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佛祖作证

信州书院。

苏乐掐准时间,到大门口等候陈卿之还有他大伯。

等到看到陈敬生的时候,苏乐也是被陈敬生背上的小鬼给吓了一跳。

青面獠牙,正啃食着陈敬生的肩膀。

陈敬生看到苏乐盯着自己的肩膀看,眼睛便是一亮,果然,卿卿的这位同学应该是有能量的人,这是看出了自己身上的小鬼了。

“苏乐,真是不好意思啊,这么晚还打扰你。”

“没事,我睡的没那么早。”

苏乐摇摇头,年轻人哪有这么早睡觉的,他以前都是要过了12点才睡觉,不过这段时间都是控制在晚上十点前入睡。

养气养气,也要遵循天地道理的。

子时阴气生,午时阳气盛,倘若阴阳颠倒,是会影响到养浩然正气的。

“苏乐,这是我大伯……”

“苏乐同学,我叫陈敬生,我可是知道,你是信州书院的承包商,真是年轻有为啊。”

陈敬生得知了苏乐的名字,并且来的是信州书院,便是托朋友打听了一下,这一打听才知道,苏乐竟然是信州书院的承包商,可是把他给震惊到了。

“苏乐,你是信州书院的承包商啊,那书院里据说有价值上亿的藏书也是你的啊。”

陈卿之也很是惊讶,她没有来过信州书院,但最近信州书院那么火,虽然那个时候她还在外地,可自己家乡的消息还上了热搜,她自然也是关注了解过的。

“运气好,接手书院想着淘一批老旧的书,没有想到买来的都是古籍,那些卖我书的旧书老板吗们,估计要很郁闷。”

“那确实是,我要是那些老板,得郁闷好些时间。”陈卿之也是跟着偷笑。

“傻侄女,你还真是容易相信人啊,他这么说你就信了?”

看到自家侄女相信苏乐的说词,陈敬生在心里摇头,卿卿还是年轻啊。

那么多古籍,怎么可能都是当旧书买的,要说一两本还说的过去,几千册书,捡漏也不是这么个捡法。

更何况还有最珍贵的《永乐大典》,那是能靠捡漏就捡到的吗?

不过连上头都没有过多插手这批书籍的来历,陈敬生这个时候有求于人,那就更不会拆穿苏乐的谎言了。

从陈敬生的表情,苏乐也看的出来这位是不相信自己的说词的,不过不相信自己说词的人那么多,也不在乎多一个。

反正真真假假都是我说了算,你们要怎么猜测是你们的事情。

苏乐领着陈卿之和陈敬生进了书院大门门槛,而在陈敬生踏入大门门槛的刹那,在他背上的小鬼立刻惊跳下来,跳到了门外,用怨毒的眼神盯着陈敬生。

感受到自己背上一松,陈敬生便是知道那小鬼没敢进入书院,从自己背上离开了。

“陈伯伯,轻松了一些吧。”苏乐笑着开口问道。

“轻……轻松了许多,苏乐,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陈敬生彻底确定,这位年轻人是看出了自己被小鬼给缠着,也顾不得什么,立刻便是恳求。

原先他还想着自己毕竟是教科局的领导,又或者可以花钱,可知道苏乐是信州书院的承包商后,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在人家面前没一点用。

信州书院前段时间搞的研讨会,他没有来参加,是因为级别不够,不说来的厅里领导,就是那些专家教授,他就是去京城请,人家都不一定来。

至于说钱,开玩笑,能够花一亿多买古籍的人,自己一个靠工资的又能拿出多少钱来,人家看都看不上眼。

自己现在唯一的身份,就是卿卿的大伯。

“大伯,你怎么了,苏乐……你们……这道理是怎么一回事?”

陈卿之反应过来了,自家大伯不是来求字的,而是来求苏乐帮忙的,可她实在是想不到,自家大伯能够求苏乐什么?

就算自家大伯有求于苏乐,可那副春联她又没告诉大伯是苏乐写的,大伯见到那副春联为何表现会那么异常?

“卿卿,大伯我就不瞒你了吧,前段时间大伯做了一个梦,梦到背上有一只小鬼,自从做了那个梦之后,大伯就感觉到背上重了一些,有什么东西压着背,而且一天比一天重……”

听完陈敬生的解释,陈卿之有些不可置信,可爱的红檀微张,懵懵的样子让一旁的苏乐看的有些莞尔。

自己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位曾经的班花露出这种表情。

“陈伯伯,我确实是有办法让那小鬼不敢上你身,但我不是道士,这抓鬼不是我的强项,就算这小鬼不能上你身,但肯定也不会离开你,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小鬼也会越来越强,到那个时候……”

“啊,难道就没有什么办法了吗?就不能消灭掉这小鬼吗?”

陈敬生被苏乐的话给吓到了,这么一说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消灭这鬼可不容易,一般来说小鬼是不会随意缠人的,陈伯伯,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事情?”

苏乐目光看向陈敬生带着审视,他先前的话是故意夸大的,这么一头小鬼,只要浩然正气靠近,就可以让他魂飞魄散。

但苏乐并不打算这么做,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小鬼是不会轻易缠人的,这其中必然是有原因的。

这小鬼不是恶鬼,要是恶鬼的话,陈敬生早就死了。

这就跟小孩子一样,小孩子不会无缘无故恨一个人,必然是陈敬生做了什么事情。

在没有了解前因后果前,苏乐并不打算插手。

读书人不怕因果,但读书人也得分清楚正邪,救一个坏人,等于杀十个好人。

“我……我没有做过什么事情啊。”

陈敬生听明白了苏乐话里的意思了,一脸的茫然和无辜表情,他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啊。

“没有吗?”苏乐不相信。

“苏乐,我大伯人挺好的,应该不会做什么事情的,不过我大伯是教科局的,会不会和这个有关系?”

陈卿之在最初的震惊过后,也是反应过来,看到苏乐的怀疑眼神和自己大伯的茫然神情,给出了她的猜测。

“教科局的?主要负责人?”

“是……是的。”陈敬生连忙点头。

“要是这样的话,还真有这个可能,陈伯伯不妨想一下,最近你们职责范围内有没有发生什么怪异的事情?”

“我负责的范围内嘛……”陈敬生仔细回想,半响后眼睛一亮,高声道:“我想起来一件事情了,差不多是一个月前发生的,当时下面统计在校学生,有个镇上的小学,统计表上少了一个学生,按照学校的解释,这个学生是周末在家时候触电死的。”

周末在家触电而亡,那自然就跟学校没有关系了,陈敬生看了一下报告也就没在意了。

“那学生叫什么名字?”

“这个……我想不起来了,我打个电话问问。”

虽然现在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但当领导的就是有这权利,陈敬生一个电话打出去,没一会下面的人就给回电话了。

“那学生叫张浩。”

苏乐注意到,当陈敬生说出张浩两个字的时候,那小鬼充满怨恨的脸上露出了一缕迷茫之色。

看来,这小鬼就是那张浩了。

意外触电而死,又缠上了陈敬生这个教科局的,这张浩的死绝对没那么的简单。

苏乐把小鬼的反应告知了陈敬生和陈卿之两人。

“啊,那鬼是那死去的学生啊,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呢?”

“这就要调查这学生真正的死因才能知道。”

“那我们现在……哦不,明天一早就去调查。”

陈敬生自然是迫不及待,希望现在就能去调查的,但也知道这都晚上了,等赶到镇上去,人都找不到。

“行。”

苏乐点头应承了下来,他也好奇这叫张浩的学生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苏乐,你说那张浩的鬼魂就在前面,那我们能看到吗?”

陈卿之好奇极了,苏乐听着陈卿之的要求,脸上露出一缕意味深长的笑容,说道:“普通人是看不到鬼的,不过可以借助一些物件,我给你们拿来。”

苏乐转身回了院子,走到他存放木匠工具的房间,拿起刨刀对着一根有虫洞的木头刨了几下。

木屑掉落,苏乐捡起来,因为虫洞的原因,这两片木屑的中间刚好是有个缺口。

“闭上左眼,右眼通过这虫洞看前面。”

“陈伯伯闭上右眼,用左眼看。”

男左女右。

按照苏乐的提醒,陈卿之和陈敬生都好奇的把眼睛对着木屑上的虫洞,下一刻。

啊!

陈卿之惊呼一声,手中的木屑掉落,人更是下意识的往后退去,撞在了她身后的苏乐身上。

“对……对不起,我是被吓到了。”

虽然陈卿之很快就反应过来,身体离开了和苏乐的接触,不过那一瞬间长发拂过苏乐的脸庞,一股清香的洗发水味道,让得苏乐下意识的鼻子嗅了几下。

陈卿之看到苏乐的举动,俏脸一红,目光躲开,苏乐也是有些尴尬了,他这是下意识的反应。

而且,佛祖作证,他不是故意要站在陈卿之身后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