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这么有钱开啥书院啊

信州某酒店。

“感谢各位老师。”

刘金生举杯,很是满意自己这一次的操作。

没错,网上抨击信州书院的文章全是他让人写的。

朱文涛被抓,刘金生并不甘心,他下面一位年轻人给他出了个招,就是在网上抨击信州书院。

文章内容都是真的,只不过是以另外的角度来解读。

这是针对信州书院的阳谋。

可不要小看这些文章,一旦节奏被带起来,引起了广大网友的讨伐,最好是一些老同志的不满,市里为了影响也会对信州书院做出处置的。

至于写文章,在座的这些文人,要说让他们写一些卖座的作品,那是不一定能做到,但是写文章抨击,这些人可都是强项。

作为传统作家,哪个不是久经骂战的,写骂人抨击人的文章都是一绝。

最关键的是,这些个传统作家,本身有几位就是体制的,有一定影响力,只不过是在一些清水部门,请吃个饭啥的就可以搞定了。

对于刘金生来说,他不遗余力的针对信州书院,不仅仅是因为信州书院抢了游客那么简单。

三江书院每年靠游客没几个钱,主要是拨款和补助,这信州书院搞得那么红火,万一上面也对三江书院实行承包改革,那就丢了饭碗了。

面对有被砸饭碗的风险,他自然得全力出手。

“刘院长,这还不够,我觉得应该拿信州书院和三江书院进行对比,我这就写一篇文章,就写三江书院在繁华都市坚守文化的底线。”

“贾老师,那真是太谢谢了,我敬您一杯。”

“刘院长不必客气,身为信州的文化圈子的一员,维护信州文化的纯净,那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现在这社会,像贾老师还有诸位老师这样坚守底线的作家不多了。”

刘金生一副动容神情,这话引起了这几位的共鸣。

“谁说不是呢,上次文化大会,遇到几个网络作者,年纪还都没有我儿子大,市里竟然给安排到前面席位,就因为他们写的那些玩意能挣钱,这也太不像话了。”

“没错,文化怎么能用钱来衡量?”

“我还给网站投过稿子,可网站编辑竟然说不能签约,说没有商业价值,一切作品都只需要商业价值,那文学岂不是毁了。”

“对对对,几位老师说的对。”

刘今生嘴上附和,心里却是不以为然,那些网络作者写的确实算不得精华,可你们的作品也没好到哪里去。

什么农民工进城后遇到的寡妇嫂子,这方面你们写的比那些网络作者还要过线,还美曰其名这是底层人物的真实写照。

……

“这比我们图书馆收藏的还要好啊,绝对是真迹。”

“难以想象,原来这才是《永乐大典》真迹。”

几位从京城来的专家,仔细研究这三本永乐大典,时不时发出惊叹。

“老夏,什么意思,我怎么听这几位专家说的有些糊涂了。”

这才是真迹,难道国家图书馆收藏的是假的?

季月池很是不解,拉着夏言冰开口询问,苏乐在一旁也是投去好奇目光。

夏言冰看着周围没什么外人,苏乐又是这三本永乐大典的拥有者,压低声音道:“其实关于图书馆里的《永乐大典》是不是真迹,馆里一直有不同的意见,有专家认为现在存世的《永乐大典》,只不过是嘉靖时期的复刻本,正本要么是埋在了长陵,要么就是永陵。”

“当年郭挖墓,一开始就是想挖的长陵,只是当年技术水平不行,便改为永陵,结果发现永陵也很难挖,最后才拿定陵试手。”

“另外当年为什么会破坏了那么多文物,就是因为当时的考古队只是拿定陵来试手,对于文物就不在意了。”

苏乐听懂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秘辛。

可怜的万历皇帝,估计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坟墓被挖,竟然只是拿来试手。

也就是说,自己藏书阁的这三本永乐大典很大可能是真正永乐皇帝时候修的永乐大典的正本。

那价值是真的牛逼大了。

“苏院长,这三本永乐大典太珍贵了,我们打算召开更多的专家进行研究。”

“研究可以,但是不能带出藏书阁。”

看这几位专家的表情,苏乐知道要是不让他们研究,估计各种高血压心脏病啥的都得爆发。

“这个?”

这些专家没想到会是这样,目光看向了季月池。

“这是小苏的私人财产,我们市里也是尊重小苏的。”

季月池这话一说,这些专家就懂了,活了这么久,虽说是搞研究的,但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

能够拥有《永乐大典》,还能让市里这么让步,这位小苏院长不简单。

这也让跟着来的国家图书馆的副馆长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

按照他的想法,一旦确定了是真的,就立刻给送到京城去,由他们图书馆进行收藏。

可现在看来要想实现这个目标,恐怕有些难了。

因为不能把书带走,这些专家们也是赖在书院不走了,而好些个专家在欣赏完《永乐大典》后,也是看起来书架上其他的书。

这一看,这些专家的神情是越来越震惊了。

这些书,竟然全是古籍,囊括了天文地理,风土民情,诗词散文,甚至还有医学、各类传统职业书籍。

虽然这个数量比起国家图书馆还差很多,可国家图书馆那是集全国之力收集的,而这只是一个私人的藏书阁。

这些书,除去那三本《永乐大典》价值不可估量,就其他书的价值加起来也都破亿了。

这份实力太强了。

“各位老师,咱们想想该怎么把这《永乐大典》给弄到咱们图书馆去”。

听到副馆长的话,这些专家全都用古怪眼神看向他。

“各位老师这是怎么了?”

“咱们图书馆能拿出几个亿吗?”

“几个亿?一个亿应该没问题吧。”副馆长想了下,几个亿恐怕不行,但要是花一个亿买永乐大典还是没问题的。

“你觉得花一千万买一个亿万富翁的传家宝,对方可能卖吗?”

专家的反问,副馆长下意识回答道:“买不到。”

问话的专家手指了指书架上的其他书籍,道:“这些书就价值上亿了,你觉得人家一个亿可能会卖吗?”

副馆长沉默了。

这个世界怎么了,一个三四线小城市的一个普通书院,竟然藏书价值过亿。

……

次日,网上关于信州书院的抨击信息越来越多,在抨击信州书院的同时,也在赞扬三江书院,有明显赞扬的,也有隐晦对比的。

也确实,引起了许多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书院给私人承包确实是不应该的。”

“这么一对比,三江书院每年花钱举办一些经典文学作品的研讨会,才是真正书院该做的事情。”

“我感觉这才是真正的书院,相比之下信州书院就是一个纯粹的商业场所了。”

……

刘金生看着网友的评论,脸上有着得意之色,自己的计划成功了。

“小许,你很不错,今年咱们书院评选先进个人,你把自己的材料组织一下交给我。”

“谢谢院长。”

刘金生身后一位身材削瘦的年轻男子面露狂喜之色。

“好好干。”

刘金生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而后目光又重新落回屏幕上,他准备亲自上线带节奏。

只是,他的字还没有打完,屏幕右下角突然跳出一条推送新闻。

“举世震惊,上饶信州书院发现《永乐大典》,专家判断很有可能是真迹,这三本永乐大典的发现,将会填补《永乐大典》缺失部分。

看到这条新闻,刘金生愣了一下,乳等到点开查看之后,面色变得一片惨白。

“你……特么一个身家上亿的人,经营个什么书院,这不是坑人吗?”

新闻里,报道了信州书院藏书价值上亿。

“院长,网上的评论有些不对劲了。”

听到身边小许的提醒,刘金生目光看向网友评论,虽然,他心里已经有所预料了。

“我靠,我承认我刚刚错了,这要都不算传承文化,那就没有什么是了。”

“永乐大典啊,那可是传说中专升本四件套之一啊。”

“专升本四件套,什么鬼?”

“找回永乐大典,上交传国玉玺,研究出光刻机,攻克核聚变技术,传说中的专升本四件套,一看楼上就是不看小说的。”

“重点不只是永乐大典,还有那价值一亿的古书书籍啊,这么一比,三江书院简直就是个弟弟。”

“何止是弟弟,那就是孙子啊。”

“牛逼了,我愿意称呼信州书院为最强民营书院。”

“我已经前往信州书院的路上了。”

叮铃铃。

刘金生的手机响了,看着来电号码,心里一跳。

“刘金生,你搞什么鬼,在网上抨击信州书院?”

“领导……我……”

“写文章的人已经是说了一切了,你现在就来局里。”

嘟嘟嘟,刘电话挂断,刘金生脸上已经满头大汗。

“院长,我回去准备材料?”

“我回去尼玛,滚,不要让我见到你!”

Ps:昨天元宵书友在群里说应该加更,想想是的,今天三更送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