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老凤村的真相

城隍庙内。

那具流血的童子神像,此刻血液却是停止了,半响后,有桀桀怪笑声传出。

“老凤村的事情,和你这外人有和关系?”

庙内,传来女人声音,只是这声音沙哑充满了怨念。

“我确实是外人,但你残害无辜,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管,更何况还是我还是受人之托。”

苏乐冷眼看着庙内,动用望气术,在他的眼中,庙门内鬼气冲天,而在那鬼气之中,有着一张扭曲的女人的脸。

“咳咳。”

被砸飞在地上的张涛,口中吐血,但还是强行站起来,脸上的癫狂之色依然不减。

“儿子,杀了他们,是他们害死了你娘,是他们,把他们都杀光。”

庙门内女人的声音继续传出,落在张涛的耳中如同魔音,让他眼中的红色更浓了几分。

“果然是不配为人母,利用儿子入魔,你可知道他这样将会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轮回。”

“他是我儿子,为我报仇杀光村子里的人,本来就是他应该做的,这是他应该做的,要不是他,我又怎么会落到这个下场。”

庙里女人声音也是有些狂躁起来,苏乐看着张涛,再看了眼身侧朝着自己鞠躬的老人,叹了一口气,走到了张涛跟前,手指,按在了张涛的眉心处。

随着苏乐的浩然正气输入张涛体内,张涛眼中的血红之色开始变淡,然而,当庙里女人再次开始呼唤,张涛眼中的红色又加深了几分。

浩然正气,那是天下所有能量之首,但也有浩然正气不能彻底的存在。

伦理纲常。

刘艳是张涛的亲生母亲,这股血脉伦理之力的呼唤,就算是浩然正气也只能是暂时压制。

“赵正,到了这个地步了,还不说出当年的真相,莫不是你真要看着张涛彻底入魔,而后杀光你们村子里的人。”

赵正被苏乐这么一呵斥,神情变得复杂,看到周围不少村民投来的茫然疑惑表情,仰头闭上了眼睛,当年的事情,他真的是不想再提起啊。

这是老凤村的耻辱,一旦揭开,老凤村的遮羞布就彻底没了。

可他知道,这真相也是藏不住了。

“三十年前,咱们村还没有城隍年祭,而我也还不是村长,刘艳家是我们村最有钱的,因为刘艳外出打工每年都会赚不少钱回来。”

赵正用颤抖的声音叙述着三十年前老凤村发生的事情。

那个时候,老凤村很穷,但村子里的人出去打工的不多,一来是老凤村太偏僻了,要出村都要走好远山路,二来是因为老凤村村民的思想还停留在种田种地的农民思想上。

刘艳,不算是老凤村第一个闯出去的,但却是第一个赚到钱回来的,每年过年回来都会带一大堆东西。

化妆品,好看的衣服,好吃的糖果还有钱……

对于老凤村的村民来说,哪里见识过这些,许多村民便是心动了,而刘艳说她是在南方的一家服装厂上班,那厂子缺女工,可以带村子里的女孩子一起去赚钱。

许多女孩便是跟着刘艳一起出去了,过年时候,这些女孩子也跟刘艳一样穿着很是靓丽,也都赚了钱回家。

不过,也有女孩过年没有回来的,刘艳解释说是因为厂子里忙,春节也要开工的,可以有双倍工资,就留在厂子里工作了。

对于刘艳的话,村民们都很相信,毕竟拿回来的钱是真的,而且自家姑娘们回来说的话也都跟刘艳一样。

原本按照这情况,刘艳应该是村子里致富的带头人,哪怕有一两家的姑娘,按照刘艳说的,在南方大城市不小心被车撞死,还有的出意外摔死了,村民们也都没怪刘艳,只觉得这几个姑娘命薄。

毕竟,刘艳可是自己拿出钱给死了姑娘的家里人当补偿的,这钱可抵得上村民好几年的收入了。

村子里的人,提到刘艳都会翘起大拇指。

直到有一年,有一家村民的二女儿也是长大成人了,想着自己姐姐跟着刘艳姐出门打工,能赚那么多钱,能买那么多好吃的,还有新衣服穿,说什么也要跟着出门去打工。

然而这户人家出门打工的大姐说什么也不同意妹妹跟着出去,被家里人逼着急了,无奈才说出真相。

原来,他们出门去南方,根本不是进服装厂打工,而是被刘艳给带出去卖。

一开始还有女孩不愿意,想要回家,却被刘艳找来的几个打手给狠狠打了一顿,这些女孩只能是屈服了。

当然,也有不屈服的,可最后的结果却是被刘艳给活活打死和折磨死。

能够回来过年的女孩,都是已经屈服在刘艳的棍棒之下,加上这种事情要是说出去,他们也没有脸面见父母亲人,便是配合着刘艳演戏。

知道了真相,这户人家做父母差点疯了,立刻是找到了村长,将事情告知给了村长。

当时的村长也是被气到了,可这事情不能声张啊,这要是声张出去,老凤村的姑娘们都在外面卖的,那其他村子里的人怎么看他们老凤村。

老凤村的男人还怎么讨媳妇,老凤村的姑娘们哪里还有媒婆上门提亲。

村长安排了几个年轻人,让他们去南方,把刘艳还有那些女孩给带回来。

赵正,便是当时几个年轻人的为首之人,因为只有他读过初中,也去过县城几次,算是有在城里生活的经历。

赵正带着几个村民前往村里那女孩所说的地址,也是找到了刘艳,不过在带走刘艳和解救村子里其他女人的时候,遭遇到了刘艳的姘头,也就是大手头目一伙人。

双方也是爆发了一场恶战,好在的是赵正他们这些小伙子长期干农活,一身力气不小,而这些打手看起来满身横肉的,可天天酒池肉林的,只是外强中干罢了。

看到自己的姘头打不过赵正这些人,刘艳立马哭求赵正放过她一马,因为她知道被抓回村子的下场。

她拿钱诱惑,并且保证给赵正他们找各种女人,不过赵正不为所动,最后无奈之下,刘艳只能是打感情牌,说自己生了一个儿子,如果自己被抓回去,儿子没人照料,肯定会饿死的。

原来,刘艳最早的姘头是另外一个打手,她还和对方生了一个儿子,只是那姘头在前不久,就因为犯事被抓了进去吃了花生米了。

赵正看着刘艳苦苦哀求,心里也是觉得小孩子是无辜的,但刘艳是必须要带回村子里去的,最后想了下后,他将刘艳还有刘艳的儿子一起带回了村子里。

至于村子里的其他女人,有的觉得自己实在是没有脸皮回家了,赵正也没强求,而那些愿意回家的,则是跟着赵正一伙人一起回去。

因为这件事情不能曝光,赵正他们进村是趁着黑夜进的,进了村直接是带着刘艳到了城隍庙前。

那里,村长还有那些被骗的女孩的父母亲人已经是在那里等候了。

见到刘艳,这些人无比愤恨,那些女儿被刘艳给折磨死的村民,二话不说拿着棍棒就朝着刘艳打下去。

群雄激愤下,没有人能阻拦,等到众人怒火稍微减少一些,刘艳已经是死了。

刘艳被打死了,村民们一点也不觉得有错,这样的女人就该被打死。

甚至有不少村民还要把被赵正带回来,不过两岁的刘艳儿子一起给打死,最后还是赵正拦住了。

孩子,到底是无辜的。

他劝说住了村民,说一个两岁的孩子什么都不懂,只要不告诉他真相就没事了。

可赵正和村民们并不知道,在刘艳被棍棒打的时候,她的儿子曾经醒来过一会,睁开过眼睛。

刘艳死了,尸体被丢到后山给草草掩埋了,而那些回村的女人,很快也是被安排嫁到外村去了,这件关乎老凤村声誉的事情,总算是处理好了。

可没想到的是,刘艳死后没多久,村子里就发生了怪事,先是老村长离奇死亡,接着又有好几个村民跟着。

就在村子里人心惶惶的时候,村子里来了一个道士,那道士告诉村民,村子里发生怪事,那是有恶鬼在害人。

恶鬼。

赵正他们这些知道城隍庙里发生过事情的村民,直接是联想到了刘艳,赵正便是请了道士到家里坐,面对道士也是如实告知了实情。

道士听完之后便是确定,就是刘艳的鬼魂在害人,还说刘艳怨气冲天,要想化解不是那么容易。

赵正请求道士一定要救救大家,道士思考了一会,最后给出了一个办法。

以城隍神灵镇压。

道士先让赵正他们挖出刘艳的尸骨,然后给制作成童子,摆在城隍爷神像边上,又说这是你们村子里发生的事情,你们现在供奉的城隍爷不行,得换个城隍爷,最好是曾经你们村子里出过的厉害人物。

赵正找了村子里的老一辈询问村子里的过去,挑来挑去,发现老凤村的先人最厉害的也就是在清朝时候出过一位秀才。

这位秀才也是村子里曾经的大善人。

道士了解了这位秀才的过去,告诉赵正这秀才可以当城隍爷,让赵正给这位秀才修建神像,同时告诉赵正,只要耗费七七四十九年,城隍爷的仙威就会彻底化解刘艳的怨念。

出了这么一趟事,那些受害家庭的村民,都不想再让子女出村了,害怕再出一个刘艳来。

赵正却觉得这样不行,如果村子里的人都不出去,那老凤村不就和外界脱钩了。

最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只能让那些诚实正直的人出村,至于那些好吃懒做和心术不正的,坚决不允许他们出村。

铁箱问神,就是这么搞出来的。

借用城隍爷的名义,阻止心术不正的村民出村。

孩子出村求学读书,还有村子里女孩嫁人,赵正并不会阻止,而那些被赵正打上好吃懒做标签的村民硬是想要出村,赵正就会让他们上铁箱子。

他宁愿这些人被烧死,也不愿意他们出村败坏村子的名声。

听着赵正讲述真相,苏乐有些哑然,纵然他已经是知道了大半,可还是有些震惊。

目光看向一侧朝着自己鞠躬抱拳老者,苏乐总算是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请求自己了。

虽是善人,死后也被供奉成为城隍,可未经赦封,未经天地认可,没有城隍之实,论实力还不如一个山野精怪。

这样的城隍,怎么可能压制的住刘艳的怨念。

当年的那位道士,与其说是让城隍镇压刘艳怨气,不如说是让刘艳怨魂吸收香火之气,壮大怨魂。

这是一个养鬼局。

城隍神像破灭之时,就是刘艳脱困之日,到时候整个老凤村将惨遭血洗。

好狠毒的一道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