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愤怒的小家伙

“孔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推演中,推演完成……获得《游必有方身法术》。”

苏乐愣住了,他只是随手拿起论语,想要温习一下,却没有想到自动推演出来了东西。

难道,是因为自己踏入二品的缘故?

游必有方身法术?

苏乐参悟了一会,有些明白为何叫游必有方身法术了。

孔子他老人家说过,父母在世的时候,不要远游要陪伴在父母身边,除非有远大理想和目标。

不过这话怎么都有些逻辑不通,哪个孩子远离父母不是抱着某种理想和目标的,不然谁不想在家里陪着父母呢。

所以,这个游必有方指的就是身法轻功,意思是说做孩子的,父母在的话,如果要远游也可以,但必须要在父母遭遇事情第一时间赶回来。

古代可没有高铁和飞机啊,因此,才有了这《游必有方》身法轻功。

《游必有方》,修炼到极致,可以朝游北海暮苍梧。

“我先试试看。”

作为一个男生,小时候不可能没有做过轻功梦,苏乐也是一样,小时候可没少在云山上蹦来蹦去,幻想着自己会轻功飞檐走壁。

来到自己的后院,苏乐看了眼两米多的院墙高度,深吸一口气,运转身法。

咻。

没成功。

想要拔地而起两米多高失败了。

再次尝试,这一次苏乐轻踏脚步朝着院墙跑去,而后右脚在墙上轻点,下一步人借力跳到了院墙上。

一步上墙,苏乐很是激动,轻功啊,自己梦寐以求的轻功终于来了。

虽说他可以对付妖怪,但那是因为浩然正气对阴气和妖气压制的原因,并不代表他自身的战力。

换句话说,如果来一个修行者,就拿徐峰来说,徐峰不是松岭山那黄鼠狼精怪的对手,而苏乐却能打得过黄鼠狼精怪,但苏乐却不一定打得过徐峰。

举个简单例子,,一些乡镇上那些有一点真本事的先生们,这些先生们有手段对付鬼魂,可随便一个普通壮汉,就能把他们拎起来揍。

而这些普通壮汉,面对着鬼魂却又束手无策,甚至反而会被鬼魂给害了。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

从院墙一跃而下,苏乐继续施展着游必有方身法,就如武侠电视剧演的那般,脚不落地,轻点地上花草树枝,借力前行。

一处灌木丛中,苏乐右脚轻踩,灌木丛摇曳,苏乐身形朝着前面而去,然而在摇曳的灌木丛中,露出了一个小身影,真是苏乐当初遇到的那水仙花花精。

小家伙头上有着不少杂草,小脸蛋上有着恼怒之色,看着前方离去的身影,在她那小小的手上,捧着一滴绿色的液体。

小家伙煽动着小翅膀从灌木丛中飞出来,眼珠子滑溜溜转动,最后朝着两块岩石中间的裂缝飞去。

两块岩石一大一小,上面的较大,因为岩石底部不平,导致两块岩石之间有着裂缝。

岩石裂缝不过一尺宽,小家伙的身子却是可以钻进去,只见那岩石下方的岩壁上,有着一个矿泉水瓶盖大小的小坑。

小家伙很是小心的把手上的那滴绿色液体给滴入坑内,随后身子又飞出岩壁,飞回到灌木丛上方,钻入灌木丛内。

没一会,小家伙又手捧着一滴绿色液体飞向了岩石缝隙里,如此往复几次,如同蚂蚁搬家一样。

显然,这些绿色液体应该就是小家伙的粮食,而那灌木丛原本是小家伙存放粮食的地方,只是被苏乐这么一踩,小家伙觉得不安全,选择把粮食给换一个地方储藏。

“痛快,真是痛快,虽说还不能到踏雪无痕、一苇渡江的地步,但毕竟我现在还只是初期,修炼到后面也不是不可以,甚至青云直上也不在话下。”

爬到云山山巅,苏乐很是高兴,游必有方身法确实是厉害,而且确实是可以直接往上的。

不过方法不是那些沙雕网友说的那样,左脚踩右脚,右脚又踩左脚,只要我踩的快就可以上天这么的简单。

到了山顶,苏乐又打了一套百家拳,看了会书,而后才原路返回……

咻咻咻!

苏乐的身影在丛林中穿梭,一脚,踩在了一块岩石上,借着岩石之力,一个纵身比原先要多纵出两米的距离。

“果然,借用硬物要比草木这些软物行的更远。”

苏乐得出了经验,而在他借力的岩石处,小家伙从灌木丛中飞来,小小的眼睛看着手中的绿色液体,亮晶晶的闪着光,然而当小家伙看着消失的裂缝,整个人都懵住了,连翅膀都忘记了煽动,掉在了地上草丛中。

从地上再次飞起,小家伙顾不得身上的草碎末,伸出那小小的手想要搬动石头,可试了几次之后岩石纹丝不动。

半响后,小家伙终于放弃了,就这么仰躺在了岩石上,小小的脸蛋有着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一只蚂蚁爬上了岩石,在小家伙的跟前停了下来,小家伙看到蚂蚁,原本毫无亮光的小眼睛,突然又了亮了起来。

几分钟后,一大批的蚂蚁出现在了岩石上,密密麻麻的很是吓人,这些蚂蚁爬到两块岩石的交界处,如果有外人看到蚂蚁此刻的举动,估计会被吓一跳。

这些蚂蚁正举着手,想要撼动岩石。

小家伙则是煽着翅膀飞在空中,给这些蚂蚁加油鼓劲。

一个小时之后,岩石终于是被推动了一点,原来的缝隙又一次露了出来,小家伙咻的一下便是飞进了缝隙中。

一会,小家伙手捧着一滴绿色液体出来了,小小脸蛋上满是不舍和肉疼,最后小眼睛一闭,手一摊,绿色液体滴落在蚂蚁群中,几十只蚂蚁共同接住这一滴绿色液体,而后欢快的朝着巢穴运送去。

一滴,两滴,三滴……

一连给了五滴,小家伙脸上的肉疼之色是越来越浓,等到所有蚂蚁都走了,看着原本填满的坑洞只剩下了三分之一的液体,小家伙不满的双手叉腰。

最后,小家伙似乎是做了什么决定,小小脸蛋有着坚定之色,煽动翅膀飞出,朝着山腰方向飞去。

书院门口,当小家伙气喘吁吁的扑腾着小翅膀,那双滑溜溜的小眼睛看到露出院墙墙头的银杏树,突然就不敢动了。

小家伙似乎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双小手遮住自己的眼睛,半响后,手指露出一条小细缝,小眼睛透着那手指尖微小的缝隙看向杏树叶。

确定没有什么危险后,小家伙又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转个身煽动翅膀就要飞去。

不过刚转完身,小家伙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又回转身子面向院门,双手叉着腰,表情很是愤怒,小嘴一张一合说了半天后,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飞走。

啊嚏!

书院内,苏乐打了一个喷嚏,有些莫名其妙的揉了揉头发,有谁在背后骂自己?

“先下山吧,再不下山老姐估计要撕了我。”

苏乐看了眼时间,年关将近,自己家也要置办年货了,原来的年货是自家老爸置办的,可自家老爸现在在医院躺着休养,这活自然就落在他的身上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