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怪病

“蒋平,走,晚上出去玩下。”

“算了吧,老板可说了,最近在严打,可别出事。”

“能出个屁事,今天下午的事情多邪门,我干这行这么久了,连别人的坟墓都挖过,可就没挖过这么邪门的石头,我跟你说,遇到这种事情就得给找个女人去去邪。”

“这话说的很对,以前带我出来的老师傅,也是这么说的,这男人和女人嘿嘿一下,那可是能驱邪避灾的。”

简陋的工地厂棚房,四五个民工裹着外套缩着脖子,离开工地朝着老城区方向走去。

每个城市都会有老城区,而每个老城区都有着那特殊霓虹灯光的店铺。

环境不是很好,但却很实惠。

“我先进去了,你们继续挑啊。”

带头的一位,很是熟门熟路的走进了一家店,店里女子娇笑了一声,随后便是见店门卷闸给缓缓关上。

“老胡那狗日的,还真是急。”

“能不急吗,他家婆娘可是每天都要给他发视频的,不快点可就要被查岗了。”

“蒋平,你第一次来这里,我跟你说,那第三家店里的莲儿可是妙的很,老周可是没几下就缴枪投降了。”

“什么没几下,人家莲儿都说我厉害的很。”

“呸,这群女人但凡问起来,就说是最厉害的,这些女人嘴里有个屁的真话。”

蒋平跟着工友,看着那一排暖红色灯光店铺下穿着暴露的女人,心里也是一阵火热,想着自己就这么一次,应该没什么的。

“妈妈,我要这个娃娃。”

“要什么,你家里娃娃那么多,快点跟我回家。”

就在蒋平心头火热,尤其是看到那些女人还朝着他招手就要走进去的时候,边上一家玩具店传来的女孩和做母亲的对话,让得蒋平一下子清醒了起来。

女孩看起来五六岁样子,此刻嘟着嘴被母亲拉走的样子,让他想到自己的女儿,自己女儿同样也是这个岁数,现在正在上幼儿园。

想到女儿,他就想到了妻子,虽然他和妻子是相亲介绍认识,两人之间没有年轻人说的那些浪漫和爱情,可这些年来自己在外面打工,妻子在家里照顾父母还有孩子,把整个家打理的有条不紊的。

有次女儿半夜发高烧,是妻子深更半夜抱着女儿跑了好几里路,敲开村里苏医生诊所的门。

老母亲重病,是妻子晚上在医院陪伴着,白天又回家照顾小孩。

自己妻子是一个好妻子,自己怎么能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情。

想到这些,蒋平双目恢复了清明,也没有了任何杂乱心思,反倒是走到了一旁的玩具店,买了一个娃娃。

自己闺女一直吵闹着要个娃娃,等这周休息的时候,就跟老板请个假给闺女送过去。

蒋平脚步轻快回去,却没注意到,在他的头顶上方,飘落下来一片银杏树叶,在他的头顶盘旋了几圈,最后飘落于地。

“汪汪!”

路边,有女人牵狗漫步街头,就在女人右脚即将踩在那银杏落叶上时,原本安静的狗却是狂叫起来,疯狂朝着后面退去,女子被绳子力量牵扯,脚步后退。

“多多,你怎么了?”

“汪汪!”

……

当晚,回到工地的蒋平,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颗巨大的银杏树,树上布满了深黄色的银杏树叶,而就在他好奇要朝着这银杏树走进的时候,那一片片黄色树叶却是慢慢变成了红色,红的让得心悸。

下一刻,树叶哗哗飘落,却犹如血雨一般洒下。

蒋平吓的揉了揉眼睛,再看去的时候,哪里还有银杏树,那是一位穿着红色嫁衣的女人。

……

“蒋平,出事了?”

次日,蒋平便是看到工头杨老板惊慌失措的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

“老胡他们几人出事了。”

蒋平心里咯噔了一下,昨晚老胡他们几个都没有回来,开始他还觉得可能是在外面开了个旅馆睡觉了,可杨老板这么说,难道是老胡他们几人被抓了。

想到这,蒋平有些庆幸,庆幸自己最后关头醒悟没有参与进去。

“老胡他们现在都在医院,医生说病情很奇怪,你跟我一起去医院那边看看。”

杨老板手上拿着一个袋子,他也是一大早接到的医院电话,当下开着车子朝着医院去,蒋平想了下,还是把昨晚老胡他们出工地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这群家伙,该不会是中毒了吧。”

杨老板很是恼怒,老胡和蒋平这些人,可都是他从一个村子里带出来的,这要是染了病,那他都没法和村子里人交代了。

半个小时后,杨老板和蒋平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也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哀嚎的老胡几人。

当看到老胡几人的情况,蒋平整个人都在发冷颤,这种病他是听都没听过啊。

老胡四人上衣此刻已经是被脱去,插满了管子,那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出现一块块黄色的半圆形斑块,这些斑块布满了全身。

看到这些黄色斑块,蒋平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就是昨晚梦中所出现的那银杏树叶,整个人呆若木鸡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医生,这是什么病啊?”

“目前我们也不清楚,不确定是不是某种皮肤传染病,所以你们只能在这外面看,不能进去以免被传染。”

“啊,情况这么严重吗,那要多久才能治好。”

“这个,得先找到他们的病因才行,目前已经是进行过各项检查了,等检查数据出来我们医院会进行讨论分析的。”

“那麻烦医生了。”

片刻过去,蒋平才回过神来,看到身边的杨老板,急忙道:“杨老板,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到一颗银杏树,你看老胡他们身上的斑块……”

没有隐瞒,蒋平把自己梦中所看到的全都告诉了杨老板,杨老板面色不断变化,他想到了当初他刚进入这一行的时候,参与的深山隧道挖掘工程,努了努嘴道:“这恐怕是中邪了。”

昨天挖出了那块写着有鬼的石头,今天老胡他们就出事,还有蒋平的梦,杨老板瞬间把这些给联系到了一起。

“我去跟公司那边汇报一下,不行就去请咱们村的张师傅来看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