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不给面子那就是路人朱

“你们谁是这书院的负责人!”

吃完早饭的苏乐,正巡视着自己的地盘,遇到一个年轻男子急匆匆的跑进来,拉着沈青询问。

“我是书院的负责人,你有什么事情吗?”苏乐连忙上前问道。

“你是信州书院的负责人啊。”年轻男子打量了一下苏乐,显然被苏乐的年纪给惊讶到了,但随即继续道:“朱主任一会就到山上了,做好迎接工作吧。”

“朱主任,什么朱主任?”

苏乐是一头的雾水,自己不认识什么朱主任啊。

“文广局的朱主任,朱文涛主任你不认识吗?”

年轻男子有些不可置信,这承包书院的会不认识朱主任?

要知道无论是文化还是旅游景点,这可都归朱主任管的,难道当初办证件的时候,没有见到过朱主任?

苏乐确实不认识什么朱主任,书院的一系列证件都是自家老爸去办的,他是直接接手的,也就跟管委会的打过一些交道。

“行了,朱主任马上就要到山上来了,快跟我去门口迎接吧。”

苏乐点了点头,他虽然不认识这位朱主任,但也知道文广局是管自己的,既然是管理单位的领导来了,迎接也是应该的。

“这位领导怎么称呼?”在书院门口,苏乐有些好奇问道。

“我叫杨建,文广局办公处的科员。”

“原来是杨科长啊。”

虽然知道以前这人不可能是科长,但苏乐还是给对方戴了一顶高帽,他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不可能真的称呼对方杨科员。

“杨科长,这朱主任怎么突然来我们书院,都没有提前接到通知啊?”

一般领导调研走访,都会提前打招呼的,苏乐曾经听一位在单位上班的同学说过,一般领导出来调研走访,都是提前一天甚至更久就安排好的,下面的单位会特意安排好接待工作。

自己同学曾经举过一个例子,市里的某位主要领导到他们产业园来调研走访,整个产业园为此还特意出了一份安排接待文档,领导到产业园几点,在哪个企业待几分钟,每个企业哪位管理出来接待,那都是提前约定好的。

等到领导正式来的时候,更是会拉一个群,在群里沟通领导的调研时间,提前在下一个企业等候。

那是精确到分钟的,甚至领导出来的时候,主要路口还要有交警维持秩序的。

当然,这位朱主任的级别可能不到这个层次,但也不应该这么草率的就来啊,万一自己不在书院里,让沈青这个鬼去接待他啊。

“朱主任今天是要调研咱们市几个书院,把第一站放在了你们信州书院,可见朱主任对信州书院的重视。”

杨坚解释了一句,苏乐脸上点头认可,心里却是不以为然,SR市总共就三个书院,第一个就叫重视,那最后一个书院也可以叫重视,你看,都放到最后压轴了。

反正官字两个口,怎么说都可以。

十来分钟后,前面出现了一群人,年纪都不小,看到身边这位整理了下衣服,快步迎上去,苏乐就知道那位朱主任来了。

“朱主任,这位是信州书院的负责人苏乐。”

“朱主任好。”

苏乐笑着伸出手,朱文涛握着苏乐的手,笑道:“很年轻啊,超乎我的想象,我听说信州书院现在很红火,很多年轻人都来打卡,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们都老了。”

“朱主任您客气了,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地方。”

“年轻人谦虚是好的,但也不要妄自菲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三江书院的刘院长,这位是鹅湖书院的陈副院长,我这一次也是带他们来取取经的,你们相互交流交流。”

苏乐跟着和这两位院长握手,表示不敢当。

“苏院长不必自谦,最近信州书院可是火的很啊,许多年轻人都跑来打卡,现在书院都变成了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地方了。”

刘金生笑着开口,苏乐眉头皱了一下,这话怎么听得这么不对劲,什么叫谈情说爱的地方,自己这书院不就是有一颗银杏树,可以鉴定爱情而已。

当然,因为银杏树的美景,确实是有许多情侣过来打卡拍照,这一点苏乐并不否认。

“老刘,现在年轻人就喜欢这个,咱们要跟着学习,要不回头你在书院也搞个,”鹅湖书院的陈副院长接话,看似给苏乐解围,不过苏乐却是听出了不对劲。

“这些东西,我早年不是没想过,但书院是什么地方,那是古人们读书学习教化百姓的地方,教育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在书院搞这个,岂不是本末倒置了,那还要书院干啥,直接开发成一个景点算了。”

听着刘金生这话,苏乐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取经是假,这是来找茬了。

看来,信州书院的红火,让这位三江书院的刘院长眼红了,鹅湖书院可能还好些,毕竟他们名气大、底蕴足,不用在乎什么游客,每年都会有拨款,但同行就是冤家,也是见不得自家好。

苏乐没有接对方的话,只是冷笑了一声。

“嗯,书院确实是要有书院的样子,但也要与时俱进,不能一直用老思想来看待。”

朱主任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当然,他也习惯性了这样说话,到了他这个地位,不可能那么轻易表露出来真正的态度。

“朱主任说的是,我们还是进去看看吧。”

陈副院长笑呵呵的接过话,苏乐便是在前面带路,带着一行人进了书院。

一入书院,众人便是被银杏树给吸引住了,这也是每一个进入书院的人都会经历的。

大冬天的,其他树木都光秃秃,银杏树本来就很美,在这种萧条寂寥的衬托下,就更加夺目了。

“哟,这还有个卖字先生啊,朱主任可是书法大家,朱主任要不给我们大家露一手?”

参观完银杏树,陈副院长看到在正堂前已经摆好摊位准备卖字的沈青,笑着朝着朱文涛说道。

“我就是一个爱好者,哪里会写什么字。”朱文涛摆了摆手。

“朱主任谦虚了,你的字在咱们市那都是排的上号的。”

苏乐看这些人吹捧,也看出这位朱主任有些意动,便是给了沈青一个眼神,示意沈青让出位置。

“朱主任要是能在我们书院留下墨宝,那是我们书院的荣幸。”

“既然小苏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献丑一下。”

朱文涛很是满意,沈青此刻也是一脸好奇,他不傻,知道这位被簇拥在中心的朱主任,就相当是古代的官员了。

古代的官员可都是一手好字,因此他此刻倒也没什么不满,准备欣赏这位现代官员的书法。

朱文涛站在位置前,陈副院长笑着给主动研磨,等到研磨好了,朱文涛这才提笔。

一帆风顺。

四个大字,中规中矩。

“好,这字意境很不错。”朱文涛收笔,陈副院长就先一步开口称赞。

“是啊,朱主任的书法这是又精进了许多。”

边上人也是纷纷拍着马屁,沈青抱着欣赏心思凑上前看了眼,迟钝了那么几秒,忍不住嘀咕了一句:“这字……六岁蒙童小娃的水平啊。”

沈青的声音不大,可因为离着近,在场的人全都听到了,整个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诡异起来。

朱文涛放下了笔,脸上的笑容不见了,看了眼沈青没说话。

苏乐一看这是要坏事啊,正要解释一下,朱文涛却是冷冷开口了。

“信州书院现在是私人承包,作为管理单位不该过多干涉私营经济,但信州书院到底是归属集体,原先是给市民提供游玩散心和教育的地方。”

“利用网络进行推广营销是没有错的,但不能离了本,以后市民们要是提到信州书院,想到的是谈恋爱的地方,岂不是辜负了信州书院的文化底蕴,这个后果是谁都承担不起的。”

“娱乐化经营,是要有个底线的,要加强对书院的运营人员的培训和教育,小苏,这一点你要注意,这样……局里最近要举办一个文化产业培训课,名额可是宝贵的很,我做主给你一个名额,你到时候去学习进修几天。”

朱文涛上山路上就有些不满,只不过没有表现出来,但刚刚沈青直言的这句话,却是让得他面子放不下了。

再不喜形于色,这一刻也保持不住了。

苏乐的脸色也是沉了下来,去参加培训,说的好听名额宝贵,不就是给自己找事情做吗?

“朱主任,我这书院人手少,可能走不开,这名额就给其他需要的人吧。”

听到苏乐拒绝,朱文涛面色更难看了一分,他没有想到苏乐敢拒绝自己,而且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刘金生此刻内心狂喜,他开始还觉得请了朱主任来,朱主任不一定会卖自己面子针对信州书院,还想着该用什么法子呢。

没有想到,这苏乐自己顶撞起来朱主任,果然,还是年轻啊。

“小苏啊,这可是朱主任对你的看重和爱戴啊。”刘金生假惺惺开口。

爱戴个屁,谁爱去谁去。

苏乐心里倒是不惧,自己毕竟是749局的临时成员,以749局的地位,还不至于怕了这朱主任。

来走访调研,大家开开心心的,我给你朱主任面子。

搞得不开心,你就是个路人朱,没空伺候你。

朱文涛察觉出了苏乐的满不在意,沉声道:“小苏,看来你对书院经营的认知还不够,那就好好想想,写一个运营方案,交到局里给我看看,在写方案这期间,书院就暂停对外营业。”

“朱主任,不好意思,这个方案我没空写,书院也不会暂停营业。”苏乐直接给怼了回去。

气氛,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

朱文涛的一张脸铁青,也不继续说下去了,迈步就走,至于让书院停业,自然会有下面的人来办。

刘金生皮笑肉不笑的看了眼苏乐,叹气道:“小苏啊,你还是太冲动了,找个机会给朱主任赔个不是。”

说完,刘金生也是跟着朱文涛的脚步,他已经是有些憋不住笑了。

信州书院,完了。

苏乐也不回应,看着朱文涛一行人的离去,掏出了手机,直接是在群里发了个消息。

“宋队长,刚刚我们市文广局的一位朱主任,要我把书院关了停业整顿,我关了书院没什么,可我就怕银杏树前辈会不高兴啊,毕竟鉴定爱情真伪,是他老人家主动展露出来的神通,就怕他老人家热衷这个,要是关了门没有游客……”

发完消息,苏乐直接是把手机给放回口袋,转身回自己房间练字去。

只是,他不知道他的这条消息,让看到消息的宋军手一哆嗦,差点手机没拿稳。

PS:感谢七个问号书友,感谢孤独枫华书友,岚辞婠玥书友的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