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永乐大典

银杏前辈可能会生气!

宋军背上瞬间出现冷汗,在赣省749分部,现在关注度排名第一的就是信州书院的那颗银杏树。

其他所有一切事情,在银杏树前都得靠后。

想到银杏树前辈可能会生气,宋军心里都要骂娘了,朱主任,什么朱主任,从现在开始就不是了。

仅仅只是阻止这朱主任要让书院停止营业,宋军觉得还不够,万一那位银杏树前辈的怒火不能平息了,直接就给拿下得了。

宋军拿起手机直接是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

五分钟后,信州某监察部门,收到了一个档案袋,当看完档案袋里的资料后,负责人神情变得严肃起来,急匆匆的便是离去向上面汇报了。

十五分钟后,文广局召开了会议,在会议上通过了对朱文涛的处罚意见。

半个小时后,朱文涛走下了山,出现在了山脚。

与此同时的,在他们所停的车队旁边还停着两辆车,看到朱文涛出现,两辆车上下来了四个男子。

隔着较远,朱文涛一行人就看到了这四位,当看清楚这四位的车子还有下车后的穿着,在场的人表情都变得凝重起来。

尤其是朱文涛,眼前这行人,是他这辈子最害怕见到的。

“朱文涛是吧,我们是监察部门的,请跟我们走一趟。”

看着四个男子一前一后夹着朱文涛,再看到朱文涛面如死灰的点头,整个人瘫软,几乎是被这几位男子给夹着手臂抬着走上车的,剩下的刘金生几人面面相觑。

等到车子启动离开了,他们才反应过来。

“这……朱主任难道是遇到什么事情了?”有人忍不住开口。

“什么遇到事情,这一次朱主任恐怕是难了。”

陈副院长摇了摇头,监察部门都亲自来了,而且还是当着他们这么多外人的面,那事情几乎就不可能有反转了。

这就是我组织办事的规矩,但凡有一点反转机会,都不会这么明显的来带人走。

“这朱主任怎么好好的,没有一点风声啊。”

在场的人心里很是不解,刘金生回头看了眼身后山上的信州书院,在心里呸了一声,信州书院还真是走了狗屎运了,逃过了一劫。

……

“苏乐啊,那事情已经解决了,朱文涛也被拿下了,可要好好跟银杏树前辈说下,不要造成误解。”

接到宋军的电话,苏乐有些惊讶,他以为宋队长可能会打招呼,让得书院不停顿整改,没有想到力度竟然这么大,直接把找麻烦的人给解决了。

看来,自己还是小觑了749局的能量啊。

在电话里安慰了宋军几句,保证了自己会劝说住银杏树前辈后,苏乐这才挂掉了电话,正准备回房间,却是看到院门口跑进来了两位老头。

这两位老头,气喘吁吁不说,可脚下步伐却是丝毫没有停下,进了书院后径直朝着一处跑去,这让苏乐有些好奇了,连忙跟了上去。

藏书阁。

看到这两位老者跑进藏书阁,而后没一会里面就传来惊呼声,苏乐皱了下眉头走了进去。

“老邵,应该没错吧。”

“这纸张材质,这字体……确实是没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苏乐进来的时候,就见到两位老头还有那位王阿姨的老伴,三人拿着书籍在那大呼小叫着。

“咳咳,藏书阁不允许大声喧哗。”

这声开口让得陈洪生三人将注意力转移,看向了门口,两位老人看向苏乐的目光带着疑问,陈洪生却是知道苏乐的身份的,连忙介绍道:“老邵、老季,跟你们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信州书院的院长,关于这书籍的真伪,问下院长就知道了。”

苏乐的目光也是落在了陈洪生三人手上拿着的书上,当看清楚封面上书签的《永乐大典》四字的时候,终于是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自己这藏书阁数千本藏书,他也没有一一看过去,没有注意到这三本《永乐大典》的存在。

很显然,这三位都是因为《永乐大典》而震惊的。

《永乐大典》。

但凡读过书的都知道意味着什么,那是华夏文明曾经最全面的百科全书,是华夏文明的结晶。

只可惜,自修书完成,历经战乱,《永乐大典》已经是流失多册,现在图书馆所保存的,不过十分之一。

曾经有网友评论:一套完整版真迹的《永乐大典》和传国玉玺,哪个更珍贵?

不说这答案如何,能够拿来和传国玉玺相提并论,本身就说明了《永乐大典》的价值。

曾经,海外有一场拍卖的《永乐大典》的一册,拍卖出了六百万欧元的天价。

而现在,书院里面摆着三册。

“难道是真迹?”

苏乐也不敢百分百确定,虽然书院的书都是古籍,可难保不是当时书院的先生们抄录下来的。

“你是这书院的院长,这三本《永乐大典》是从哪里来的?”

季月池很是激动的开口询问,因为出处可以帮助他们确定书本的真假。

“书院自动变出来的。”苏乐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脸上却是笑着答道:“这些书都是我从卖旧书的书摊上买的,应该不是真的《永乐大典》。”

不管真假,他都要说成假的,不想引起太多关注。

这可是《永乐大典》,要是真的消息传出去,他这书院就别想消停了。

“这样啊。”

季月池三人听到苏乐的话,确实是有些失望,要是旧书摊上淘来的,那确实不可能是真的。

买的没有卖的真。

这年头卖旧书的老板那是精得很的,对于各种值钱的古书了如指掌,鉴定水平也不比专家低。

“小兄弟,那这三本书能不能让我带回去研究研究。”

季月池开口,虽然心中有所失望,但还是想要带回去研究研究。

“不行。”

苏乐断然拒绝,藏书阁里的书,只允许进不允许出,这是规矩。

“小兄弟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花钱买下来的。”季月池有些不甘心。

“书院的规矩,可以在藏书阁里看书,但不允许把书给带出去,不好意思了,这个要求我不能答应。”

听到苏乐这么说,季月池只得作罢,心中略有遗憾,不过随即拿出手机问道:“那拍照可以吗?”

“这个……可以吧。”

书院规矩是不允许把书带出藏书阁,没有说不让拍照,苏乐想了下后答应了。

季月池没有犹豫,拿起手机小心翼翼的拍摄《永乐大典》的封面还有内容,然后,发给了一位在京城图书馆的好友。

PS: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