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她确实该死

汪汪汪。

深夜。

老凤村的狗的叫声,打破了宁静。

“你们要干什么?”

“放开我们,你们这是犯罪。”

张莹莹五人,此刻被村民们给押着,面对这些手持镰刀锄头的村民,五人不敢反抗,只得乖乖跟着走,可最后才发现,他们竟然被村民给带到了城隍庙前。

难道是在城隍庙做的事情被村民发现了?

张莹莹几人面面相觑,时间回到昨晚。

张茜手上拿着照片哆嗦时候,左晨刚好是走了进来,原来是怕张茜和张莹莹饿了,给准备了一份饺子。

放下饺子,左晨便是离去了,而张茜这个时候才敢回答张莹莹的话。

“这照片上的是张涛。”

“你是说左晨大大,估计是大大住在这里的时候拍的照片吧。”

“不是啊,这照片上面有拍摄日期的,拍摄日期是2019年,两年了,左晨大大两年前就在这村子里了,他跟我们说谎了。”

张茜的声音都有些要哭了,张莹莹心里也是一突,拿过相片来看,这张相片是在城隍庙前拍的,除了张涛之外还有几个人,而在相片的右下角有着一个日期。

2019年7月21号。

“左晨大大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谎啊,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啊。”

“目的……”

张莹莹心里一惊,她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

她和张茜包括周越他们,原先并没有见到过左晨大大,这是第一次见作者本人,在这之前他们连左晨大大长什么样都不知道。

“张茜,如……如果……要是这个张涛并不是左晨大大呢?”张莹莹因为自己的这个猜测而有些不寒而栗。

“不是左晨大大,那会是谁?他为什么要冒称……”

张茜也是愣住了,只是话还没说完,院子外面便是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没一会门被推开,一群手持火把的村民闯了进来。

再然后,另外一间屋子的周越他们也被村民给带了出来。

没有张涛,张涛不在人群中。

……

“说,张涛在哪里!”

城隍庙前,村长赵正怒视着张莹莹几人。

“我们不知道,他说出去解手一下,然后就没有回来。”

崔阳颤抖着解释,昨晚张涛在房间待了一会就出了屋子,半个小时都没有回来,正当他和刘俊还有周越想着出门去找找的时候,村民们就一拥而入把他们给抓来了。

“不知道,你们怎么会不知道的!”

赵正怒不可遏,而边上的村民们则是怒视着崔阳他们。

“那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崔阳一开始觉得是城隍庙的事情暴露了被村民知道了,可看眼前这架势好像又不是。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村刚刚死了四个人了,这都是你们害的,你们得给偿命。”

一位村民提着镰刀就冲了过来,赵正见状一脚踹去,将那村民给踹飞了出去。

“村长,你怎么还帮着外人啊。”

“现在不是处置他们的时候,而是要找到张涛。”

“村长,我早就说了,张涛这小畜生不能留,当初就该给除掉。”

“狼心狗肺的畜生,没有我们他早就死了。”

“都给我闭嘴。”

赵正大喝一声,压住了暴怒的村民,然而下一刻,一道身影从遥远处飞了过来,直挺挺的摔落在了庙门前。

“是庙祝。”

“庙祝怎么会?”

躺在地上的尸体,真是老凤村的庙祝,在村民中地位甚至还要在村长之上的存在。

可现在,这位庙祝的尸体就当做沙包一样的给丢了过来。

“那小畜生……难道……”

赵正看到庙祝的尸体,面色瞬间变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推开庙门。

所有村民,包括张莹莹他们,目光第一时间扫向了城隍庙内,下一刻整个现场一片寂静。

城隍庙内,城隍神像已经倒塌摔落在了地上,沙子流淌一地,而在那神台上,此刻却是有着血液汩汩流出。

血液,来自于那两尊童子神像。

相比起村民和张莹莹等人因为震惊而悄无声息,赵正面如死灰。

“村长,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村民们心中,城隍爷那是最厉害的,可现在城隍爷的神像都碎裂了,岂不是他们村子要遭灾了?

“走,所有人现在都离开村子,立刻就走,什么都不要管也不要拿。”

看着村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赵正大声喝道:“没听到吗,让你们走,要想活命立刻就跑,跑出村子,能跑多快就多快。”

赵正当了几十年的村长,在村子里的威信很高,虽然村民们不知道村长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还是下意识的服从。

而且,城隍庙的诡异也让他们害怕。

所有村民,几乎是如鸟兽一样朝着村口跑去,还有的聪明的直接是朝着后山跑,反正出村又不是一条路,四面八方都可以跑,只要跑出村子范围就可以。

然而,这些村民还没有跑多久,便是传来了哀嚎声,这让跑得慢的村民们纷纷停下了脚步,恐惧的看着前方黑暗。

黑暗之中,一道身影走了出来。

“跑,你们跑的掉吗?”

张涛咧着嘴笑,他的手上提着一把弯刀,血液顺着刀尖不断的滴落。

“作者大大!”

崔阳下意识的开口,张莹莹却是打断了他。

“他不是作者大大,他是张涛,在老凤村土生土长的张涛。”

张莹莹凝视着张涛,张涛笑了,也不否认,道:“没错,我不是什么作者,我叫张涛,从小就在老凤村长大。”

“你为什么要骗我们?”刘俊有些不解。

“骗你们,我可没骗你们,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你们那位作者大大想要做的,只是,他胆子太小了一些。”

张涛脸上有着遗憾的表情,在这个时候他不急着动手了,他享受着众人恐惧的目光。

看在你们是无辜卷入进来的,我可以告诉你们真相,也好让你们死的明白。

“其实,我也是左晨的读者,我给他私信我们村城隍年祭的事情,刚好呢,他也要找灵感,便是来到了我们村,住在了我们村子里。”

“我告诉了他关于我们村城隍年祭的秘密,和你们一样,他也推测出来了村长和庙祝的把戏,而且速度比你们要快许多,不愧是写小说的,推理和洞察能力就是强。”

“接下来你们也知道了,他给你们这些读者发了一封邀请函,邀请你们一起来揭穿,其实事情到这里都在我的计划中,他只要安稳的等你们到来,然后毁掉城隍神像,我也会你们连夜离开村子的,毕竟,他是我喜欢的作者。”

“可没有想到,他的好奇心太重了,或者我更应该称之为作者的直觉,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他说他不明白村长和庙祝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是为了控制村民而谋取私利,可庙祝和村长都是单身汉,无妻无子的,赚再多的钱也没用,更何况在这老凤村生活,根本就不需要多少钱。”

“他跟我说,怀疑这里面有其他不为人知的内幕,而且他觉得城隍庙的秘密可能还没有被发现,他想要晚上再去城隍庙打探一下,你说,他怎么就这么倔呢?”

“打探就打探,可他……可他不该动童子神像的啊。”

张涛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突然狂躁起来,“那是我妈的血肉,他凭什么摸我妈的血肉。”

“他摸了我妈的身体,我……我只能杀了他……他是活该……活该。”

张莹莹几人看着张涛癫狂模样,知道张涛恐怕是疯了,可让他们不解的是,张涛为什么要毁掉城隍神像,还有,他一个人是怎么对付的了这么多村民的。

“刘艳,你个贱人,当初就该把你还有你生的这小畜生一起给打死,我就不该仁慈的。”

庙门内的赵正也是突然怒吼起来,张涛听到赵正怒骂自己母亲,面色瞬间冰冷。

“你敢骂我妈,我要你死,我要你们全部人都死。”

说完,张涛突然竖起了耳朵,脸上的阴狠表情又变成了笑容。

“妈,嗯……放心,我听您的,他们一个都逃不掉,杀光,我会杀光他们。”

张涛的眼中有着血光,仿佛入魔,举着弯刀,冰冷的眼神看向众人,就好像看待宰的牲畜一样。

“你妈,确实该死。”

就在张涛举起弯刀时候,身后黑暗中传来声音,听到声音张涛转身就朝着身后劈去。

然而,想象中的血液飞溅场景没有出现,张涛脸上有着不可置信,下一刻,虎口传来剧烈疼痛,手一松,弯刀掉落在了地上。

“苏乐!”

张萌萌看着从黑暗中走出的苏乐,脸上有着惊喜之色。

“你敢说我妈,死……死……你必须死。”

虽然丢掉了弯刀,但张涛的癫狂状态有增无减,人便是朝着苏乐扑去,苏乐也不客气,直接一记百家拳将张涛给砸飞,同时目光看向了庙门里流血的童子神像,冷笑道:

“生前作孽,死后还将亲生骨肉化魔,刘艳,说你该死可曾有错?”

PS:大家在章节后面多多留言,好让小野知道大家喜欢什么样的剧情,或者加群讨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