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苏家姐弟黑心到底了吗?

转移尴尬的话题的最好办法,就是换一个话题。

苏乐目光落在摊位上的那些春联上,这瞟了一眼之后眼睛却是一亮,虽然他不知道陈卿之妈妈说的这些话是不是真的,不过这些春联的字还真是不赖。

这段时间的书法练习,让得苏乐不但书法水平突飞猛进,这鉴赏水平也是得到了飞快提升。

“姐夫,这些字,应该是出自书法造诣颇深的人写的。”

陆博听到这话,撇了撇嘴想要辩解,可当苏月一个眼神扫过来之后,立马是噤声不言语了。

“阿姨,你别生气,我家这口子刚就是随口一说的。”

苏月笑眯眯的跟陈卿之妈妈沟通,在她的心中,自家老弟现在不是普通人,那是连妖怪都能对付的超人。

可就是这样,她反而是担心起来自家老弟的未来一半。

越是有本事的人,找女朋友就越挑,她就怕自家老弟对于一般女孩子看不上,会这么一直拖着。

虽说能够对付妖怪很厉害,可加入那种神秘部门,要和妖怪战斗,危险系数肯定要比自家老公的部门还要高。

万一……万一遭遇了什么意外呢?

这有了女朋友的话,至少就不会那么拼,会想着顾家一些。

不是她自私,而是家里就弟弟这么一个独苗,弟弟要是出了事,那苏家可就断后了。

刚她也看了陈卿之这姑娘,长得小家碧玉,一看就是那种会居家过日子的好女人,这种女人反倒是最适合自家老弟的。

那个什么集团的总经理,那位陈小姐虽然顶美,但和自己弟弟并不是很般配。

自己弟弟对付妖怪,经历各种战斗后,回到家里,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家,是有个人在家里亮着灯等着他回来,而不是那种事业女强人。

反正自己老弟当年也暗恋人家,现在又这么巧碰到了,还是可以发展发展的。

苏乐自然不知道,就那么一会,他的这位姐姐已经是替他物色好了媳妇人选了。

“苏家姐弟还真是黑了心啊。”

陆博听着自家老婆的话,又看了看苏乐,知妻莫若夫,自家老婆打的什么心思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一个为了给弟弟找弟媳妇,一个为了讨好曾经的暗恋对象,都开始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本来就是真的,我这都有视频的,你看看,这都是那些老师现场写的。”

张庆霞说着掏出了手机,里面拍摄的是一些老者或者中年男子正在书写春联的视频。

不过,视频的最后,苏乐却是看到了一条横幅:“信州书法家下乡送春联活动。”

看到这条横幅,苏乐懂了,也知道这些出自于不同书法家的春联是怎么来的了。

一旁的陈卿之看到苏乐有些古怪的表情,俏脸也是一红,她当然知道自家妈妈这些横幅是哪里来的。

前几天,听说市里举办书法家送春联下乡活动,自己母亲便急匆匆的赶去,找这些书法家写的,没写一副还要拍摄视频,证明春联是出自书法家之手。

毕竟,这种下乡送温暖的活动,这些书法家是不会盖自己的印章的,只能是用视频来证明。

不过陈卿之并没有劝自己母亲,自己母亲这些年来,想尽一切办法的赚钱,为的还不是自己。

没有自己母亲,自己也不可能安稳的上学直到毕业。

所有人都可以嘲讽自己母亲,唯独她这个做女儿的不行。

“阿姨能和这么多书法家认识,肯定也是很喜欢书法的,刚好我家小乐也会写点字,要不让小乐也写一幅看看。”

苏月推了推自家老弟的肩膀,陈卿之的母亲是不是真的喜欢书法没关系,她主要是要给自家老弟一个展示才艺的机会。

任何女人都有一个文青情节的,拒绝不了一个写字好看的男生,当然,前提是这男生长得不丑。

最起码,那也得是一个清秀不是,看看古代那些书生的爱情小说,就没有过是丑的,这个道理放到现在也是通用的。

“快去啊。”

苏乐不想写的,但在自家老姐的瞪视下,只得走到摊子一侧,摊子的一侧摆着笔墨纸砚,就是供人来写春联的。

这又是张庆霞给想出来的主意。

她不是什么营销大师,也很少上网,自然不懂什么叫DIY营销,许多小姑娘啥的,花个几个小时,自己做一副油画,做个茶杯之类的,最后还乐呵呵的花钱买下来,老板连请师傅都不用,就花钱买个材料。

同样的商品,比这些小姑娘制作的还要精美好看的,只需要一半不到的价钱,可这些小姑娘就愿意多花钱,美曰其名这是自己的劳动价值。

张庆霞不懂这些,但她懂人心,作为一个单亲妈妈,为了赚钱养家供陈卿之上学,张庆霞摆了十几年的摊位,把握顾客心理那是很准的。

这年头会写毛笔字的人不多,而一旦会写的,谁不想自己写一幅春联,多有成就感啊,就跟DIY是一个道理。

尤其是那些培养了小孩学习毛笔字的,想一下,家里的春联是自家小孩子写的,亲戚上门拜年,那还不得猛夸孩子一顿,做父母的虚荣心也是得到大大的满足。

陈卿之也是好奇看过来,她不记得苏乐会写毛笔字,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和苏乐的交集也不是很多,那次事情之后,两人就跟普通同学一样,苏乐会毛笔字没在自己面前展示过也很正常。

提笔,一蹴而就。

一副对联对苏乐来说不算什么事情。

写的也不是特别有新意,属于那种年年春联都会出现的经久不衰的老对春联。

“这字不错,可以拿回家给贴上,刚好我们自己家没春联。”

张庆霞一看苏乐这字,看的挺舒服的,刚好可以拿回家贴,这又省了买春联的钱。

为什么会没给自己家留春联,那还不是因为摊位上的这些春联,在她眼中那就是钱,贴在自己家不就浪费了。

“妈,这是人家苏乐写的春联,又不是我们的。”

陈卿之有些嗔怪,苏月连忙接话道:“既然阿姨喜欢,那就拿回去就是,也就阿姨看得上,要其他人肯定是不会要小乐的字的。”

“听到没有。”

张庆霞很喜欢苏月说的话,为此还瞪了自己女儿一眼,怎么这么不懂事呢,妈省钱还不是为了你吗?

“小乐,既然你们同学相遇,那就留个联系方式吧。”

“对对对,老同学是该多联系。”张庆霞也是附和。

就这样,苏乐和陈卿之两人加了微信,苏月这才满意的跟张庆霞道别离去。

“卿卿,跟妈说说,你那同学家里什么背景?”

“妈,你问这个干什么?”

“干什么,你那同学姐姐什么心思我还不知道啊,还不就是想让你和她弟弟处朋友。”

张庆霞得意的“哼”了一声,陈卿之有些脸红,自己妈都看出来还配合,这也太不尊重自己了。

“妈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看过一个小品,说一位老大妈拿着一个古董的碗去卖猫,靠着这古董碗啊,可是卖出去了好多猫。”

“妈,你什么意思啊,你把我当那古董碗啊。”

这个小品,陈卿之自然也是看过的,靠的就是那些买家的贪心,都看出这碗是古董,花了高价钱买猫,然后想要让卖家把碗也一并送给他。

不过,买的哪有卖的精,卖家就是靠这碗赚钱的。

“胡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宝贝女儿,可比那碗值钱呢,妈是说你也老大不小了,那小伙子看着不错,我看你对他也不讨厌吧,真要合适也是可以谈的。”

张庆霞很了解自己女儿,自己女儿和自己是相反性格,自己呢是有便宜就占,自己女儿是最不愿意占便宜的。

倘若自己女儿对刚刚那个男生没什么好感,或者说就是很普通的同学关系,肯定不会让自己收下那副春联的。

收下这幅春联,自己女儿不就和那男生有话题可以聊了吗,自己女儿的心思她这个当妈的还能不懂吗?

“我对他家情况也不是很了解,不过应该是不差的吧。”

“那他现在干什么工作的,公务员?”

“我哪里知道,我和他就是高中同班同学而已,好多年没联系了。”

“行行行,妈不问了,你继续去买年货吧,今天中午你舅舅他们要来。”

“舅舅他们要来啊,那真是太好了。”

陈卿之很是开心,母亲离婚带着她,她和自己父亲那边的亲戚走动的很少,但几位舅舅还有舅妈都对她很好的。

……

“小乐,这就是你当年约着去吃泰餐的女生啊,不错,眼光还可以。”

“姐,那就是年少轻狂做的事情,这都过去了多少年了,我和人家都没联系过。”

苏乐无奈回答,同时瞪了眼自己姐夫,如果不是当年的姐夫出卖,哪有今天的事情。

“年少轻狂……那你年少轻狂怎么不请其他女生吃饭啊,说白了还不是看上了人家姑娘,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行了,联系方式你也有了,冲着春节空闲,多约人家小姑娘出来玩玩,要是钱不够的话,找你姐夫拿。”

陆博:……

你们苏家姐弟是黑心到底了吗?

还有,小乐会没钱吗,新闻都报道了,信州书院的藏书阁的藏书价值上亿,随便拿一本出来卖,都比他一年的收入高。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