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曲先生

“小乐,这两妖怪就被你干掉了?”

黄鼠狼和白鼠一死,原本攻击陆博的白猿便是疯狂逃窜,陆博看到地上的两具尸体,有些咂舌。

“嗯。姐夫你先看看这两人,我去找老姐。”

对于自己能够如此轻松杀掉两个化形妖怪,苏乐也是有些诧异的,他还以为要经过一场恶战。

不过更让苏乐意外的是,他发现自己杀死这两只妖怪,内心竟然没有任何的波动。

虽说这是妖怪不是人,但自己在杀死他们的那一刻,这两妖怪都是人形。

难道自己天生冷血?

苏乐否则了这个想法,毕竟自己偶尔还会喂食一下路边的流浪狗流浪猫啥的。

也就是说,是最近练字的缘故。

练字,能够凝神静气,也让自己的心境更沉稳了一分。

虽然干掉了这两妖怪,但苏乐也知道掳走自家老姐的并不是这两妖怪,而是一头白猿妖。

按照群里所得到的消息,自家姐夫带着那小猕猴下山之后,先是去接了自家老姐,而后准备顺路去派出所,却没想到在路上遭遇到了白猿袭击。

袭击的白猿,是从外勤组手里逃脱的。

外勤组徐峰三人,抓捕住了白猿,在带走白猿的路上,却突然遭遇到了数只白猿的袭击。

这些白猿速度很快,而且又是偷袭,徐峰三人吃了亏,让得他们救走了同伴,随后追踪白猿逃离路线,才发现了同样被袭击的陆博。

苏乐便是明白,白猿袭击自家姐夫,是因为记仇,记恨自家姐夫打伤过他。

而掳走自家老姐的原因,目前还不清楚,但不管如何他都要抓紧找到老姐。

“好,你小心一些。”

陆博也看出来了,自家小舅子战斗力爆表,让小舅子先去救自己媳妇是对的,要是自己跟着,可能还要分心救自己。

至于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徐峰和卫治两人,他也是认识的,先前在医院的时候,这两位就询问过他一些问题。

苏乐顺着白猿逃跑的方向,快速前行,很快,便是看到了一个洞穴,洞穴口前有着一座巨石,上面还刻着六个大字。

白猿将军洞府。

显然,这就是那白猿怪的老巢了。

“黄鼠狼称侯爷,猴子称将军,好大的官瘾啊。”

苏乐眸子有着冷光,身影一闪而逝直接进入洞府。

洞府是依着山崖挖掘的,很是宽敞,犹如地下宫殿,不过苏乐很快就见到了自己姐姐。

除了自己姐姐之外,还有另外一位女人。

洞府大殿中,最中间的石桌,一位白衣男子恭敬的站在石桌边上,如同伺候的仆人一般,摆满珍馐佳肴的石桌前则是坐着一位青衣中年男子。

苏乐的姐姐苏月和另外一位女人,此刻也是坐在石桌上,只是相比起男人悠闲饮酒的姿态,两人神情很是谨慎。

“小乐!”

苏月也是看到了苏乐,第一时间惊喜喊声,也是连忙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姐。”

看到自己姐姐无恙,苏乐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曾想多年之后,还能遇到同门弟子,小友坐下共饮一杯?”

中年男子穿着青衣,头戴儒巾,神情举止很是儒雅,看向苏乐笑着相邀。

苏乐眯着眼睛打量对方,良久,轻笑:“却之不恭。”

苏乐大刺刺在石桌上坐下,看着石桌上的美味珍馐却是没有动筷。

“小白不懂礼节,掳了贵姐,我像他替你赔个不是,这有刺鞭一条,兄台可随意处置。”

苏乐看到了摆在石桌一侧的刺藤,却是没有伸手去接,他摸不准眼前这中年男子身份来历,但直觉告诉他,对方很危险。

“先生如何称呼?”苏乐开口询问。

“唤我曲先生便可。”

曲先生。

这倒是有些一个有趣的姓氏。

“曲先生与我系出同门?”

“当年也曾到书院听过先生授课,书院先生有教无类,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

苏乐听懂了,这曲先生当年未化形之时,曾经到过信州书院,听过里面的先生授课。

山野精怪,旁听先生讲习圣贤之书,倒也正常。

“酒也喝了,我姐失踪,家人万分担心,在下便是先行告辞,先生有空日后不妨到书院做客。”

“善。”

曲先生点了点头,也没阻拦,苏乐给了自己姐姐和另外一个女的一个眼神,示意两人跟着自己起身离去。

白猿从头到尾都低着头,苏乐看也没看他一眼,曲先生亦是如此,自顾饮酒。

“若不是看在令父兄份上,今日你该当知道后果。”

“多谢曲君网开一面。”白猿慌忙谢恩。

走出洞府口,重见月色。

“小乐,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月再也忍不住了,今天的经历对她来说是颠倒了她的世界观的。

好在的是,她不像一般女人那么柔弱,这也是从小养成的性子,哪怕知道自己被传说中的妖怪给掳走,虽有所惊惧可也没失了分寸。

“姐,这个世上有妖魔鬼怪的存在,而你身边这位就是专门负责对付妖魔鬼怪的。”

苏乐不用猜也知道,自家姐姐身边这位,应该是徐峰的队友,也就是自己所属部门的正式工。

颜青青听到苏乐的话,面色郝红,身为749局一员,却被妖怪给抓了,这本身就是一件丢人的事情。

眼前这男人这句“专门对付妖魔鬼怪的”,简直就是打脸。

不过她更好奇的是,这年轻男子是谁?

要知道,那白猿可是修炼了上百年,一身实力非凡,可面对那位神秘的曲先生,白猿怪却无比恭敬,可想而知那位曲先生实力有多恐怖。

这么一位恐怖的存在,却对眼前这年轻人以礼相待,这让她对苏乐的身份很是好奇。

“介绍一下,我也是咱们局的一员,不过我是临时工,我叫苏乐。”

苏乐的自我介绍,让颜青青惊讶的小嘴微张之余,更有一丝羞恼。

这人,也太直男了些吧。

临时工,这是故意羞辱自己吧。

“颜青青,外勤组的一员。”

苏月目光在自己弟弟身上流转,又看了看颜青青,半响后好像是搞懂了什么。

“小乐,也就是说你们都是专门负责抓妖的?”

“不是抓妖,而是对付那些伤害人类的妖怪。”颜青青纠正了一下。

苏月听到颜青青这话,面色不断变转,良久后,忍不住道:“我刚被抓的时候,那妖怪威胁我做他夫人,还说要是不乖乖听话,就会和那些不听话的女人一个下场。他还带我去了一个石洞,里面有好些具女人尸骨,其中有几具还未彻底腐烂的尸骨,有的被割了眼睛鼻子,有的被砍掉了双腿双手。”

苏乐行走的脚步顿了下,颜青青也是面露怒色,道:“他怎么敢的,松岭山的妖怪可是和我们有协议的,不允许伤害无辜之人的。”

“如果违背了协议会怎么样?”苏乐问道。

“违背协议,我们749局就会出手抓拿。”

“那你觉得749局来松岭山抓拿这白猿的可能性大吗?”

“这个……恐怕那白猿今日之后就会毁尸灭迹,没有足够的证据,749局也拿他没办法。”

苏乐懂了,749局对松岭山的妖怪投鼠忌器,而同为妖怪一族,松岭山的妖怪自然也会站在白猿那边。

只要这白猿不下山,想要抓拿恐怕不容易。

这么看来,在面对妖怪这一块,749局并不属于强势的那一方啊。

也是,如果749局强势的话,面对银杏树,也不会不敢正面对话,而是安排自己这个临时工盯着了。

苏乐的手缩进了袖子里,在他的手臂处,贴着一枚银杏叶。

这才是他敢来这里的最大底气。

时间倒回到书院。

苏乐站在银杏树前。

“不知道是称呼您为银杏前辈还是青眉前辈,晚辈有一事相求,晚辈姐姐被妖怪掳走,晚辈将去找寻妖怪就回我姐,还希望前辈能够出手相助。”

良久,就在苏乐觉得银杏树不会搭理自己的时候,一片银杏树叶缓缓飘落。

……

“前辈,您也听到了,不知道那位曲先生,您是否可以压制。”

苏乐轻语,对于那白猿,他相信银杏树可以轻松解决,最关键是那位曲先生。

感受到手臂传来的一股温热,苏乐懂了。

下一刻,苏乐袖袍轻轻一抖,银杏叶便是从袖口飘出,飘向那洞府之内。

“姐,我们先离开。”

苏乐带着苏月和颜青青继续朝着原路返回,只是刚走不过百米,颜青青突然停下了脚步,目光震惊的望向了身后。

身后,光芒璀璨,一股恐怖能量波动倾泻而来。

“还不走,站在这里等死啊。”

看到颜青青傻站住,苏乐自然知道身后发生了什么,这种波动,必然是银杏或者青眉前辈和那曲先生战了起来。

这种级别的战斗,他参与不了,现在能做的就是快速离开这里,以免遭遇到其他强大妖怪。

这么大的动静,整个松岭山脉肯定都会被惊动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