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深不可测

“一个书院,过度娱乐化,现在社会已经是娱乐至死的时代?”

“一个书院靠着爱情幌子迎来游客高峰,到底是传统文化宣传的创新,还是文化的泡沫?”

“这是社会的悲哀,也是娱乐的狂欢。”

网上,突然出现的大规模关于自家书院的文章,引起了苏乐的注意。

这一点,苏乐觉得自己要感谢现在的大数据时代,感谢那些软件偷窥自己的隐私和爱好。

因为以往关注过自家书院在各个平台的信息,苏乐现在只要打开这些平台,就会被推送许多和自己书院有关的信息内容。

“贾成山,信州作协会员。”

“宋玉,信州文化所二级调研员。”

……

看着这些文章的作者,苏乐眉头紧锁,他不是傻子,这明显是有人要搞自己。

有人看不惯自家书院的运营方式,那很正常,可突然这么集中的抨击,那就不正常了。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这些文章的作者实际上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属于传统文化圈子。

这是有人再搞自己啊。

本来,苏乐可以不搭理这个东西,有着749局的撑腰,没人能够拿他书院怎么样。

不过看着书院数据里下跌的传文点,苏乐那件一个糟心。

自己没有使用传文点,那么传文点下跌只有一个理由,就是这些文章影响到了书院的声誉,让得不少网友对书院的观感不好。

为了书院的声誉,苏乐也不能放任这些人在网上继续抹黑书院。

“小苏院长在吗?”

就在苏乐思考该怎么给回击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喊声。

“有什么事情吗?”

看到先前在藏书阁的老人找自己找到后院来,苏乐有些疑惑。

“小苏院长,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那三本《永乐大典》是真的。”

“真的啊,那是好事。”

苏乐表情很是平淡,这让季月池原本要说的一大堆话,一下子给咽在喉咙。

这可是永乐大典啊,华夏文明的珍贵结晶啊。

不该很激动的吗?

苏乐不激动的原因,是因为先前他就已经猜测到《永乐大典》是真的了,既然猜到了那自然就不会太激动。

不过苏乐现在倒是有些期待藏书阁二楼乃至于更高楼层的书了。

一层都有《永乐大典》这样的珍贵书籍,那么更高的楼层呢?

“小苏院长,一会市里会来人,另外京城那边的专家教授也在赶来的路上,会来做最后的确认,一旦确认真的了,那将会轰动整个文化界。”

季月池很激动,要是确认真的,那他也算是发现者,毕竟是他给国家图书馆发的消息,后面专题是肯定会提到他的。

到了他这个年纪了,求的是什么,不就是一个名吗?

“京城也要来人?”

苏乐皱了下眉头,这动静有些大了啊。

“对的,小苏院长咱们先去藏书阁那边吧,市里来人要到了。”

苏乐跟着季月池到了藏书阁,此刻藏书阁已经是出现一大群人了。

“季老师。”

为首中年男子认识季月池,笑着握手。

“钱主任,这位是信州书院的负责人苏乐,那三本《永乐大典》是苏乐买来的。”

季池月给这位钱主任介绍苏乐,钱主任笑呵呵的主动握手。

“好,小苏院长很不错,现在你这样的年轻人不多了,等到京城的专家过来,确认了书籍是真的话,市里是不会亏待你的。”

原本还笑着和这位钱主任握手的苏乐,脸上的笑容一下子收敛了。

什么意思?

这是要我把《永乐大典》上交?

不说藏书阁的书根本拿不出来,就算能拿出来,那也是我的私人物品,凭什么上交?

“《永乐大典》一册在拍卖会上卖了数千万。”

面对这种拎不清的领导,苏乐也不绕圈子,直接一句话给挑明了。

怎么,市里是要拿钱给买过去吗?

钱强脸上的笑容僵硬,他虽然主管文广部门,但不算本体系出来的,是从税务部门调过来,对于《永乐大典》也只是听说过,并不知道真正的价值。

只是知道如果《永乐大典》归属市里,那就是他的一大功劳了。

一册数上千万,这笔钱部门不是没有,但不能这么花掉。

“小苏同志啊,你要知道《永乐大典》是国家珍宝,这样的珍贵文物得要好好保存。”

“领导说的对,我会加强对藏书阁的保护的。”

苏乐的故意理解错误,让得钱强心头有些火气了。

一旁的季月池看出气氛有些不对,心里也是对这位钱主任有些不满。

《永乐大典》的真假还没确认,就谈归属权,这吃相也太难看了。

“主任,有您的电话。”

钱强的身边走来一位青年男子。

“大家先聊一下。”

钱强走到了一边,他知道自己秘书除非有重要的电话,不然不可能这个时候打扰自己。

“谁的电话?”

“主任,没有人打电话。”

钱强眉头一皱,倒也没有生气,没有人给自己打电话,自己秘书却是找理由把自己给拉出来,那肯定是有理由的。

“主任,朱主任的事情您知道吧。”

“知道,会议还是我主持召开的,怎么了?”

“您不是让我给调查下吗,我打听了许久,得知一个信息,朱主任的事情是突然临时发生的,而朱主任今天一大早就来了信州书院,和那位苏院长发生了冲突。”

钱强心里一突,“你的意思朱文涛出事和这信州书院有关系?”

想着钱强都有些不可能,就算这信州书院有背景,最多就是打个招呼不针对而已,要把朱文涛拿下,那得需要极其强大的能量。

“主任,我询问了这边管委会,管委会的主任给我透了一句话,信州书院的背景很深,他们管委会都当菩萨供着不插手的。”

钱强神情变得严肃起来,这么看来这信州书院还真不能一般对待了。

到了他这个层次,做事情的一个原则是宁可无功不能有过。

稳,是根本。

重新回到众人跟前的钱强,特意看了眼苏乐,越看越觉得对方深不可测了。

他突然发现一个原先被他忽视的现实。

对方是书院院长,不可能不认识《永乐大典》的,可即便如此还敢把《永乐大典》给放在藏书阁,那肯定是有自己的底气的

自己还要人家上交,这是犯蠢啊。

想到这里,钱强脸上重新露出了笑容,笑着说道:“不管《永乐大典》真假,小苏宣传文化是值得肯定的,局里也要给予奖励,当然《永乐大典》是小苏找到的,只要不流到海外,怎么处理就是小苏你的事情。

钱强的态度突然转变,周围跟着来的人都是人精,也是明白了许多,一个个看向苏乐的目光带着探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