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山取取经

清晨。

苏乐照常打拳结束回书院,结果却发现一位拿着扫把的老大爷,正看着沈青写字,不时还点评一两句。

“李阿姨,这位老大爷是?”

“苏院长,这位是王阿姨的老伴,代替王阿姨来清扫卫生的。”

“这样啊。”

苏乐倒是没说什么,随着书院游客的加多,一个扫地阿姨已经是不够了,因此他让李阿姨给推荐一位,李阿姨给她推荐了一位王阿姨。

反正只要是把卫生给打扫干净,谁打扫都一样,苏乐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可能这位王阿姨生病或者有事什么的,让她老伴来代替。

不过昨天苏乐也注意了,那位王阿姨不像是过了苦日子的人,保养的挺好,皮肤可要比李阿姨好了很多,而这位王阿姨的老伴,虽然拿着扫把,可看起来更像是某位退休老干部。

有些气质,是骗不了的。

“苏院长,以后可能就是王阿姨的老伴来打扫卫生了。”李阿姨小声说了一句。

“为什么?王阿姨生病了?”

“生病倒是没生病,就是起不来,我一开始也不知道的,是今天才从她老伴口中知道原因的。”

李阿姨给苏乐解释了原因。

李阿姨虽然是清洁工,但也喜欢广场舞,在跳广场舞的时候认识的王阿姨。

前几天苏乐让她给再找一个打扫卫生的,她就把这事给在跳舞的姐妹当中说了一下,没想到第二天王妹子就找到了她。

大家一起跳了一段时间广场舞,李阿姨也是看出王家妹子家里条件不错的,手上戴着的那明晃晃的玉镯,就可以证明了。

所以一开始她没答应,但王家妹子一直缠着她,说她现在退休了,也没事情干,身体也还行,扫扫地还是可以的。

经不住王妹子的再三请求,李阿姨最终就答应,昨天带着王家妹子见了苏乐,可今天就发现来的是王家妹子的老伴。

好奇询问了王家妹子的老伴,李阿姨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原来,这王家妹子和他老伴是一同退休的,不同的是王家妹子的老伴是有退休金的,王家妹子是没有的。

王家妹子要强,觉得自家老伴有退休金,自己没有退休金,不能被老伴看不起,这才找了这份工作。

只是来书院打扫卫生,要爬半小时的山路,得要早起,王家妹子起不来,就只能王家妹子的老伴给代替了。

听完了前因后果,苏乐有些哭笑不得,这位王阿姨,还真是要强的……可爱。

只是,苦了王阿姨的老伴了。

“苏院长,你看这事给闹的,要不要我……”

李阿姨怕苏乐因为这事情不高兴,王家妹子是要强要在老伴面前有面子,有没有这份工作不是很重要,可她不同,对于她来说,书院的这份工作,可以让她家里日子宽松许多。

“没事,这样也挺好的。”

苏乐笑了笑,给了李阿姨一个宽慰的表情,李阿姨这才松了一口气拿着扫把走开了,不过心里也是有些埋怨王家妹子。

在家好好的日子不过,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跟老伴争面子。

苏乐听到了李阿姨的嘀咕声,脸上也是有着感慨之色,像李阿姨这样的,从小就过着清苦日子,结婚嫁人后所有心思又都放在了儿女身上。

她们这一辈的婚姻,大多是媒妁之言,是靠着媒婆相亲介绍认识的另一半,这辈子就么享受过爱情和浪漫,也就不理解什么是浪漫,什么是爱情。

……

“这书院,光那位沈先生的一手书法就很厉害,在这里扫地也不算什么嘛。”

陈洪生看完沈青写完字,脸上有着满意之色,而沈青神情有些古怪,一大早的他起来练字,结果一个扫地老奴却是盯着他看半响,怎的,你一个扫地的下人还能看得懂?

读书人的身份是很高的。

沈青虽然魂魄在书院待了许久,也是知道古今的不同,但有些深入骨髓的观念还是没能改变。

扫地的那就是下人,一个下人对着自己的书法点头晃脑的,搞得他差点写走神。

下人,放在古代那就是贱籍,是没有资格参加考试的,就更不可能有资格评论读书人的书法了。

陈洪生却是不知道沈青的心里所想,作为信州师范大学的退休教授,给人扫院子,一开始他是不愿意的。

那不是斯文扫地了吗?

原本他是想劝说自家老伴放弃的,可自家老伴一听这话大清早立刻就要爬起,想到自家老伴身体不好,无奈他只能提着扫把代替了。

不过即便是到书院扫地,刚开始陈洪生还是有些扭捏放不开的,又恰好遇到沈青在那练字,就好奇凑过去,想着现在年轻人练习毛笔字的不多了,自己也是省级书法家会员,可以给他指点一二。

只是看了一会之后,他震惊的发现,这位年轻人书法水平要在自己之上,甚至比起他认识的市里的那些书法家都要厉害,可能也就老邵的字可以比一比了。

人家字写的那么好的,都在书院当个卖字先生,那自己扫个地,好像也没那么难接受了。

有了这番认知,陈洪生倒是认真扫起地来,很快就到了藏书阁前。

藏书阁的门是开着的,陈洪生站在门口瞬间便是被里面书架上摆满的书籍给吸引住了。

“应该不是真的吧,可能就是些装饰品。”

看着琳琅满目的书籍,陈洪生觉得是假的,就像很多地方摆在架子上的书本,只是空有个封面的装饰品。

不然的话,这么几千本书,而且还都是线装书,哪怕是现代仿古的,那成本也不低。

只是站在门口闻着书香味,陈洪生忍不住了,提着扫把进了藏书阁,拿起一本书来,发现是真书。

接着,又在其他书架抽取了数本,等到发现是真的之后,又一次被震惊到了。

竟然全是真的,而且都是繁体字,甚至有的竟然是古籍。

作为师范大学退休教授,陈洪生的文学素养比一般人强上许多,他可以确定许多书籍并不是现代仿古,而是真的是古籍。

“这么多的古籍,这要比得上一些博物图书馆了啊。”

陈洪生扫视一圈,最后目光却是被几本泛着黄色光泽的书籍给吸引了,走上前快速抽出一本。

一入手,陈洪生就感觉到了这本古籍的非同一般,这封面是用了多层宣纸硬裱起来的,摸起来的手感很是厚重。

等看清楚书籍正面左上方书签内的字,陈洪生眼瞳收缩了一下,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不可能是真的吧,这一个小小的信州书院,不应该有的。”

陈洪生不敢相信自己眼中所看到了,因为这太惊人了,这要是真的,足够引起学界的震动了。

……

书院山脚。

此刻有几辆车停在这里,从车上下来十来位,全都簇拥着一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

“朱主任好。”

“朱主任早。”

“嗯,大家也早啊,刘院长也来了。”

朱主任和蔼的跟众人打着招呼,作为文广局的主任,信州书院便是属于他管辖范围之内。

只是,原本的朱主任是没怎么注意信州书院的,信州书院虽然存在了很多年,但硬件设施不怎么样,没多少知名度。

这一次会来信州书院,是因为三江书院的刘院长给他打了招呼,请他来的。

刘金生身为三江书院的院长,却请朱主任到信州书院走一趟的原因很简单。

信州书院最近很火,这就导致了和信州书院隔江的三江书院没多少游客了,而三江书院是收门票的,游客少了,那就意味着书院的收入少了,这收入少了,刘金生的收入也就少了。

对于刘金生来说,比不过鹅湖书院那是没办法,人家的底蕴摆在那里,那是江南四大书院之一。

可你一个信州书院以往垫底的存在,凭什么爬在我三江书院的头上来。

为此,他特意请了这位朱主任来,一同前往信州书院,当然,他还邀请了鹅湖书院的一位副院长,目的就是找茬。

书院,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传扬文化的地方。

看看信州书院搞得什么,一个书院被搞成了宣扬爱情的地方,这不是乱了套吗?

“既然人都齐了,那就一起上山吧,信州书院最近搞的这么红火,咱们呢,也上山取取经。”

朱主任笑着开口,大家连忙附和,只是内心真正想法,就只有各自心里清楚了。

上山路上,朱主任看着不断从身边超过的年轻男女,脸上的笑容也是收敛不见了,一旁的刘金生看着暗喜。

他知道朱主任为啥不高兴了。

这些年轻人,大部分都是学生,或者说是刚出社会没多久,眼力还不行,看不出朱主任的身份,刚还有个学生赶着上山,都挤得朱主任往边上退了几步。

像朱主任这样的身份,走哪不是前呼后拥的,哪个敢走在前面,现在被小年轻这么挤着,肯定心头有火。

这朱主任心头有火,那对信州书院自然就更加的不满,自己达成目的的可能性也就越大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