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云山有鬼请绕道

现场的气氛很是怪异。

沈青怒视着张丹,张丹面色青白交加一脸尴尬。

“怎么了?”

正在书院巡视自己地盘的苏乐,一看这边气氛不对劲,心里又是一咯噔,昨天出了事,今天难道又出事了?

看来自己得好好跟沈青谈谈了,就算沈青是对的,可人家是消费者,对消费者还是要尊敬的。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是书院的院长,沈老师为人脾气有些古怪,有什么说的不对的地方,还请多多包涵啊。”

看到苏乐走过来,沈青是第一个回应的,一脸紧张表情回答道:“院长,能留在书院,那是沈青我的荣幸,我丝毫不觉得委屈的。”

听了沈青的回答,再看这些人的表情,苏乐便是知道大概是怎么个回事了。

沈青的书法造诣摆在这里,估计哪个人觉得以沈青的书法造诣待在书院给人画扇提字有些屈才了,说了什么才引起沈青这么大的反应。

这些人并不知道,沈青是孤魂野鬼,如果不是自己将其从《云山集》给放出来,那么沈青的魂魄就会一直被封印在书中。

“你……你是院长啊,我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张丹,是想要采访沈老师的,刚只是说了下以沈老师的书法水平完全可以开一个工作室,没想到沈老师会这么大反应。”

张丹有些尴尬的解释了一句,不过她这心里却是纳闷了,都说搞艺术的性格会有些孤僻常人不理解,可自己说的是事实啊。

这位沈老师开个工作室,不用多久肯定会名声远扬,有的是有钱人上门求墨宝,还享受众人尊重,不比在这卖字强?

听到采访,苏乐眼睛一亮,他刚刚还思考该怎么宣传书院呢,这不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沈老师,人家电视台的人要采访你,这是好事啊,你这态度可不对,下次可不能这样了。”

“院长教训的极是。”沈青低头认错,而后诚恳朝着张丹抱拳躬身道:“姑娘,刚是我态度不对,向你赔个不是。”

张丹:……

众人:……

在场的人看着沈青认错的样子,只感觉整个世界观都有些颠覆了。

沈老师这样的书法大家,按道理去哪都是会受到尊重的,先前他们还觉得沈老师那么大反应,可能是曾经受到过书院院长的恩惠和帮助,心中念着这份恩情,才待在书院的。

可眼前的这一幕,给他们的感觉是,这位沈老师对这年轻院长的话是言听计从,而且还是发自肺腑的那种,就因为这位年轻院长一句话,立刻从愤怒变成了道歉,就算是救命之恩也做不到吧。

“张主持人,你要怎么采访呢,我们书院肯定是全面配合的……”

苏乐可不管在场的人怎么想,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该在这一次的采访中突出书院,吸引更多的人前来参观游玩。

“我……抱歉,我先接个电话。”

张丹的手机响起,看了眼来电号码后,拿着手机朝着远处走去。

“听说信州书院被私人承包了,你就是承包的老板吧,这年头创业的年轻人有很多,但承包信州书院,那是要有情怀的,了不起。”

赵齐趁着这个时候开口和苏乐交谈起来,这位沈老师的字深得那位的喜欢,而沈老师又对这位年轻院长言听计从,那和这位院长打好交道是绝对没有错的。

“其实也是因为我家以前就在这附近,书院算是我小时候的一个回忆,不忍心就这么没了。”苏乐很是谦虚,他不会傻到说自己是没办法被家里老头给硬喊回来的。

苏乐这边和赵齐攀谈着,那边张丹也正在和手机那端的领导通着电话。

“主任,王龙已经跟您说过了是吧,对,我现在就在信州书院呢,不过情况可能有些不一样……那位沈老师……沈老师就是视频里那个卖字先生,是有真才实学的,那字写的确实好。”

“所以我打算改换一下思路,采访这位沈老师,做一期民间书法家节目。”

“什么,台里全面支持……一会王龙他们也要来?”

“哦哦……好,我一定做好这期采访。”

挂掉电话之后,张丹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而是站在原地思考了起来,因为她此刻心里是一肚子的疑惑。

刚接通电话的时候,主任的声音很大,她都可以感受到主任气息中带着的愤怒,不过当听到自己要改变思路后,主任的呼吸声都顺畅了起来,语气也一下子温和了许多。

后面更是要让自己一定要做好这期采访,还把台里的整个摄像组都给拉来了,这么大的手笔,以前可只有在采访上面的领导,或者接的赞助商的宣传采访才有的。

信州书院充值了?

可就这么个小小的书院,充值的金额也不足以让主任这么重视吧。

想不通!

“那个……院长,是这样的,我们台里对这次的采访很重视,已经安排了摄像组过来,我看咱们先商议下采访的具体方向和问题。”

“苏老弟为了保住书院,不惜花费巨资承包下书院,这份情怀可了不得,是要好好宣传一下,书院那是文化传承地,我看你们采访的重点可以放在当代大学生返乡守护文化传承上面,为本市年轻人树立学习标杆。”

赵齐和苏乐攀谈了一会,也是知道了苏乐的情况,当张丹走过来说台里很重视这次采访,他这心里就跟明镜一样了。

有心人,可不止是自己一个啊,估计这主持人上面的领导也是看到了那视频了。

“这个不是我能做主的。”

张丹很是怪异的看了眼赵齐,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主持人,这次的采访就是当做采访民间书法家来做的,可没说要采访和宣传书院啊。

至于树立学习标杆,那就更不是她一个小小主持人能够决定的事情,而且上面肯定也不会同意的。

“美女主持人,格局放大点,就按照我说的去采访,肯定是没有错的,你们领导也会赞同的。”

赵齐意味深长的点了一句,随后便是和苏乐开口告别,他已经是和苏乐加了微信好友了,有的是机会联络感情了。

两个小时之后,苏乐笑呵呵的送别了张丹一行人。

“辛苦各位了,等大家忙完,我请大家吃饭。”

商务车上,张丹沉默不语,一旁的闺蜜忍不住道:“丹姐,你这是怎么了?莫不是看上那位苏院长了,别说那苏院长白皙清秀的,虽然第一眼看去不是很帅,可越看越耐看。”

“你要是看上了,你就去加人家的微信,群里不是有吗,我只是觉得今天的事情很是怪异。”张丹倒现在还有许多疑惑。

因为采访的需要,她创建了一个群,群里有几位同事,另外苏乐也在群里,毕竟拍摄是弄好了,要是后期文稿需要修改的话,建个群也方便沟通交流。

“要说怪异,今天咱们主任也怪异的很,早上我把视频给主任看的时候,主任那眼睛突然瞪直了,就好像见了鬼一样,然后就急急忙忙给你打电话了。”车上王龙也是笑着说了起来。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张丹觉得自己隐约抓住了什么重点,可她不敢多想了,因为她怕想得多了,会出现404。

……

送走了节目组,苏乐返回书院,正要和沈青好好谈谈对待游客的态度问题,下一刻整个人便是一颤,再然后便是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了书院大门前。

不是现实中的书院,而是脑海中的书院。

书院之内,一本书籍飘飞而出,最后落在了苏乐跟前。

伸手接住书籍,苏乐发现还是《云山集》,只是翻看第一页后里面记载着的不是沈青的故事,而是一副水墨画。

画的,是一颗银杏树。

虽是水墨画,但依着树干和树叶形状,苏乐还是一眼认出这是一颗银杏树。

翻开第二页,然而里面却是一片空白,文字图画都没有。

半响后,恢复清明的苏乐,看着还在自己手上的书籍,想了下后找到了沈青。

沈青接过书籍,看了眼那银杏插画,半响后道:“院长,其实咱们书院原来是有银杏树的,我当年到书院前,看过本地乡绅所攥写的游记,里面提到过书院里有一颗银杏树。”

“你的意思是说,这书上画的银杏树,是咱们书院的?可为何只给图画而无文字?”

“这个我也不清楚,《云山集》不是一般的书。”

沈青因为自己没能给解答疑惑面露惭愧之色,苏乐想不通也先不想了,眼下重心还是宣传书院多搞传文点。

……

云山山脚,施工区域。

此刻许多工人都在热火朝天的施工当中,文化小镇工程已经是进入收尾阶段。

“哟,这底下还埋了一块大石头啊,咱们这不正缺一块观赏石吗,我看这石头应该可以啊。”

山脚处,此刻施工的不少工人,正围着挖出来的一块两米多高的石头周围。

“石头上好像有字,老五你拿水枪过来冲洗下看看是什么。”

水枪很快冲刷掉了石头上的泥土,露出了七个朱红大字。

“云山有鬼请绕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