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子贡赎人

胡服老人脸上有着谄媚笑容,狐狸们位列两旁。

双角壮汉男子脸上也是强扯出笑,只是他这笑比哭还难看。

苏乐等人,在狐狸们的欢送中离去,渐行渐远。

“连曲君都没能拦住吗?”

等到人消失之后,双角壮汉忍不住开口,胡服老人脸上笑容也是消散,神情变得凝重。

“看来刚刚深山里的能量波动,应该就是曲君和那位的交手造成了,以曲君的神通不会打不过,只是值不值得而已。”

胡服老人似乎知道一些什么,双脚壮汉脸上露出疑惑之色,压低声音问道:“老胡,咱们也算是相交多年了,你得给我透个底。”

“天地灵气复苏,原本的格局就要被打乱了啊,当年人族那位锁天门让得天下精怪封于山林,各自划分地盘,可现在随着天地灵气的复苏,有些势力必然会有所举动,不止是人族,咱们妖族也会经历混乱。”

“老胡你的意思是说,可能会有人惦记咱们这松岭山?”

“大世将来,谁又说得准呢,可别忘了,各大山君之中,唯独咱们曲君血脉较差。”

精怪之中,能称之为君的,只有一地之山君。

而能成为山君的,莫不是妖族中血脉强大者,最常见的就是虎族,虎族但凡修炼成精,必成山君。

曲君,在血脉出身上低了一些,一旦乱起,必然有其他妖怪会看上松岭山。

人族有门阀贵族之分,精怪之中亦是如此。

“只是好奇,那位是何来历,为何会站在人族那边。”

……

回去的路上。

苏乐坐在了李鸿振和宋军一辆车上,而他的姐姐和姐夫,则是在另外一辆车上,由749局的人进行安抚并且告知善后事情。

“李老,宋队长,我也不知道那位什么想法,我只是想着他老人家既然是住在书院,而我又是书院的院长,多少也承了点情。”

“我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向他老人家请求帮助,结果你们也看到了,他老人家就给了我一片叶子,我才有底气上这松岭山。”

被宋军和李鸿振盯着,苏乐面不改色摊了摊双手,无奈说道,他知道这两位想了解什么。

而他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李鸿振眼神中有些失望,在他想来,如果苏乐能够和那银杏老前辈沟通,对于749局来说就是一件好事情啊。

可现在看来那位银杏前辈不过是因为苏乐是书院院长,给了一次面子罢了。

“苏乐,你那拳法?”

“那也是银杏前辈传授给我的,我教给了我姐夫。”

宋军倒是对苏乐的那套拳法很感兴趣,能够让一个普通人可以对付已经开了灵智的半妖,这拳法可不一般。

“那能传授给其他人吗,我的意思是问,银杏前辈是否允许外传?”

“应该是可以的吧,我传授给姐夫的时候,银杏前辈都没说什么。”

“那真是太好了,苏乐,希望你能够将这套拳法传授给749局,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局里不会让你吃亏的。”

“队长,我也是749局的一员,为局里做贡献是应该的,没有什么条件。”

一套百家拳,苏乐还是舍得的,要说原来他还对749局有些幻想,但经历这一次的事情,他算是发现了,749局比他想象的要弱啊。

面对精怪,威慑力并不是很大。

因此,他连转正的心思也都淡了一些。

“那不行,有功就要赏,这是规矩,子贡赎人的典故苏乐你知道吧?”李鸿振插话道。

“知道。”

苏乐点头,作为书院的院长,儒家弟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典故。

《吕氏春秋-察微》记载:鲁国之法,鲁人为人臣妾于诸侯,有能赎之者,取其金于府。子贡赎鲁人于诸侯,来而让,不取其金。孔子曰:“赐失之矣。自今以往,鲁人不赎人矣。取其金则无损于行,不取其金则不复赎人矣。”

翻译过来的大致意思就是:鲁国有一个律法,凡是鲁国在外面沦为奴隶、为奴为妾的,有人能够给他们赎身带回鲁国的,就可以到鲁国来领取国库专门设立的奖励金。

有一次,孔子的弟子子贡(端木赐)在国外赎回了一个鲁国人,回国后不接受国家赔偿金。孔子说:“你做错了,从今以后,鲁国人就不再愿意为在外的同胞赎身了。你如果接受了国家的奖励金,并不会损害你的行为;而你不肯拿回你抵付的钱,别人就不肯再赎人了。

在孔子看来,善行得到报答,才能够鼓励社会中有更多的善行。而子贡辞受酬金的行为,削弱以德报德这个道理,减弱了大家赎回鲁国人的积极性。

不过苏乐读这个故事的时候,还有另外一层理解:一是子贡的身份在鲁国的影响力不一般,如果他不领取奖励金,会让上层认为赎人是义务。

二是当时的百姓们的各种世界观价值观还没彻底完善,子贡的行为也会让鲁国百姓觉得赎人索要奖励金,是一种道德不够高的表现。

不像现在,面对行政机关给开出的悬赏奖金,大家都觉得收下是应该的,你要选择捐出去,也影响不到其他人。

读书,理解书里人物的对话,还得要考虑到当时的人文背景,不然许多古籍里的人物对话,只是简单翻译过来,很多道理都是说不通的。

“那就听局里的安排。”

明白了李鸿振的潜意思,苏乐也没再推脱了,不过相比起奖励,他对心中的疑惑更加的好奇了。

“李老,宋队长,像松岭山这样的地方,难道就任由这些妖怪待着?”

李鸿振和宋军听到苏乐这问题,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表情,每一个加入749局的新人,一开始都是豪情万丈,可最后他们会发现,749局并不是万能的,很多事情也都要妥协。

“精怪,自古以来便是存之,甚至比起我们人类来说还要早出现,早些时候有些精怪更是我们人族的守护者。原始时代一些部落信仰的图腾就是精怪。”

宋军开口解惑,苏乐也总算是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说白了,这个世界不止是人类的,也属于自然万物,人类也不能霸占整个世界。

古代各个朝代对于精怪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因为那个时候地广人稀,土地也足够人类和精怪共存了。

现代社会,人口暴增,土地就不够用了,也因此人类和精怪之间爆发过战斗,但都是小规模的战斗,因为精怪的底蕴没人敢小觑,万一惹急了,哪天蹦出来一头修炼了数千年的精怪来,只会引起天下大乱。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最终只能是双方谈判,精怪占据一些地盘,这些地盘人类不会踏足进入。

松岭山,就是其中之一。

“队长,按照你所说,那些精怪就甘心地盘缩小,而且待在地盘里不外出?”苏乐有些疑惑,按现在分析,精怪实力明显强于人类啊,怎么可能会接受这样的谈判结果。

“不接受也得接受,几十年前,他老人家一人锁天门,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只可惜……”

宋军感慨,不过话语未完就被李鸿振给打断了。

“其实,精怪倒是威胁不大,因为现在的人类社会环境,本身就不太适合精怪生存,也就偶尔会遇到一两头罢了,我们749局主要针对的还是鬼魂,那些害人的恶鬼。”

“原来是这样,我明白了。”

苏乐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懂了,至于宋军口中的那位老人家,他隐隐有一些猜测,但是……不可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