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坑儿子的爹

办公室内,苏乐大刺刺的坐在那里,陈敬生和陈卿之分别坐在两侧。

没一会,办公室里的纸张突然被风吹动,传出哗啦啦的声音。

透着木屑的虫洞,陈卿之看到了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一位老人,原本有些害怕的情绪也是平稳了一些。

确实如苏乐所说的那样,门口的老人并不像昨天的张浩的鬼魂那么吓人,老人模样正常,唯一的不同就是面色惨白,毫无生气可言。

“儒家弟子苏乐,见过徐老师。”

苏乐站起身,笑着开口,徐老师身前是老师,也算是儒家一脉,如今虽然身死,但身上的鬼气却不是很浓。

这是儒家弟子的特点,哪怕是死了,除非是横死或者冤死,不然身上的鬼气都不会很浓,也不会是那种青面獠牙的模样。

当然了,那些假读书人就不是了。

徐老师也是朝着苏乐回礼。

“徐老师,我也不绕弯子了,小子不明白,你为何要让张浩的鬼魂缠着这位。”

苏乐手指了一下陈敬生,陈敬生脸上露出惊容,他这才知道自己被小鬼缠上,是这位徐老师的原因。

自己得罪过这位徐老师?

按道理来说没有啊,自己一开始就是在区里的教育局,后面到了市里,并没有接触过泉红镇的老师,至于说自己下达的一些文件,就算有些老师不满可也和自己没关系啊。

那都是上面下达的改革命令,自己不过是一位执行者。

徐老师目光看了眼陈敬生,很快便是收回目光,轻语道:“我也不知道张浩会缠上他,当初我带着张浩原本是想去衙门的,可衙门煞气太重,我和张浩都进不了身,后来就让张浩去了教科局伸冤。”

苏乐听完徐老师的解释,看向陈敬生的眼神也是有些同情,陈卿之这大伯这是受了无妄之灾。

哦不,也不能这么说,还是有些因果关系的。

衙门,一般鬼魂是不敢靠近的,而衙门之人也是一样,张浩是学生,而陈卿之大伯是教科局的领导,张浩找上陈卿之大伯,也说的过去。

“徐老师是要张浩伸什么冤,张浩的死另有蹊跷?”

“张浩这孩子,是被他父母害死的。”

徐老师的话,让苏乐面色瞬间变了,陈卿之和陈敬生也是有些吃惊,当父母害死孩子,这太耸人听闻了。

“所以你才让张浩伸冤,而不是让张浩去报复。”

苏乐明白徐老师为什么这么做了,如果张浩化作厉鬼去报仇的话,自然可以杀掉他的父母。

但,那是违背了伦理纲常。

张浩真要这么做了,不管是何原因,到了阴间都是要受到处罚的。

徐老师显然是不想张浩到阴间受罚,所以才让张浩去缠着陈敬生来伸冤。

“徐老师,你就不怕万一陈伯伯没有察觉到,最后不但没能伸冤,还会害了陈伯伯。”

“不会的,这事情陈家老头也是答应了的。”

陈家老爷子?

苏乐有些疑惑,目光看向了陈敬生。

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就是陈得志。”

“我爸?”

陈敬生是真没想到,这事情竟然还和自家父亲有关系,自己父亲也是去年走的。

“我和你爸是同一批的鬼友,我两关系不错,张浩死后魂魄飘荡,刚好被我发现了,知道了张浩是被他父母害死的,我把这事情跟你爸说了下,你爸就让张浩去找你了,说你肯定会给伸张正义的。”

听到徐老师的解释,陈敬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感情是自家父亲坑的自己啊。

都说有坑爹的,还没有见过当爹的坑儿子的。

自己父亲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解啊,自己又不是包青天,怎么给鬼魂伸冤啊。

就算伸冤,那您老人家也给我托个梦说一下啊,要不是遇到了苏乐,你儿子我命就快要没了。

等等……苏乐……托梦……

陈敬生突然想到,前几天母亲说自己父亲托梦想要见见卿卿,所以自己才会到张家,才会找到苏乐。

难道这也是自己父亲给安排好的?

这么一想就解释的通了。

“我和你父亲原来的计划,是让张浩出现在你的梦中,然后你根据这梦去寻找端倪,可没想到你把心思放在了如何驱逐张浩身上。”

陈敬生:……

谁被鬼给缠上了,不是第一时间去驱鬼,还会想到这鬼有没有冤屈的啊。

徐老师似乎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的笑了笑,解释道:“你父亲说你脑子好使,很有正义感。”

“我谢谢我爸了。”

陈敬生颇有怨念的回了一句,陈卿之忍不住“噗”的笑了一下,虽然大伯挺惨的,可怎么感觉这么好笑呢。

原来是爷爷坑的大伯。

“既然知道事情的原委,那现在就是要替张浩伸冤。”

苏乐拿起手机,拨打了自家姐夫的电话出去。

……

“张强,节哀啊。”

“谢谢。”

菜市场,张强买了些菜,低着头,看起来情绪很是低落,但却没人注意到,他的脸上是兴奋的表情。

出了菜市场,张强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

“琴琴,我现在来你家……啊……不行,我都好些天没见你了,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警察都说了是意外了,我买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挂掉电话之后,张强哼着小曲,不过当看到有人走过来,表情又立刻变得严肃起来。

张强自己买了车子,不过为了掩人耳目,他并没有开车,而是上了镇上的公交车。

车上的人不多,张强找了一个位置坐下,等到了隔壁镇之后便是起身下车,不过他这一起身,边上座位的一位男子也是跟着起身,站在了张强的身后。

“哎,兄弟,是不是你钱掉了?”

张强回头低头看向脚下的一百块,想都没想就弯腰捡起来。

“嗯,是我掉的。”

而就在他弯腰的时候,男子手上拿着USB一样的小兄弟,偷偷的放进了张强的上衣口袋里。

捡了钱下车的张强很是开心,这又白捡了一百块。

“那男的也是傻子,要我的话我就自己捡起来,掉地上的钱鬼知道是谁的。”

张强洋洋得意,到了其他镇,认识自己的人不多,就没有必要装了,走了一段路,最后进了一户人家。

而就在张强进了这户人家没多久,一辆车子也是停在了不远处。

车上,苏乐几人此刻正围着一个收音机一样的设备前,陆博正调试着这收音机的天线。

“有声音了。”

这是一套监听设备,是陆博接了苏乐的电话后带来的,因为要想让张强和那女人认罪,那就必须要有证据。

虽然非法录音不能当做证据,但却可以成为审讯时候击垮对方的利器。

“琴琴,这么多天没见,我太想你了。”

“你小心点,你儿子才死了没多久,小心惹人怀疑。”

“怀疑什么,警察都说了是意外,而且人都下葬了,还能拿我怎么样?”

张强和女人的对话声传来,这对话听得苏乐面色阴沉,陈敬生和陈卿之也是冷着脸。

很难想象这是一个做父亲的能够说出来的话。

“琴琴,你不是说了,只要我解决了我那拖油瓶,你就嫁给我的吗?怎么还要彩礼啊。”

“当然要彩礼啊,不要彩礼我凭什么嫁给你啊,让你解决掉那拖油瓶,是前提条件,不然你就算是给我彩礼我都不嫁给你。”

“张强,你是不是不想给彩礼啊,你要是不想给彩礼,那我们就分手,我又不是找不到人嫁,只是看你对我是真心好的份上,才同意嫁给你。”

“是是是,是我说错话了,我对琴琴你肯定是真心好的啊,放心,彩礼我肯定会给的。”

“这还差不多啊,不过咱两不能这么早结婚,我看再等几个月。”

“还要等几个月啊,我是一刻都不想等了。”

“你以为我想等那么久啊,主要你那拖油瓶刚死,我要是这么快嫁过去,就算别人不怀疑,那也会说闲话,尤其是你那边的亲戚,我可不想被人天天在暗地里讨论。”

“行吧,我都听你的,你想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结婚。”

……

“光凭这些,证据还不是很充足,而且这也不能当做证据。”

陆博朝着自家小舅子解释了一下,苏乐点头明白,要监听到张强和王淑琴的犯罪细节才是最重要的。

“我有一个主意。”陈卿之在一旁沉吟了一下道:“我看那包青天的电视剧,不是有很多死者鬼魂去吓唬杀人凶手的情节吗,我们也可以这么弄。”

“不行的,就算让张浩的鬼魂去吓唬,张强两人在惊吓下说的话也不能当做证据的。”

“不用当做证据啊,只要吓唬两人说出密谋杀害张浩的细节,不就有了调查方向了吗?”

陆博眼睛一亮,看向陈卿之的眼神带着欣赏,这女生很不错,也难怪自家老婆想要撮合她和小舅子了。

这年头,有颜值又有脑子的女生不多了。

PS:感谢MrHaddis书友的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