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进进出出的

张家。

张庆霞在打扫着家里卫生,陈卿之要帮忙,被张庆霞给拦住了。

“去,把你那老同学的春联给贴上。”

听着自己母亲在“老同学”三个字上加重了发音,陈卿之俏脸微红,接过春联走到了门口。

贴完春联,陈卿之跟着打扫卫生,没一会,门口便是来了客人了。

“大舅,二舅……二舅妈……”

看着进来的大舅和二舅还有二舅妈,陈卿之很是开心。

“哎呀,我们家的小公主终于舍得回家了啊。”

张庆国半开玩笑的打招呼,自己妹妹在剩下外甥女没多久就和他妹夫离婚了,独自带着孩子长大。

因为这一个原因,他们两个做舅舅的,对这外甥女很是疼爱,在张家那就是小公主的存在。

“舅舅,我不就是毕业出去实习了半年嘛,这都是要经历的。”

“实习可以,但你可不能去在外地工作,今年就不出去了,以你的成绩可以在家里考公务员或者教师。”

“嗯,我今年不出去了。”

陈卿之没有反对,她是没打算在外地工作,虽然说外地工作的工资会高些,可她知道自己妈妈的辛苦,就在家里找份工作,也能陪伴在妈妈身边。

“卿卿,在外面有没有谈恋爱啊。”

相对于舅舅关心工作,二舅妈显然更关心陈卿之的感情生活。

“舅妈,我才刚毕业呢。”陈卿之有些害羞回答。

“不小了,你现在也22岁了,可以谈恋爱了,舅妈倒是物色了几个不错的小伙子,到时候给你介绍。”

“你不会说的是你那几个打麻将的麻友的小孩吧,父母天天打麻将的,孩子能靠谱吗?”

“什么叫天天打麻将,我们这些家庭主妇是没事做的时候才打下麻将,怎么到你张庆民的嘴里就变成了天天打麻将了,是我没有打扫家里卫生,还是哪顿少了你张庆民吃的了。”

“好了好了,你两就不要吵了,卿卿的事情让她自己决定,这才刚回来,工作都没找好,就算介绍对象,人家男方心里也会嘀咕的。”

张庆霞上前劝解,都是做父母的,哪能不知道做父母的心思,都希望自己孩子找一个好的另一半,自己女儿要是没工作,在男方父母眼中印象分就会低些,这个时候谈婚论嫁不是好时机。

话题这么一转移,陈卿之松了一口气,一家人开始聊着一些家长里短。

叮咚。

门外传来敲门声,陈卿之笑着前去开门,只是看到门外的来客后,脸上原本的笑容消失了。

“卿卿,是谁来了?”

正从厨房走出来的张庆霞,看到自家女儿开了门就没了声音,有些奇怪的看向门口,这一看也是面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你们怎么来了!”

来的,是陈卿之的二伯和二伯母。

陈卿之对自己二伯和二伯母没好脸色,是因为当初自己妈妈和爸爸离婚的时候,二伯和二伯父就是赞同的,背地里还说了自己妈妈许多坏话。

这也是她几次跟着爸爸回家吃饭后,再也不愿意去爷爷家的原因之一。

“这不卿卿回来了,马上要过年了,婆婆也挺想卿卿的,我们就顺路来看看,一会大哥也要来的。”

听到二伯母提到大伯,陈卿之神情才稍微好一些,爷爷家那边的亲戚,对她好的就只有大伯了。

大伯是在教育部门任职的,自己当初转学的事情是大伯解决的,而且大伯几次来学校的时候,也都让秘书喊她过去询问她的学习情况。

学校里的领导和老师都对她很好,陈卿之知道这都是大伯的原因。

“进来坐吧。”

张庆霞对于自己老公的大哥也很是敬重的,算是陈家比较最稳重的了,整个陈家也就靠着大哥一个人撑着。

不过,坐在沙发上张家两兄弟可就没给陈卿之二伯和二伯母面子了,在张家人心中,整个陈家唯一能让他们给面子的也就是陈家老大了。

气氛,一下子就尴尬起来。

陈敬军尴尬的递烟,不过张家兄弟没有接,陈敬军妻子柳莲看到这一幕就要发怒,可想到来时大哥交代的,只能是压下不满。

至于为什么要来张家,是因为家里婆婆昨晚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梦到公公了,公公在梦里跟婆婆说想孙女了。

婆婆醒来之后,就让他们把卿卿给喊回家,尤其是过年的时候,因为婆婆说了公公在过年那天,鬼魂是会从阴间上来的。

对于这些鬼神之说,柳莲是不信的,可架不住婆婆一定要这么做,这人老了很多时候脾气就很倔强,他们做晚辈的只能是想办法了。

这么多年,卿卿这丫头从来没有回来吃过年夜饭,这突然要让卿卿回来,卿卿肯定不愿意,张家这边也不会同意的。

最后大哥拍板决定,他们一起去张家,劝说卿卿回家。

因为大哥还有公务没有下班,只能是他们夫妻两先过来打头阵了。

不过想到大哥,柳莲心里就有些不安,最近大哥回家都很晚,而且每次回来都很是疲惫的样子,自己老公粗心没注意这些,可她却是注意到了。

最近上面持续高压,大哥不会是要出事吧。

大哥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和老公的工作就是大哥给安排的,大哥要是出事,那整个陈家就要倒了啊。

也正因为这一点,柳莲才没有以往的趾高气扬了,不然就算是要让卿卿回家吃年夜饭,她也不会这么憋屈的在张家受气。

半个小时之后,门铃又响了,陈卿之过去开门。

“卿卿。”

门外,陈敬生露出个笑容,却还是掩饰不住疲惫的神情。

然而,当踏入门内的一刻,陈敬生浑身一震,似乎有些不可思议,又往后退了几步,退出了门外。

随后,又踏了进来。

如此反复几次,脸上表情也是阴晴变化不断。

开门的陈卿之妙目浮现疑惑,大伯这是干什么呢?

进进出出的,练习舞步吗?

感受到自己侄女的古怪眼神,陈敬生也是难得的老脸一红,但相比起内心的情绪激动,被自己侄女用古怪眼神盯着,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