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爱字如狂的陈敬生

“大哥,坐。”

陈敬生的到来,让得气氛稍微缓和一些,然而此刻的陈敬生的所有心思都没有放在交谈上。

“我出去抽根烟。”

“不用这么麻烦的,这里有烟灰缸。”

“不了,还是门口抽的好。”

换做平时,陈敬生肯定应承下来,但抽烟只是一个借口,他是要验证一件事情。

拿着香烟走到门口,陈敬生深吸了一口气,似乎门外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等着他。

一步踏出,陈敬生的背突然弯了一些,这让他脸上的笑容又变成了苦涩之色。

果然,不是消失了,而是因为那个东西没有进张家。

为什么那个东西不敢进张家?

张家有什么物品让那东西害怕?

陈敬生随口抽了两口便是将烟给灭掉,转身走回了室内,目光开始打量起来。

自己弟妹这房子是两室一厅,70来平米左右,房子不算大,也因此许多地方都堆满了东西。

很多生活用品,包括那些家具,自己家里也都有,明显不是这些物件让这些东西害怕。

“难道是在自己弟妹或者自己侄女的房间里?”

陈敬生有些为难了,人家母女两居住的房间,自己一个大男人不好进去,哪怕自己是长辈身份,还是得避嫌的。

可要是不弄清楚,他实在不甘心,这段时间被那东西实在是折磨的太惨了。

半个月前,陈敬生做了一个梦,梦到有一个鬼东西压在他的背上,压的他最后整个人彻底瘫软。

噩梦惊醒,陈敬生庆幸这只是个梦,然而第二天上班时候,他就感觉到了背部有些不舒服,为此还特意去找理疗医生针灸了一下。

可不但丝毫没有效果,第二天背上的压力还加重了,这让他有些恐惧起来,难道那个梦是真的,自己背上真的有什么鬼东西?

说实话,也就是他凭着坚强的毅力给撑着,要换做其他任何一个人的话,早就被压的彻底驼背了。

现在的他,身上就等于是背了一个几十斤重的物件行走,而且这重量每天都在加重。

陈敬生清楚知道,这样下去恐怕坚持不了多久了。

可偏偏这种事情,他又没法告诉别人,甚至连自己的家人他都没有说,他怕这事情给家人带来恐惧,也怕家人知道后,那鬼东西会害自己家人。

当然,这段时间他也不是什么都没做,也暗地里去过一些寺庙道观,甚至还捐钱请了平安符,可却丝毫不起作用。

也请教了一些所谓的师傅高人,可他们都不能解决,只是说自己很有可能是被小鬼给缠上了。

说什么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化解就得知道那小鬼为什么会缠上自己?

每每听到这些言论,陈敬生就是无语,我要是知道还用得着来找你们?

找不到解决的办法,陈敬生都已经是绝望了,甚至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等到这个年过完,就自己搬到单位上去住,以免连累到家人。

没想到,就在他绝望之后,竟然又有了一线生机。

“卿卿,我听你妈说,你打算考教编,挺好的,我看下你都看的什么书?”

陈敬生找了一个理由,陈卿之也没多想,走进自己房间,拿出了摆在书桌上的几本教编专用书。

“不错,看这几本书就可以了。”

目光在书上只停留了一会,陈敬生视线快速的扫了眼自己侄女的卧室,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件,这让他皱了下眉头。

进侄女房间还好说一些,可这进弟妹房间,而且还是已经和自己弟弟离婚的弟妹,他还真的是拉不下脸皮啊。

可要是不弄清楚,他又不甘心。

“陈敬生啊,这都关系到生死了,还在乎脸皮干什么!”

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气,陈敬生想到了一个主意,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点开了闹钟软件,而后设置了个闹铃。

闹铃响起,陈敬生装模作样看了眼屏幕,走出自家侄女的房间,顺手扭开了对面房门,踏步走了进去。

“喂,领导……”

陈敬生的声音故意放大一些,陈卿之看到大伯走进了自己母亲房间,也没有多想,只当是大伯接的领导电话,有些话不方便在人多的时候说。

“领导,事情是这样的啊……”

嘴里一边胡扯着,陈敬生一边快速打量这卧室,可依然是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和特殊的物件。

这让陈敬生困惑了,难道那小鬼不是因为房内有什么东西让他害怕,而是因为人?

可张家人跟自己一样都是普通人啊,小鬼不怕自己家人,没理由怕张家人啊。

原因到底是什么?

“大伯,你没事吧。”

陈卿之看到大伯从卧室走出来,眉头紧锁的,便是有些担忧问道。

“没事,刚接了领导一个电话。”

回到大厅的陈敬生,目光不停在陈卿之两位舅舅身上流转,哪怕觉得不可能,可他也要尝试一下。

“庆民,你在财政所上班是吧,你们所长和我关系不错,刚好我要跟你们雷所打电话说点事情,你跟我一起来吧。”

陈敬生这话,让得张庆民愣了一下,什么意思,给我们所长打电话还要叫上我,这是要给我牵线?

“那是好事啊,刚好庆民和他们所长关系也不错。”

看到自己老公发愣,陈卿之的二舅妈立刻推了推自家老公,不管卿卿的大伯想要做什么,但对于自家老公来说,绝对是好事。

陈卿之的二舅妈想的很通透,这一次陈家兄弟两一起上门,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而且看态度可能是要求到他们张家,这是在开口说事情之前,提前给点好处呢。

先不管求什么事情,答应不答应那是后面的事情,但有好处不占白不占。

而且她估计,这事情很有可能就跟自己小姑子还有外甥女卿卿有关系,他们最多就是起个参考意见。

陈敬生带着一头雾水的张庆民走到了门口,一出门,感觉到那股压力再次出现,陈敬生脸上有着失望之色。

猜错了,张庆民不是让小鬼害怕的人。

不过,这电话还是要打的,他和雷所长关系确实不错,在电话里寒暄了几句,而后提到了一下张庆民。

“这是干什么?”

看到陈敬生关掉了电话,从头到尾没让自己和所长说一句话,张庆民是一肚子的疑惑,就这样寒暄的电话,又不让我说话,有必要走到门口来打吗?

你陈敬生要故意卖弄你的关系人脉,在大厅里当着大家的面打不是更好吗?

回到大厅,陈敬生没一会又找了一个同样的理由,把张庆国也给喊到了门口,来了同一遍的操作。

看着大厅里剩下的张庆民的媳妇,陈敬生这一回是真的犯难了,首先他不知道张庆民的媳妇在哪个单位上班,其次是就算知道,总不能把人家媳妇也给单独喊到门口去吧。

真要这么做,张家兄弟不当面翻脸才有鬼。

无奈,陈敬生只能是按捺住心绪,开始聊起了家常,陈敬军夫妻两看到自家大哥,绝口不提让卿卿回家吃年夜饭的事情,不禁有些着急,几次想要开口,可都被陈敬生的眼神给阻拦了。

吃饱饭,陈敬生老神在在的坐在沙发上喝茶,甚至还看起来了新闻联播,这让原本留在妹妹家里,想要看看陈家上门何事的张家兄弟都坐不住了。

眼看着时间不早了,张家兄弟只能是起身告辞。

“时间也不早了,那我们也走了。”

看到张家兄弟还有张家媳妇要走,陈敬生也才缓缓站起,这更让陈敬军夫妻两疑惑了,一开始他们还觉得自家大哥是怕张家兄弟会阻拦,想等张家兄弟走了再提事情。

可现在张家兄弟要走,大哥也要走,这是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敬生可不管自己弟弟和弟妹脑子里想的什么,就算是知道这时候也不在意了。

“好……我和卿卿送送你们。”

张庆霞也觉得大哥今天有些不对劲,但也只能把疑惑给埋在心底,站起来送众人出门。

陈敬生,故意让自己走在了张家兄弟的后面,可惜的是最终结果却依然一样,一出门便是感受到了压力。

这一刻的陈敬生要疯了,他很想来一句今晚就借住在这里了,可这话实在是说不出口。

“哎呦,这后面怎么有些烫啊。”

因为陈敬生在门口的下意识后退,跟在他后头的陈敬军往门口一侧退了一步,刚好是撞在了门墙上。

陈敬军的惊呼让得众人目光都看向了他,而陈敬军本人也是转身看向了门墙,疑惑的伸手摸了摸墙上的春联。

“奇怪,这春联怎么还发烫,不会是里面的电路老化了吧。”

“电路?没有啊,这门口没有电路的啊。”

张庆霞疑惑回答,而陈敬生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先是伸手摸了摸春联,随后又将背后给贴在了春联上。

那股压力,果然消失了。

这个发现让陈敬生狂喜,他终于是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那小鬼,怕的是这幅春联,因为这幅春联贴在了门口,所以小鬼不敢进入张家。

要知道为了能够甩掉背上的小鬼,背靠墙这事情,陈敬生原来不是没做过,可就算是贴的死死的,依然是没有用。

确定了是这春联的原因,陈敬生开口询问:“这春联上的字很不错,这副春联哪里来的?”

“这春联啊……是卿卿的一位同学写的,我看他写的字不错,就贴在门口了。”

“很不错,看来庆霞你也很有艺术欣赏水平。”

听着自家大伯对老妈的夸奖,陈卿之有些哭笑不得,什么艺术欣赏水平,那是自家老妈看着是免费的,要是苏乐要收钱,哪怕是要个十块钱,自家老妈都不会要这幅春联。

在自家老妈心中,免费的就是最好的。

陈敬生做出欣赏状,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激动,当然,他这是故意装出来给在场的众人看的。

“好!”

突然的一声大喝,吓了现场众人一跳。

“这字真是太好了,我越看越觉得这书法之中蕴含有大道理,庆霞,这幅对联能不能给我?”

“啊!”

张庆霞有些不知所措,在场其他人表情也是变得古怪起来,这春联都贴上去了,哪还能给人的,难道还能把春联给撕下来?

陈敬生自然知道这样做不妥,可他没办法啊,他已经好久没有睡过好觉了,只想着今天能够抱着这幅春联睡个好觉。

“大伯,你要真喜欢这字,要不明天白天的时候,我跟我同学说下,看他能不能再写一副。”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陈敬生一拍大腿,又吓了众人一跳。

自己被那小鬼折磨了那么久,看到有救命稻草就太心急了,脑子都转不过来弯了。

既然卿卿的同学写的春联可以让这小鬼不敢上自己身,那卿卿这同学没准就能解决自己身上的小鬼。

“卿卿,能不能联系下你那同学,我现在就去找他,大伯我是见字心喜啊,这要是没能求到春联,今晚恐怕都睡不着。”

看到自家大伯一改以往沉稳样子,带着恳求眼神看向自己,陈卿之有些不忍拒绝,答道:“大伯,现在这么晚了,我不敢保证,我帮你问问吧。”

“好好,你先问问。”

陈敬生已经是打定主意了,不管如何他今天都要见到卿卿那位同学。

陈卿之拿起手机,拨打了苏乐的电话。

电话那端,苏乐放下了手中的书本,看到来电有些疑惑,不过还是接通了电话。

“是苏乐吗?”

“嗯,是我,陈卿之,这么晚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陈卿之有些犹豫,因为这事情说出去她怕苏乐不相信,可看到自家大伯恳求的眼神,还是继续道:“苏乐,是这样的,你白天不是写了一副春联吗,我给贴上了,刚好我大伯今天来家里做客,看到你那副春联,我大伯很是欣赏,想要麻烦你再给写一副。”

“这样啊……没问题的。”

再写一副春联,对苏乐来说不是什么难事,想都没想他就答应了下来。

“我大伯……他……他想现在就要。”陈卿之有些难为情,随后立刻补充道:“我大伯愿意给钱的。”

“现在就要?”

苏乐困惑了,自己的字是不差,但也没好到能够让人迫不及待就想要的程度吧。

“苏乐同学,你好啊,我是卿卿的大伯,是这样的……我最近压力比较大,可看了你的字后,感觉压力就没了。”

这边陈敬生怕苏乐会拒绝,接过自家侄女的手机,稍微透露了一些讯息,因为他相信如果卿卿的这位同学,写的字能够吓退小鬼,那肯定就懂自己话里的意思了。

张庆霞几人,听到陈敬生的话,目光又落在了这幅春联上,看字还能缓解压力,怎么他们看这字就没有觉得呢?

“减缓压力?”

电话那边的苏乐,确实是听出了一些端倪,他是二品读书人,有着浩然正气,写的每个字也都蕴含了浩然正气,虽然不多但确实是有。

但光凭这浩然正气可不能让人减少压力,这么点浩然正气,唯一的作用就是可以镇压阴邪之气。

苏乐懂了。

“行吧,我在信州书院,你可以让你大伯过来。”

很显然,陈卿之的大伯应该是遇到了什么阴邪鬼魅,不过应该不是很厉害的阴邪鬼魅,不然光凭春联上那么点浩然正气是阻拦不住的。

苏乐知道现在不让陈卿之这位大伯过来,对方恐怕也会睡不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