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你知道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意思吗?

京城,某星级酒店。

“终于到了,真的是累死我了。”

“活该,谁叫你错过航班的,快点洗漱一下,一会咱们还要去个地方呢。”

“慧姐,不是吧,我真的不想动了,我只想好好的躺在床上睡觉,而且通告不是明天的吗,今天还有什么事情啊。”

“晚上我约了朴大师了,人家朴大师今天难得有空,让朴大师给你算一卦转转运,你可能就一炮而红了。”

“慧姐,这迷信的东西你也信啊,那朴大师要这么厉害,还用得着给人算卦转运吗,直接自己算一下彩票号码不就是了。”

沈佳欣噘着嘴,对于慧姐说的朴大师,她是一丁点都不相信的,什么算命转运那就是迷信,可偏偏圈子里的人就很信这一点。

“不管是真是假,人家朴大师的人脉摆在这里,只要和朴大师打好关系,最好能让朴大师收你为弟子,算了,你的咖位还不够,能让朴大师给你算一卦我就很满足了。”

姜慧看着沈佳欣,在娱乐圈混,人脉很重要,很多影视剧的主要角色,人家导演在立项的时候,就已经是决定好了由谁了,真要靠剧组对外试镜的,那都是不入流的小角色了。

别管这朴大师算的准不准,是不是有真本事,那些明星小花旦还有一些新人为什么都想要找朴大师算命,还不就是因为朴大师和那些大导演还有那些影帝影后的熟悉。

连人家影帝影后都是朴大师的弟子,不说拜朴大师为师吧,只要朴大师看入眼,稍微给那么介绍一下,那人脉资源不就来了。

再说那两位影帝影后,为什么会拜朴大师为师?

还不是因为某位有钱的老板和朴大师的关系很好,这是想要趁机榜上资本的大腿。

同样的,那位有钱老板也要进军娱乐圈,有朴大师牵线搭桥与这影帝影后结识,大家相互合作交流。

圈子,凭借朴大师混入圈子才是最重要的。

姜慧做了十几年的经纪人,在这方面看的太透了,原本以她的身份,带的应该是那些大明星,至少也是小花旦级别的。

之所以会做沈佳欣的经纪人,纯粹是因为投缘,对于财富已经自由的她来说,赚钱多少不是目的了,她现在想着就是把沈佳欣给捧到一线明星去。

小姑娘不矫揉做作,又没太多心眼,最主要的是还有着一张漂亮的脸蛋。

漂亮的脸蛋,这是混娱乐圈必备的。

最关键的是小姑娘的脸蛋不是现在成批量的蛇精网红脸,圆圆的鹅蛋脸,带着邻家女孩的亲切。

姜慧研究过最近新火的一些艺人,男艺人雨后春笋般冒出,但女艺人却很少,唯一火的选秀女艺人近几年也就是杨超越了。

论颜值,杨超越肯定不是当时节目最漂亮的,虽然粉丝们都说喜欢杨超越是因为她的真实和搞笑,但姜慧作为一个经纪人,又怎么可能真的相信了粉丝的话。

换张金靖的脸来选秀,粉丝们还会不会因为搞笑和真实投票了?

杨超越火就火在她那张脸上,不同于大多尖下巴的邻家女孩的脸,让得审美已经有些疲劳的观众耳目一新。

沈佳欣自然不知道,她的经纪人对她有那么大的期待,此刻的她正躺在床上无聊玩着手机,看着聊天界面的某个聊天记录后,想了下,忍不住好奇发送了个消息。

“帅哥,在吗?”

几秒后,消息回复过来。

让我比痛苦更痛苦的男人:“?”

被迫营业的美少女:“帅哥,咱们也算是有缘分,你叫什么名字啊。”

“苏乐。”

“苏乐,这名字不错,我叫沈佳欣。”

打完自己名字的时候,沈佳欣心里还在想,要是对方问自己是不是那个明星沈佳欣的时候,自己肯定要说不是,嘿嘿……

让我比痛苦给痛苦的男人:“你名字也挺好。”

……

没了,就没有了下文了。

这么敷衍的吗?

沈佳欣有些不敢置信,自己最近的节目那么火,难道这家伙没有听说过?

好吧,沈佳欣啊沈佳欣,你还是有些飘了。

连同龄的年轻人都不知道你,更别说还有大叔大妈以及小孩子了,自己还需要更加努力奋斗。

“哎,我要奋斗工作了,你现在在干什么?”

“抓鬼。”

沈佳欣手机一抖,随后翻了一个白眼,这冷笑话可是一点都不好笑。

“抓什么鬼,好玩吗?”

可惜的是,再没有回复了。

……

酒店里,苏乐回复完“抓鬼”两字之后,放下了手机,玩味的看向门口方向。

房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是被打开了,门外走廊突然黑了,但随后又亮了起来,紧接着继续黑了,仿佛走廊的灯光有些接触不良一般。

不过,黑白交替的间隔却是越来越短,如同打鼓的人鼓点不断加快。

啪。

啪啪。

啪啪啪。

灯光熄灭的刹那,有道白色披头散发的身影出现,然而等到灯光再次亮起,这道身影却是不见了。

啪!

当最后一次灯光亮起的时候,披头散发的白色身影没有消散,苏乐可以清楚的看到对方眼角边干涸的血液。

“你挡到我看电视了。”

苏乐看着离着自己近在咫尺的女鬼,把身子挪了挪,留下一个空位。

“刚好,我一个人看鬼片有些害怕,你坐下来陪我一起看。”

女鬼沉默了,盯着苏乐打量了片刻,最后还真的是坐在了苏乐的边上,目光聚精会神的盯着前面电视。

监控室内。

“能够加入749局的,自然不会怕鬼,这第一关我就知道难不住,好像只有皖州那小子的房间发出了一声惊呼声吧。”

“丢人的家伙,看我回去不好好训练他。”

监控室众人的目光看向了一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面色有些不好看,心里已经是想好了,害的我丢人,陈奇你这小子给我等着。

“好凶残啊,琼州小子那房间,那鬼都跑出来的,估计琼州小子是动手了。”

“湘州那女娃也是个狠人啊,那鬼的脑袋都没了,啧啧啧,我已经预感到红娘可能会发怒了。”

“嘿嘿,这样不更好吗,红娘发怒,这些新人们才能够好的体会到新人欢迎仪式。”

监控室的诸多老男人,不自禁的笑了起来。

红娘啊……

……

酒店房间。

“看吧,鬼片的尿性,打开柜子肯定没有鬼,然后这男主一回头,身后就站着一个面色苍白满脸是血的女鬼,绝对是这样的设计,你说是不是?”

苏乐盯着电视里的画面,边上女鬼原本想说不是的,可当苏乐目光扫来之后,麻木的点了点头。

“卧槽啊,卧槽,这导演有些东西啊,竟然是从天花板滑落下来的,我都被吓了一跳,你怎么一点不害怕?”

女鬼看着抓着自己手臂的苏乐,第一次觉得脑子有些转不过来了。

我是鬼,你问我怕不怕人装的鬼?

“太恐怖了,不看了,我还是看书吧。”

苏乐拿起遥控把电视直接关了,而后拿起了一本随身带着的书看了起来。

女鬼坐在沙发上,目光咕溜溜的盯着苏乐,半响后挪动了下小身子,发现苏乐没有看向她这边,身体便是飘了起来,朝着门口方向飘去。

“你知道论语中孔子曰: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我所据,不逾矩。是什么意思吗?”

已经飘到门口的女鬼身形顿住了。

“孔夫子的意思是说30个人才配让我站起来打,要是40个人我冲上去打一点都不带犹豫的,要是50个人会被我打的以为遇到了他们的天命,要是60个人在我耳边说好话,我才能消气不打了,要是70个人围攻我,我就能随心所欲乱杀了。”

女鬼的身形颤抖了一下。

“你知道子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是什么意思吗?”

“孔夫子说: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已经被我打的没有以后了。”

女鬼转过身形,乖乖的飘回到了沙发上坐下,一动也不敢动。

“不过我们读书人不会这么蛮横的,我们讲究仁义,仁知道吧,一种可以将人一分为二的技术。”

女鬼没敢坐下了,站起了身,走到了苏乐的跟前,而后蹲下了身子,脸正对着苏乐的下半身,伸出双手……

“还会按摩,不错,确实是腿有些酸痛了。”

看到女鬼跪在地上卖力的给自己按摩,苏乐倒是有些理解,古代读书人为何喜欢红袖添香了。

……

酒店这层的走廊最深处,那些从房间里跑出来的鬼魂,此刻全都汇聚在了最靠里的那间房门口,一个个垂着头站在那里。

“竟然伤了我五个手下,看来这一批新人还挺有胆啊,小茹呢?”

房门内传来森冷的声音,下一刻房间内突然涌现恐怖的阴冷气息,这气息让得站在门口的鬼魂都忍不住打了寒颤。

监控室内。

“不好,红娘暴走了。”

“我靠,这些小兔崽子做了什么,这还是红娘第一次暴走。”

“得去救这些小家伙,不然非得被红娘给玩死。”

监控室内的老男人们语气很是焦急,然而如果此刻注意到他们的眼神,就可以看出这群老男人眼神中的兴奋。

很显然,这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

PS:感谢南行苦楚f书友的打赏,新的一周了,求下推荐票和月票,月票也是最后一天了,再不投就浪费了,另外,拜求追读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