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阿弥陀佛

年货。

现在许多年轻人,总觉得过年越来越没有年味了,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出在年货上。

年货,是华夏百姓在春节时候购买的吃的、穿的、用的、戴的、耍的、供的、送的、生的、熟的一系列必须物品。

而这个买东西的过程,就叫做置办年货,也是以往过年最热闹的一个活动之一。

只是以前买年货之所以热闹,一来是因为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加上物资比较缺乏,无论是商贩还是购买者,都选择同一个时间段时间点,自然就热闹非凡。

那个时候,社会贫穷,许多家庭平时难得吃上一顿好的,也难得穿新衣服,那么每年的年货购买就成为了大家的期待。

可在现代这个物质丰富的消费时代,各家各户都不缺鸡鸭鱼肉,衣服想买也都随时可以买,来了亲戚拜年,也随时可以去菜市场买新鲜的菜,少了这份期待,年味自然也就淡了。

现在置办年货,更得是一种仪式,享受着过年的热闹气氛。

苏乐跟在自家老姐后头,便是颇有兴趣的逛着。

买的东西,自然不用他来提,有姐夫这个大冤种负责。

苏乐也是心安理得的,开玩笑,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怎能干这些粗活。

……

信州市有很多个菜市场,但要说年味气氛最浓的,还是东大街的老集市。

东大街集市的商铺,卖的最多的就是灯笼、牌匾、红布、这些只有办好事才会用到的物件。

因此这条街也叫做喜事街。

平日,东大街并不热闹,也只有那些采买喜事用品的人才会来,但过年这段时间,东大街是最热闹的。

一辆辆三轮车和电动车载着这些用品驶入驶出,哪怕不小心磕碰到来买年货的市民,也就是说句对不起,一片和谐。

“这供品是要给祖先还有神仙们享用的,买东西的时候可不能争吵,不然就是对先人和神仙的不敬。”

苏乐想到自己小时候跟随父亲来这里买年货的情形,不过现在想来,这些规矩可能就是古时候商家们为了赚钱想出来的点子。

要敬畏先人和神仙,不吵架那自然也就不能还价了。

连给先人还有神仙的供品都用抠抠搜搜的还价,让先人和神仙们怎么看你,还怎么保佑你全家?

苏乐不可否认,有些传统确实是有原因和讲究的,但有些就纯粹是商家借着国人们对先人还有神仙的尊敬来赚取钱财。

后者就是封建迷信啊,也难怪上面会严厉打击。

“小乐,要不要买点春联回去?”

苏月在前面逛着很是高兴,看到一家卖春联的摊子,回头喊道。

“小乐是院长,春联还用得着买啊,再说那位沈老师的字就很好看,不行就叫沈老师给写几幅就是了,也比这摊位上的字好看啊。”

陆博一听自家老婆的话,连忙开口反对,开玩笑,他这左手提着八个灯笼,右手又拿着几扇年糕,虽然春联不重,可压死骆驼的往往就是最后一根稻草啊。

这苏家姐弟都是黑了心的,两手空空的也不知道帮自己提一下。

陆博在心里腹诽,自家老婆他是不敢使唤的,可自家小舅子,竟然说按江湖规矩,你跟我学拳,那我就是你师傅,有见过做师傅的帮徒弟提东西的吗?

好有道理哦。

你有本事喊你姐一声徒媳妇看看啊。

带着这股怨念,陆博说话的语气自然就大了一些,这让摆摊的一位大妈面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老板,我们这春联上的字,那都是市里有名的书法老师写的,这些老师平日里一副春联,哪个不要个几百上千的,看到没,还有这位,人家是师范学院的院长菜根平蔡老师写的。”

很显然,陆博的那句“小乐是院长”大妈听进耳里了,这话是讽刺呢。

人家师范学院的副院长才叫院长,你这小年轻是什么院长,怕不是和那些小区物业保安队长一样,给自己脸上贴金叫区长。

“你说的这些老师写的春联会拿出来卖?虚假宣传是犯法的。”

陆博是干刑警的,第一时间便是职业病上来,怀疑这位大妈是做弄虚作假,人家师范学院副院长,会把自己写的春联拿出来卖?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怎么不能拿出来卖了。”

大妈怼了回去,苏乐走上前,而此刻这边的争吵,也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正在其他商铺购买年货的一位女生,看到这边动静,俏脸一变,放下手中的物件,连忙走了过去。

“妈,怎么了?”

这声妈,引起了苏乐的注意,顺着声音看去,当和对方目光对视之后,苏乐和女生两人脸上都有着那么一缕惊讶之色。

“苏乐,是你!”

“陈卿之,好久不见啊。”

苏乐表情有些尴尬,不只是因为和自家姐夫争吵的是老同学的母亲,更重要的是他和陈卿之之间发生过一件他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有些社死的事情。

用现代网友的话说,那就是尴尬的用脚指头能扣出一套房子来。

“陈卿之?”

苏月眼珠子在陈卿之身上打量,小姑娘长得很标致,虽然不算顶美那种,但也算是小家碧玉了,最关键的是这个名字她听得有些耳熟。

“你是那位……当年我弟弟带着去吃泰国菜的……”

“姐!”

苏乐打断了自家老姐的话,因为他看出了陈卿之的不好意思,说实话这事情他想起来也不好意思。

他和陈卿之高中是一个班的,那个时候受一部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的影响,班级里许多男生都开始谈女朋友。

他想着自己也不能落后,有个女朋友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尤其是如果这个女朋友还很漂亮的话,肯定会让其他男生羡慕

为此,他把目标放在了班里公认的美女陈卿之身上,找了个借口约陈卿之周末吃饭,选的是市里刚开的一家泰国餐厅。

那个时候这家餐厅刚开,市里有韩国料理有RB料理,但泰国餐厅还是第一件,为此他还特意查了泰餐的一些规矩,知道泰国人见面会来一句萨瓦迪卡。

不过那天也许是陈卿之打扮的太漂亮了,长裙飘飘的,又可能是第一次单独约女生吃饭,苏乐有些紧张,见到人家服务员双手合十,苏乐连忙也是跟着双手合十,来了句:阿弥陀佛。

那天的饭是怎么吃完的,苏乐已经是没有记忆的,只记得自己的脸一直是火辣辣的。

也因为这事情有些丢人,总觉得不好意思在面对陈卿之,所以他和陈卿之之间也没有了后续。

至于自家老姐会知道陈卿之这事情,是因为当时他是和自家姐夫取的经,去吃泰餐也是自家姐夫给的主意,一半的经费也是自家姐夫赞助的。

只是让苏乐没有想到的,自家姐夫为了追求老姐,为了和老姐套近乎,不顾兄弟之情,转身就把这件事情告知给了老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