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城隍庙的秘密

老凤村的城隍年祭,很是隆重。

所有村民在年祭那天,庙祝会指挥着几个村民将城隍爷从庙宇中抬出,绕着整个村子一圈,然后抬回到庙宇。

村民们开始是待在家里的,随着城隍神像路过家门而后跟在队伍的后面,直到最后来到城隍庙前的广场外。

城隍爷神像抬回庙宇的时候,时间也差不多是到傍晚了,这个时候庙祝会让人抬着一具铁箱子出来,将铁箱子给放在庙门的广场处。

紧接着,村长上前代表村民拜祭城隍爷,拜祭完之后村长会走出来,主动进入铁箱子,接着由庙祝把箱子给关上,再让村民将柴火给摆好,把箱子给放到柴火上,然后由庙祝亲自点火。

柴火燃烧的时候,每家每户都会出一个男丁,跟着庙祝进入庙里拜祭城隍爷,等到所有人都拜祭完之后,庙祝会出来把庙门给关上。

而是个时候柴火也烧的差不多了,庙祝众目睽睽之下打开箱子,结果箱子里面是空着,而后便是庙门打开,村长的身影从庙里走出来。

“这就是整个年祭的过程了,你们也去看过城隍庙了,大家讨论一下,村长和庙祝的把戏到底是怎么做的?”

左晨的话让张莹莹几人陷入了思考,城隍庙他们刚刚也去看过,整个广场除了几根石柱之外,再也没有任何遮挡物。

站在广场外的村民,可以清楚的看到庙门口的动静,也就是说,村长想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偷偷溜进庙门是不可能的。

另外,整个城隍庙也只有这么一个门,虽然靠着屋檐下面有几个纸窗,可也都在前面,而且整个高度人是很难爬的上去的。

“会不会烧柴火的下面有暗道直接通往城隍庙里,而箱子的底部也有机关可以滑动打开的,村长通过暗道溜回了庙里。”刘俊提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可能的,柴火堆积起来之后,铁箱是脱离地面的,就算铁箱底部有暗格,出来之后压在柴火上也是会有动静的。”

左晨摇了摇头,周越想了下道:“如果不是暗道的话,那这村长很有可能压根就没进入铁箱,我明白那庙祝为什么要用铁箱了,因为铁箱本来就重,少一个人的重量,那些抬铁箱的人也不会发现的。”

周越越说越激动,随后又手指着左晨画的城隍年祭的素描图。

“你们看这里,村长拜祭了城隍爷之后,走出庙门,而铁箱就放在离着庙门不远的地方,很有可能暗道就是在这里,村长进了箱子,直接打开箱子底部的机关,再打开地下暗道进入庙里,这个时候箱子其实就已经是空的。”

啪啪啪。

崔阳鼓起掌来,激动接话道:“就是这样的,因为关箱子的是庙祝一个人,看到村长进入暗格,庙祝合上铁箱并且上锁,而抬箱子的村民因为铁箱子自身的重量,无法分辨箱子里是不是有人。”

众人很是激动,因为他们觉得破解了村长和庙祝的把戏了。

“你们的推测看起来很合理,但却存在一个漏洞,广场上有没有暗道我不确定,但庙里肯定是没有暗道的,因为城隍庙地下是厚岩石,我问过村子里的老人,这城隍庙当年最早就是建立在岩石上的,只不过后来进行了修建,但地基是没有改过的。”

“要想在地下打一个地道而不被村民发现,那几乎是不可能的,工程量太大了。我进去过城隍庙,也仔细观察过,没有发现有任何暗格的迹象。”

左晨的话让得张莹莹几人激动的心情一下子又没了。

如果不是暗格,那这村长又是怎么从箱子变到庙里去的?

众人陷入了沉默,张莹莹的目光盯着图纸,半响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拿过图纸仔细研究了一会。

“莹莹,你是有什么发现吗?”张茜看到张莹莹拿着纸笔画着,在一旁好奇问道。

“我有一个猜测,但还不是百分百确定。”

“说说看。”

张莹莹放下了笔,说道:“穿墙魔术不知道大家看过没有,就是魔术师站在墙的一边,而后助理用屏风盖住,接着助理撤走屏风,魔术师消失,紧接着助理把屏风挪到墙的另外一边,魔术师又从墙里走出来。”

“我们都知道穿墙术肯定是不存在的,魔术师其实一直都躲在屏风里,只是因为视觉上的差距,加上魔术师跟着屏风的伸展而挪动的脚步,所以观众发现不了。”

看到众人还是有些疑惑,张莹莹又手指了指图纸上的石柱。

“我一开始还好奇,为什么广场上要建造这么多的石柱,可我突然发现,如果村民是站在广场外看的话,那其实就和在台下看魔术的观众是一样的,这些石柱很有可能就是用来遮挡村民视线的。”

“你们看这铁箱子,高度差不多有一米多高,如果这铁箱子侧面可以打开的,完全可以遮挡一个人在地上爬行,爬行到箱子一侧的石柱上,而以石柱的高度和宽度,躲一个人是绰绰有余的。”

“等到其他村民来抬箱子的时候,大家的注意力就会被箱子所吸引,而不会注意到在箱子后面的石柱上还躲着个人,同时趁着村民们的注意力在箱子的时候,他再偷偷溜进庙里。”

“你这猜测有些道理,可万一这个时候有村民目光看向庙门呢,这个随机性太大了,我感觉村长和那庙祝不会冒着大的风险。”刘俊摇了摇头,有些不认同。

“不会的,就算有村民这个时候看向庙门,也看不到村长的,因为他们的视线都被石柱和抬箱子的村民给遮挡住了。”

张莹莹很是笃定,继续说道:“就跟那穿墙魔术一样,魔术师的脚步随着屏风的伸展挪动而挪动,这村长也是跟着抬箱子的人的角度去移动。”

“箱子可以遮盖住他的身形,再加上石柱给村民们带来的视线死角,只要计算的准确是可以做到的。”

“别忘了左晨大大说的,抬箱子的队伍最前方领路的是庙祝,庙祝可以控制抬箱子队伍的方向和前进速度。”

刘俊几人被张莹莹的这个猜测给震惊到了,如果这是真的,那这老凤村的村长和庙祝也太厉害了。

“我觉得张莹莹的猜测很有可能,不过还是那个问题,村长躲在了哪里?箱子放在柴火上烧的时候,村民们可都要去庙里祭拜的,如果村长提前一步进去,会被拜祭的村民发现,如果等到祭拜完村民们都出来后再进去,那个时候不存在视线死角了,是躲不过外面围观村民的眼睛的。”

左晨开口,他的问题却没有难住张莹莹,张莹莹的手指着左晨拍摄的城隍庙里的照片。

“神像,这城隍庙里有三具神像,左右两边的神童神像有些小,但中间这座城隍爷神像,如果是空心的,不就刚好可以藏个人吗?”

张莹莹很激动,总结道:“没猜错的话,老凤村的村长利用石柱导致村民们出现视线死角,然后流进城隍庙里,接着就躲在神像中,等到村民们都祭拜完,庙祝把庙门关上,他就可以从神像里出来,大摇大摆的打开庙门了。”

“莹莹,你真是太棒了,简直就是中国版的福尔摩斯。”

张茜很是夸张的抱着张莹莹,其他几人也是朝着张莹莹竖起了大拇指,这倒是让张莹莹有些不好意思了。

“这只是我的猜测,还没有验证呢。”

“我觉得应该就是这样的,至于验证那很简单,咱们只要去城隍庙看看城隍爷的神像是不是空心的就知道了。”

“城隍庙晚上是没有人的,咱们可以晚上前去,城隍庙的锁很破旧,一拽就开了,我原先就是这么进去拍照的。”左晨提出了办法,众人也是认同,现在就等晚上的到来了。

……

“院长救命!”

信州书院,苏乐此刻却是在琢磨那一封信里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信封里除了一张字条还有一张插图,,插图画的是一座城隍庙。

这城隍庙,和他先前突破二品时候所见到的鞠躬行礼的老者身下的城隍庙一模一样。

也就是说,这封信是那位老者写给自己的,想要寻求自己帮忙救他。

可这城隍庙在那里呢?

他网上查了许多城隍庙的图片,没有一座符合。

找不到,苏乐也就不找了,是你自己不写个清楚,不是我不帮你。

伸了个懒腰,苏乐关掉手机图片搜索,点开了朋友圈,刷了几页正准备放弃,突然被一张照片给吸引住了。

城隍庙,那插图里的城隍庙出现了。

发照片的是张莹莹。

苏乐对自己这个相亲对象还是有印象的,虽然因为陈欣雨的事情,导致了相亲中途结束,不过两人在这之前加了微信,只是没有聊过天。

“在吗?”

等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消息回复,苏乐返回了朋友圈,看了眼张莹莹朋友圈下面的定位。

老凤村。

手机搜索了一下,发现这老凤村离着自己这边也百公里的距离,他决定亲自开车去一趟。

出发之前,苏乐想了下给张莹莹发了一条消息。

“看到消息的话立刻回我个电话,另外如果遇到什么事情和这城隍庙有关的话,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