的是几百年前的记载,虽然地方志上有,可都不符合条件。

失望之下,苏乐放下书籍离去,到了出口时候,那看守图书馆的大爷看到苏乐的失望神情,问道:“我看苏老板一直查阅地方志,是要找咱们这地方以前发生的事情吗?”

“我想找几百年前,咱们这里出过的大人物或者是一些怪异的事情。”

老大爷听了苏乐的话,想了下后说道:“那苏老板你去看看那一排,那些书都是原来的老馆长从老百姓家里收来的一些老书,可能会有你想找的。”

“谢谢叔您了。”

苏乐心中一喜,自己那一包烟果然没给错啊,当下朝着老大爷手指的那最里面的角落处。

最角落的书架上,摆放着许多线装排版的民国时期的书,不过这些都不是苏乐要找的,但在书架的最下面一层的几本书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几本都是笔记,而且是手写的,其中的一本来自于当地清末时候的一位读书人写的笔记引起了他的注意。

笔记里记载的是这位读书人所经历的趣事,这位家境优渥,但却不太爱读正经书,相反的对一些民间流传的奇异故事感兴趣。

在他笔记里便是记载了好些个这样的鬼怪故事,但这位比较较真,对于这些故事都要去查询真伪,说白了就是家里有钱闲着蛋疼的富二代。

有一天,这位富二代路过云山脚下的时候,听山脚百姓讲起云山曾经闹鬼的传说,说山上的书院一百多人,一夜之间被鬼怪给害死了,后来是一位老道长来这里,度化了十几年才把那恶鬼和那些死去的冤魂给超度了。

听到这故事,富二代很是激动,觉得书院肯定有秘密,便是立刻上云山书院了,当然了,他是带着好些个随从的,上了云山书院将云山书院翻了一个底朝天,没找到和书院有关的秘密,却是在书院的某间房屋的床板底下找到了一本诗册。

诗册里面写的都是情诗,每一首都是上佳。

而在诗册的开头有着一段话:

余与青妹相投合甚,每月皆为之作一诗,其待书册即娶时也。

------------------------------沈知命书。

翻译过来的意思就是我和青妹情投意合,每个月为她写诗一首,等到这书每一页都写完成册的时候,就是我迎娶青妹的时候。

很是浪漫。

这位富二代是读过书的,看到这诗的质量,觉得能够写出这些诗的人,不可能默默无闻,他记下来了沈知命这个名字,回去的时候,便是查阅当时的地方志。

这一查,果然是让他查到了沈知命这个名字。

地方志上有记载,顺治十六年乙亥科金榜,信州学子沈知命高中传胪(二甲第一名)。

二甲第一名,这是仅次于状元、榜眼和探花的名次,按道理来说是该大书特书的,地方上甚至还会立牌坊,家族也会大肆宣传入族谱,但这位富二代却发现除了地方志记载了这件事情后,民间竟然没有任何关于沈知命的消息。

不过在下一本修订的地方志里,也提到了沈知命,说那沈知命放榜之时,便是被当朝一位大臣榜下捉婿,此后曾回过信州府,由当地官员接待,但只停留一晚便是离去。

破案了!

在这位富二代看来,那沈知命高中之后,为了荣华富贵,抛弃了叫青妹的女孩。为此他在记录下这个故事后,还感慨赋诗一首:

青梅竹马鸳鸯人喜结连理感仙神。谁料一日金榜提,荣华富贵谁可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