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书生本弱,为诺则刚

滴滴滴!

“血液吗?就这点还吓不到我。”

1304房间,一位女人看着从天花板上滴落下来的血液,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她在寨子里杀了十来年的虫子,早就已经心硬如铁了。

最关键的是,她很清楚的知道,眼前的诡异情况,应该是749局总部,给她们新人安排的。

这庄园酒店是749局的一处聚集地,要是这里都闹鬼的话,那就跟小偷跑派出所偷东西是一个道理。

嫌自己日子太好过了。

在第一个鬼魂进入房间想要吓唬自己的时候,叶一若就知道这是总局安排的,可即便知道,她依然是让小白咬掉了这鬼魂的半个脑袋。

“小白,既然总局还要继续这么无聊的游戏,那我们就陪这些鬼魂好好玩玩。”

叶一若看向自己袖口,在那里,一条白蛇正安静的趴着,听到叶一若的话后,吞吐了一下蛇信子。

没有理会天花板上滴落的血液,叶一若直接起身朝着门口走去,只是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一阵阴风便是刮来,叶一若连忙后退。

唰!

一柄斧头从她的眼前划过,如果她刚刚慢了点,这把斧头落下,她的身子得被劈成两半。

“来真的?”

叶一若眼睛眯起,看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屠夫,这已经不是一般的鬼魂了,而是到了恶鬼级别了,只有恶鬼才有实体。

“小白,上!”

袖口一样,一道白光从叶一若袖口飞出,而叶一若自己也是动了,手上多出了一个铃铛。

铃铛晃动,屠夫的身躯颤动了一下,神情有些迷茫,而白蛇趁着这机会,一口咬在了屠夫的脖子血管上。

屠夫被咬,神色恢复过来,竟然直接伸手抓住了白蛇,用力一拽,白蛇的身躯竟然被他扯成两段。

至于白蛇那蛇头,还咬在他的脖子上。

“小白!”

叶一若看到自己培养的蛊蛇如此轻易被灭杀,脸色也是布满寒霜,手中的铃铛更是用力晃动起来。

然而,屠夫这一次却是没有受到影响,手中的斧头隔空挥舞。

噗!

叶一若手中铃铛碎裂,一口鲜血喷出,人直接是跌落在了地上。

“这……难道真的是恶鬼入侵酒店?”

看着自己被笼罩在屠夫的阴影中,叶一若的脸上有着绝望之色。

……

1308号房间。

一头白发的白格,感受着门外的阵阵阴风,脸上有着嘲讽之色。

新人欢迎仪式吗?

别的新人不知道,但他却是知道,因为别的州来的新人,他们的上级不会告诉这些,但他不同,整个江州749局成员都是他们白家的,来的时候家里长辈已经是告知了情况。

庄园酒店,有一位恐怖级别极高的女鬼存在,这女鬼叫做红娘。

庄园酒店,不止是接待他们这些新人的地方,更是一个监狱,用来关押那些被抓捕来的鬼魂。

有些鬼魂因为某些原因无法去轮回投胎转世,但又不能让其在阳间四处晃荡,必须是统一关押,于是有了这庄园酒店。

而红娘,就是这座鬼魂监狱的监狱长。

红娘的实力有多强他不清楚,但家里长辈交代过,不要轻易招惹。

因此刚刚那小鬼进来的时候,他虽然不屑,却也没有对这小鬼下狠手,只是将其给逼退出房间。

现在感受到外面的阵阵阴风,他便是知道,这是有新人对那些鬼魂下手狠了,引得那位红娘暴怒了。

“最好是那几个家伙动的手,要是因此被红娘给打残了,那这一次的最佳新人就非我莫属了。”

白格对自己的实力有自信,可要是可以轻而易举的获得最佳新人,他自然是不愿意耗费更多心力的。

白捡的不香吗?

门口,提着斧头的屠夫又一次出现了,屠夫的脖子处蛇头还咬在那里,胸口处还插着一柄断剑。

“红娘手下的金刚屠夫?”

看到出现在门口的屠夫,白格愣了一下,自己又没有对那些鬼怪动手,这金刚屠夫站在自己门口是几个意思。

刷!

屠夫举着斧头劈来,白格一个闪身躲开。

“等等,我未曾伤害你们鬼怪,你们要报复尽管找其他好了。”

白格连忙开口,金刚屠夫是红娘手下三大战将之一,按照家里长辈所说,这金刚屠夫生前8岁时候就帮着宰杀牲畜,四十年的杀猪经历,让得这屠夫的鬼魂充满煞气,刚死的那一刻,鬼魂便是有了实体,就是恶鬼级别的。

一般的法器都对其造成不了伤害。

这屠夫是被陈州的供奉给抓来酒店庄园的,后面被红娘驯服,成为了红娘手下三大战将之一。

金刚屠夫对于白格的辩解毫不理会,手中斧头挥舞,白格见状也是怒了。

自己都没理你们,还对我动手,这不是欺负人吗,我白格也是有脾气的。

砰!

有脾气的白格,被金刚屠夫的第三次挥动斧头,直接是给砍飞了出去,撞在了墙上,生死不知。

差距太大了。

……

“这隔壁干啥呢,这么大的动静,还让不让人看书了?”

苏乐听着隔壁传来的动静,皱了下眉头,身边女鬼听到这动静,惨白小脸却是有着兴奋之色闪过。

房门,被推开。

金刚屠夫持着斧头,站在了门口。

女鬼看到金刚屠夫出现,神情很是激动,也不给苏乐捶腿了,站起身来,脸上突然有着血泪滴落,整个人露出了獠牙。

张牙舞爪,好一副吓人模样。

可以想象,这女鬼刚刚内心有多么的憋屈,而现在看到金刚屠夫来了,只觉得自己的救星和靠山到了,不用再怕这可恶的男人了。

她……她要锤爆这可恶的男人。

“阁下有何事吗?”

苏乐无视女鬼的张牙舞爪,直接朝着屠夫问道。

屠夫原本举在手中的斧头放在了身后,那狰狞的脸诡异的露出了一个笑容。

“公子,红娘子有请。”

“既是主家有请,那就带路吧。”

虽然不知道这红娘子是谁,可人家既然这么有礼貌的来邀请了,那自己自然也是要给面子的。

苏乐站起身,没有理会已经是发懵的女鬼,迈步朝着门口走去。

女鬼在苏乐起身后都没从发懵状态清醒过来,依然是保持着张牙舞爪的姿态。

金刚屠夫看到女鬼这姿态,皱了下眉,沉声道:“小茹,公子是读书人,对读书人要尊敬。”

女鬼:……

读书人,强迫别人给捶腿,这样的读书人是正经读书人吗?

陈大眼自然是不知道女鬼小茹此刻的内心崩溃,在他的心中,读书人是最值得尊敬的。

他是一个屠夫,曾经大字不识一个的屠夫。

在他小的时候,父母就去世了,为了能够活着,他帮着村里一位屠夫干活,每次干完活,能够得到几文钱和一口吃的。

不过陈大眼不想一直当个帮工,他是有志向的人,跟着屠夫学屠宰的手艺,为的就是有一天自己也可以单干。

屠宰的手艺他学会了,可他不会算账记账,因为他从来没读过书,那个时候的屠夫,不只是负责屠宰,还要帮主家卖肉。

毕竟,一头猪或者牛羊的,主家肯定是吃不完的,很多主家喂养猪羊,指望的是可以卖点钱。

那个时候大家都穷,很多做工的都要等年底时候才能结到账,如果拿现钱的话,可能主家的肉卖不光,在这种情况下,主家是会允许赊账的,只要记好账,等年底了再给钱。

陈大眼帮着屠夫干活的时候,那位屠夫每次给主家宰杀,都会请村子里的一位读书人来给主家记账,至于工钱则是由主家来支付。

而每次那先生记账时候,陈大眼都会在一旁偷看,而让陈大眼感动的是,那位先生看出了他的心思,竟然愿意教他如何记账。

不止是记账,还教他写和认识一些简单的字,还有一些算术窍诀。

学会了记账和算数,陈大眼便是开始了单干,因为不需要额外请记账先生来记账,主家少付一个记账先生的工钱,而且还很少出错,自然是更乐意请他的。

为此,请陈大眼上门屠宰的人是越来越多,陈大眼的屠宰生意也是越来越红火,但陈大眼记恩,每次宰杀完之后,都会提上那么两三斤肉上那位先生家里。

先生推迟不受,陈大眼便是把肉直接挂先生家门口,说先生不要,那就留着喂野猫野狗。

先生推迟不过,接受了他送的肉,但先生却说无功不受禄,每次他来都会给他准备一些回礼,甚至就连他的媳妇都是先生给请媒人做的媒。

只是媳妇命薄,在生孩子的时候难产,先生听闻消息之后特意上门,不但给孩子找了奶娘,等孩子长大些,还教孩子读书写字。

孩子有先生照顾,陈大眼很是放心,也不局限于在本村帮人屠宰牲畜了,还会去外村屠宰。

有一次他在隔壁村给人屠宰完牲畜,提着酒肉去先生家,却发现先生家一片狼藉,先生倒在了血泊之中,自己儿子正抱着先生在那嚎啕大哭。

陈大眼看到这一幕,肝胆俱裂,询问儿子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原来,先生家里遭了贼,两个流寇到了先生家里,先生一开始并没有反抗,而是让这两贼随意拿取财物。

陈大眼知道,这就是先生所说的,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而且还有小宝在,先生是和贼子搏斗,会伤到小宝。

然而这两贼发现先生财物不多,又看先生是文弱书生,竟想把小宝给抓走,先生见状拔剑阻拦。

陈大眼见过先生挂在卧室里的剑鞘,可从来没有看到过先生舞剑,用先生话说,我一文弱书生,佩剑只是附庸风雅。

可书生本弱,为诺则刚。

先生用他的生命来兑现了对自己的承诺,小宝在他家,他就会看着小宝,不会让小宝受伤出事。

先生常说,读书人,一诺千金。

先生,也确实做到了。

那两贼没想到先生还敢反抗,虽杀死先生,却也被先生给刺伤,只能是慌乱逃窜。

陈大眼带着小宝去隔壁邻居家,让隔壁邻居帮忙照看小宝,而他自己则是提着斧头去追那两贼。

最终,在村子口的后山追上了两贼,几斧头下去也是将这两贼给劈死,给先生报了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