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是真的

京城。

华夏国家图书馆。

作为全国最大的图书馆,这里收藏的图书是全国最多的,也是拥有古籍最多的。

《永乐大典》便是保存在华夏国家图书馆里。

叮咚。

正在进行着古籍修复工作的夏言冰,听到手机传来的信息提示,本来是不想接的,在工作的时候,他不喜欢被打扰。

不过转念一想,自己家人还有好友都知道自己的习惯,平时工作时间,没有重要事情是不会打扰的。

万一谁有重要事情找我呢?

抱着这想法,夏言冰拿起了手机,等到看到是季月池发来的消息,不禁有些疑惑。

他和老季是同学,只是他在京城,而老季回了家乡发展,两人之间平时联系并不多。

他有些疑惑老季这个时候给自己发消息是干什么?

“难道是老季的要来京城这边,给自己提前打招呼?”

作为同学,他接待了许多批来京城玩的老同学了,几年前老季来了一次京城,也是他给接待陪着的。

不过打开消息,看到发来的几张照片,夏言冰愣了那么一下,作为一个在国家图书馆工作了几十年的人,对于《永乐大典》还是还熟悉的,而且他还参与了《永乐大典》的修复工作。

“这……复刻的挺像的啊。”

因为季月池发了信息,说了这书是从旧书摊上淘的,他下意识的便是认为这是现代人复刻的。

而且这是照片,也无法感受书的材质和手感。

“不错啊老季,这仿的水平可以啊。”

“是吧,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所以我才发你看看。”

“可惜,假的就是假的。”

……

闲聊了几句,邀请老季有空来京城喝酒后,夏言冰便是停止聊天,准备继续投入工作。

不过随后想到了什么,他把这张图片,转发到了图书馆的内部群。

“一个好友发来的复刻《永乐大典》,别说,和真的还确实是挺像。”

发完这条消息,夏言冰就关掉了手机,为了不被打扰工作,还特意调到了静音模式,专心开始修复书籍。

吱吱~

夏言冰专心工作,却没注意到几分钟后他的手机一直在震动。

十分钟不到,工作室的门突然被人推开,动静很大,让得夏言冰手一抖,脸上立刻露出怒色,正要回头呵斥,可这一回头,到嘴的话却是卡住了。

推门的是馆里的一位专家,而且随后跟着进来的还有两位副馆长和其他几位专家。

他这工作室,还是第一次来这么多有份量的人。

“老夏,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副馆长一进来就有些埋怨,夏言冰下意识起身拿起放在一侧的手机,疑惑问道:“怎么了?”

带着疑惑,夏言冰看了眼手机,好家伙,不过十分钟的时间,竟然有六个未接电话,同时还有几十条的信息提示。

“老夏,你发的那本《永乐大典》是在谁手上,在哪个地方?”

领头一个进来的专家,没给夏言冰解释原因,反而是着急开口询问。

“是我的一位老同学发来的,应该是在信州那边吧,怎么了,不就是一本复刻的《永乐大典》吗,就算复刻的再好,那也是假的啊。”

夏言冰不明白这些人为何会这么的着急和激动。

“谁告诉你那是假的了,是真的,那本《永乐大典》是真的。”

“真的?”

夏言冰这一次是真的震惊到了,但他还是不相信。

“就一张照片就认定是真的,太武断了吧。”

要不是来的是几位专家和副馆长,换做其他人跟他说这话,他直接是批驳回去了。

凭照片认真假,当自己是火眼金睛啊。

“老夏,亏你还是修复过《永乐大典》的,《永乐大典》目前在图书馆保存的,不过是十分之一,而你拍的这本《永乐大典》里面的内容,不在咱们的收藏当中,甚至也不是海外图书馆里所收藏的《永乐大典》的内容,复刻……从哪里复刻去。”

这一次夏言冰听懂了,神情也是有些动容。

复刻,那得有原本,或者说有内容,就像流到海外那些《永乐大典》,目前原本还在那些图书馆保存着,国内只有从那些图书馆买来的复刻本。

“不会弄错的吧,万一是臆造出来的呢?”

“虽然目前发现的所有《永乐大典》都没有那一册的内容,但是检索目录却有那一册,所以就算不是原本,也是《永乐大典》丢失前的复刻本,极其珍贵。”

《永乐大典》,珍贵的不止是原本,更重要的是里面的内容,那是文明的象征。

不管照片里的这册《永乐大典》是不是真本,只要内容是真的,那就价值非凡,因为它可以补上《永乐大典》的缺失。

“内容是真的,有很大可能性这不是复刻本,老夏,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吧。”

“知……知道。”

夏言冰下意识点头,随后立刻激动道:“我现在就联系我那老同学。”

“嗯,让他一定要保护好,另外我们现在就出发去信州。”

几位专家已经是迫不及待了,《永乐大典》,尤其是缺失的《永乐大典》面世,那将是文化界的一个轰动。

……

这边,季月池和邵丰奕欣赏了好一会之后,这才有些意犹未尽的走出了藏书阁。

“没有想到信州书院的藏书如此丰富。”

“是啊,要不是工作缘故,还真想待在这藏书阁里好好的看会书,已经很少有如此适合看书的地方了。”

藏书阁里的书香气息,让人很容易沉浸心神下来。

“还是老陈好啊,现在退休了,可以每天跑书院来看看书,老陈你可是找了一个好地方啊。”

跟着出门的陈洪生,一听这话,原本准备伸手那门边扫把的手,下意识的缩了回来。

就让自己这两好友误会吧。

“行了,我不送你们了。”

等到邵丰奕和季月池的背影消失,陈洪生这才拿起扫把,准备继续清扫卫生。

只是他刚扫完藏书阁门前的区域,便是传来了惊讶声。

“老陈,你这干啥呢?”

邵丰奕和季月池去而复返,陈洪生浑身一哆嗦,想着该怎么解释,可张口又说不出话来。

“你还给书院清扫下卫生啊,别扫了,大事,我在京城国家博物馆的老同学给我发消息,说那三本《永乐大典》很有可能是真的,他们现在赶来的路上,让我给他们守着,不能让出意外。”

不过好在的是,季月池和邵丰奕此刻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这上面,拉着陈洪生激动说着,陈洪生也是弄懵住了。

“真的,是真的《永乐大典》?”

“可能性很高,我不仅自己来守着,我还通知了市里,让他们派人来帮忙看着,这要真是《永乐大典》,那老陈你可是立了大功了。”

“立了大功?”陈洪生心里有些嘀咕,到时候记者采访,难道自己说在书院扫地,扫着扫着看到《永乐大典》的。

“我看,还是跟人家院长通知一下,毕竟这是书院的书籍,是人家买来的。”

陈洪生看到兴奋的两位好友,提醒了一下。

“对对对,是该通知一下那位年轻的小院长,我去找那位院长去,你们两就在这里守着。”

季月池也是反应过来,说着就朝着书院里面跑去,而此刻的苏乐,正因为网上出现的黑书院的视频还有帖子而皱眉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