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抽华子容易咳嗽

次日!

清早。

苏乐刚打完拳,就接到了陈卿之的电话。

当然,这么早来电话是因为陈敬生等不及了,天不亮陈敬生就给陈卿之打电话了,不过陈卿之想到那么早,苏乐应该是没有起来,所以没有打扰苏乐。

要是陈敬生知道自家侄女为了一个男生能够睡得好,而故意拖延了半个小时打电话,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半个小时之后,苏乐出现在了山脚,陈敬生已经是开着车子在那等候了。

“苏乐,你没吃吧。”

苏乐上的副驾驶,一上车坐在后排的陈卿之就递过来了包子和豆浆。

“有肉馅的还有豆芽和豆沙馅的,不知道你喜欢吃哪样的,都买了些。”

“我不挑食的,什么都能吃。”

苏乐接过早餐道了声谢,这让开车的陈敬生有些吃味了,自己侄女好像没问过自己有没有吃吧。

“大伯,你要不要也吃点?”

“不了,我吃过了。”

陈敬生看到苏乐挑完之后,自家侄女才拿剩下的包子来询问自己,心里有些泛酸。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侄女对苏乐那么好,也许是为了让苏乐能够全心全意帮自己呢?

这么一想,他这心里也是好受了一些。

“那个学生的资料我已经是拿到了,我们去镇上那边,镇上也有人会给我们对接的。”

陈敬生作为科教局的主要领导,一晚上的时间很多事情都给安排好了。

一个小时后,车子便是到了泉红镇小学门口,看到车子过来,原本站在校园门口的一位中年男子很是激动的迎了过来。

“陈局。”

“嗯,带我们去那小孩家里吧。”

“先别急,还是到学校参观一下。”

原本苏乐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张浩的家,因为张浩是在校外死的,和学校应该是没多大关系,不过此刻来到这泉红小学之后,苏乐改变了想法。

“好。”

陈敬生自然是选择听苏乐的,中年男子一听这话,联系门卫把校门给打开。

这个时候学校已经是放假了,没有了往日的喧闹,车子驶入进去后停下,苏乐三人从车上下来。

“陈局,您好。”

陈敬生和中年男子握手,随后介绍道:“这是我的侄女卿卿还有我侄女的同学苏乐,苏乐,这是泉红小学的教导主任朱志全。”

“朱主任好。”

苏乐笑着和朱志全握手,不过此刻朱志全心里却是疑惑急了。

他是昨晚接到的县里领导的电话,说市里有领导要走了他的号码,还让他一定要好好配合。

等接到电话是陈局的,朱志全便是激动坏了,如果能够冲着这次机会搭上陈局这条线,泉红小学的校长职位就在向他招手了。

因此,他几乎是天不亮就到了校门口来等着了,先是借用门卫的取暖器取暖,不过等到时间差不多的时候,立刻是到校门口等候了,哪怕是冻着都有些鼻涕了,依然是不打算取暖。

开玩笑,不冻着鼻涕出来,怎么让陈局看出自己对他的尊敬呢。

朱志全也猜测过陈局来学校的目的,一开始是觉得难道是那张浩的父母做了什么,可转念一想,这事情都快过去一个月了,而且张浩的父母就算闹事也没用啊。

孩子是在家里出的事情,怪不得学校任何事情上去,学校也发布了寒假告知书,告知了学生寒假时候使用电器要注意的。

学校没责任,那陈局就更没责任了啊。

本来就有些猜测不到,现在发现陈局又带着他侄女和他侄女的同学来,那就是说是私人事情了,也就更猜不透了。

“朱主任,我好奇问下,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位老师,下巴这里有一颗痣的。”

“下巴有一颗痣,好像没有吧。”

朱志全下意识回答,学校的老师他全都认识,还没有一位老师下巴里有颗痣的。

“朱主任,谁说没有的啊,咱们学校原来的徐老师下巴就有一颗痣,只是徐老师几年前退休了,那个时候朱主任你还没有来呢。”

学校的老门卫开口了,他是好奇朱主任一大早来学校等什么人,所以在车子驶入校园的时候,也是跟着过来看热闹了,听到了苏乐的询问便是开口回答。

作为门卫大爷,他又没有编制,对于什么领导不领导的倒是没什么概念,说白了领导又不能提拔他,至于开除那就更不可能了。

他是低保户,是镇上给找的工作,只要不犯错就不能开除他,因此到没有朱志全那么激动。

“有那位徐老师的联系方式吗?”陈敬生知道苏乐不会无故问起来,当下追问道。

“这个……我那通讯录上倒是记得,我去找找看。”

门卫大爷返回保安室,没一会拿出了一本通讯录,从上面翻出了一个手机号码。

“就是这个号码,不过有没有用我就不知道了。”

陈敬生拿起手机拨打了电话,没一会电话接通了,只是和电话里那边说了一阵后,陈敬生挂掉电话,表情有些无奈。

“苏乐,那位徐老师的家里人说,徐老师早在去年时候就突然去世了。”

听到徐老师去世,苏乐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变化,因为这在他的预料之中。

“麻烦朱主任给我们一间办公室。”

“啊,好。”

朱志全看了眼陈敬生,看到陈敬生没有反对,他也就算是看出来了,这一次陈局三人,好像是以这位年轻人为主的。

办公室,朱志全用的是自己的。

当看到苏乐把他摆在会客桌上的那些教案笔录,还有一些他曾经写过的文章都给一摞丢在旁边,朱志全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可是他一大早来办公室特意摆的,想着万一陈局要在办公室坐一会,也好能看到他这些年做的工作不是。

苏乐自然不知道,他这随意一扫,把朱志全花费一个小时摆弄的,看似无心却处处设计的心血给全毁掉了。

比如那两本书下面压着的一份报纸,看似无意露出的标题和作者名字。

《农村小学教育教学管理策略浅析》

作者:朱志全。

……

“朱主任,能不能帮我买包烟?”

“烟,我这有。”

朱志全听到苏乐的话,连忙从口袋里掏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华子。

“这烟我抽不惯,容易咳嗽,我喜欢抽芙蓉王,三十五的那种。”

“苏乐,我去给你买吧。”

陈卿之有些纳闷,这一路上也没见到苏乐抽烟啊,不过她看到朱志全发愣,便是主动开口。

“卿卿,你地方不熟,哪里买烟都不知道,还是辛苦下朱主任去吧。”

“不辛苦不辛苦,我这就去买。”

陈敬生这一开口,朱志全连忙反应过来,忙不迭的就是走出办公室。

“苏乐,你故意把朱志全支开,是有什么事情不能让他知道吧。”

等朱志全一走,陈敬生开口说的话才让陈卿之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她就说苏乐怎么会突然要抽烟,而且还要指定香烟牌子的。

“嗯,因为我们现在要见一见那位徐老师,朱主任不适合在这里。”

苏乐点了点头,从随手拿着的袋子又掏出了两块木屑,分别递给了陈卿之和陈敬生。

“别怕,这一次的许老师不吓人。”

看到陈卿之接过木屑露出的心悸表情,苏乐知道陈卿之是被昨天张浩的鬼魂模样给吓到了。

……

办公室外,朱志全在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脚步便是慢了下来,丝毫没有着急样子,渡着步走出校门来到小卖部后,先是买了烟,但并没有立刻返回学校,给自己点上一根华子后,朝着边上一家早餐店喊道:“老板,给我来碗炒粉。”

PS:感谢木子上山看日出书友的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