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读书人的厉害

“姐夫,你在山下等我吧。”

深山脚下,苏乐看了眼自家姐夫,接下来的事情,自家姐夫还是在山下等。

香炉指向这深山,也就是说自家姐姐就在这山上,自家姐夫还是在山下等安全一些。

“说什么话呢,是去救你姐,我肯定要和你一起。”

陆博不答应,这是救自己老婆,就算山上有再多妖魔鬼怪,他也不能让小舅子一个人上去。

“行吧。”

苏乐想了下后,最终还是同意了,自家姐夫也学习了百家拳,也算是有自保之力。

两人快速上山,虽是深夜,山林也多雾障,但苏乐的视线并不受影响,又恰逢冬季,树木凋零,路却是要比往日更好走。

爬到第一座山头,苏乐却是停下了脚步,在山头平地之处,有着一座破败土屋。

苏乐凝眼,看向屋内灯光。

“这山上怎么会有人家的啊。”

陆博也是看到了土屋,更是看到了里面的灯光,很是好奇,像这种未开放的原始山林,不可能会有人居住的。

就算是有林业局安排的守山人,大冬天也该下山了。

守山,更多的是夏天时候,防止森林着火,以及那些偷猎者。

苏乐没有回答。

石屋木门吱呀打开,一位老人提着油灯走了出来。

“两位小哥深夜上山,这天寒地冻的,喝口热水吧。”

对于突然出现的苏乐和陆博,老人没有任何惊讶,而陆博却是变的警惕起来,他是干刑警出身的,对于一些不同寻常的情况,会下意识的保持戒备。

深山老林有人本身就很异常,见到陌生人上山,第一件事情竟然不是询问而是给热水喝,让他忍不住怀疑这热水是不是有问题。

尤其是,他想到自己看的一些妖怪电影,那些妖怪在偏僻之处装扮成人,给路人提供吃喝,可实际上那些吃喝之物都是腐尸烂肉。

“如此就却之不恭了。”

苏乐盯着老者一会,最后却是同意了下来。

“小乐……”陆博开口想要提醒,苏乐却是给了他一个安心的眼神,眼前这老人不会害我们的。

苏乐走到了石屋前,整个石屋内里就一个炉子,一张床和一张木桌。

老人提起炉子里正烧的开水,拿出两个瓷碗给倒上,递给了苏乐。

瓷碗冒着热腾腾的水雾,苏乐也不客气,拿起就是一饮而尽。

“小乐……”

陆博来不及阻止,就算这老人没什么坏心思,可这么滚烫的热水,也不怕烫到喉咙啊。

“没事的,姐夫你也喝掉,驱驱寒,一会我们还要赶路。”

听到苏乐这么说,陆博疑惑接过瓷碗,先是小口嘬了一下,却是惊讶的发现,这水虽然热气腾腾的,可入口却是不烫,但与此同时的,肚子里升起了一股火热感。

爬山的时候,陆博是不冷的,可刚刚站在山头这么一会,冷风袭来加上身上的汗,就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可这一嘴热水下肚,寒意瞬间消失了。

眼睛一亮,陆博也知道这水是好东西了,二话不说咕噜咕噜全部给喝完了,甚至脸上还有着意犹未尽的神情。

“多谢老人家的热水,我们还要继续赶路,就不叨扰了。”

“一碗热水,算不得什么,只是公子以后若有空闲,能够想起今日之事,不妨也当个趣谈流传后人。”

“一定。”

苏乐点了点头,陆博听不懂两人的对话,但看到自家小舅子已经放下碗转身就走,也是连忙跟着离去。

“小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搞懵了,那老人不是真的人吧。”

陆博不傻,在知道这个世界有妖怪之后,他现在的世界观就改变了,深山老林遇到个老人家,而且还给了一碗神奇的水,怎么也不像是普通人。

“山神土地听过没?”

“小乐,你是说那老人家是土地爷?”

陆博这是真的震惊了,土地爷是什么,那是神仙啊,自己竟然遇到了神仙。

“不是,土地爷哪有那么好遇,真正的土地爷那是得过赦封的,至于山神就更别想了,山神那是一山的扛把子。”

“既然不是,那你还说?”

“不是正规的,但架不住可以是自封的啊,这就跟许多人一样,虽然没当官,但架不住官瘾大,这老人应该是这深山的某种树精。”

“还能这样操作啊,可最后他让你当做趣谈流传后人又是什么意思?”

“看过古人写的一些志怪小说不?”

“看过,但情节不算多精彩,没多少曲折,和现代人的小说比差多了。”陆博点了点头。

“虽不精彩,可却是流传了下来啊,这流传下来看的人多了,有时候就多人成虎了,尤其是经过那些大儒文人的笔这么一写。”

苏乐微微一笑,想起了在藏书阁内看到的某位文人的游记。

这位文人也是个官员,在回家省亲的时候,路过一处山林,结果遇到猛虎拦路,眼看就要命不保夕,却是出现一位老人,驱赶了猛虎,保住了官员性命。

官员上前感激老者救命之恩,询问老者来历,老者也不隐瞒,说自己是当年的土地爷。

有趣的是,这位官员为官清廉,文采也是非凡,体内孕育出来了浩然正气。

官员致仕回老家,又路过此路,想到当初的救命之恩,回家之后将当年之事给记叙了下来,文章中把老者称之为土地爷。

就在文章写成的第三天,当年的老人深夜造访,朝着官员表示感激,官员先是不解,随着老人的解释才知道原因。

原来这老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土地爷,只是一普通榕树成精,当年对官员之说,不过是夸大好面子之言。

可没想到,因为官员体内的浩然正气,这一篇文章落成,得了天地认可,竟还真的让他成为了土地爷。

苏乐知道自己遇到的这位树精,也是认出了自己的儒家弟子身份了,这是想要借自己之手著书,就算不求土地山神之位,有文字传世,也等于是得了一缕浩然正气庇护。

浩然正气,是天地间最玄妙之存在,要知道精怪修炼都是要渡劫的,而古时许多精怪为了渡劫成功,都会选择一条路线。

开智、启蒙、而后读书。

《阅微草堂笔记》记载:

何励庵先生说明时有书生独行于荒野,闻书声琅琅。好奇为何荒野之中有读书声,寻声而去,只间一老翁坐墟墓间,旁有狐十馀,各捧书蹲坐。老翁见而起迎,诸狐皆捧书人立。

书生觉得妖怪既然读书,想来是知礼的,便问老翁何故读书,老翁回答:“妖怪要修炼渡劫,需要读圣贤之书。”

“原来读书人这么厉害,早知道我当年也多读点书了。”

听了解释之后,陆博咋舌,苏乐却是莞尔,读书的人很多,但能够有浩然正气的却是少之又少。

苏乐这边和陆博继续翻越山头,而此刻在前面几个山头,徐峰几人,也正经历着一场鏖战。

说是鏖战,不如说是一场戏谑之战。

徐峰三人被一群白猿围攻,三人身上都有着光芒流转,徐峰手持一柄桃木剑,身上多处是伤,这是被白猿厉爪所撕破的。

卫治也没好到哪里去,他手上一面镜子,只可惜镜面已经是破碎,脸色也是无比苍白。

三人之中,唯一好些的就是那位女子。

“孩儿们,可别伤了美人。”

在战场的外面,一位长胡子白衣男子,高坐上首,面前摆着一张石桌,上面摆放着琳琅满目的食物。

除了白衣男子之外,两侧也有石桌,有穿着官服的尖嘴老者,也有不过三尺的白脸侏儒。

“白将军,今日可是让我二人看了一出好戏啊。”

“哼,今日宴请两位,本是因为得了一美人,却不想遇到这搅兴之人。”

“白将军此言差矣,这是双喜临门,又得一美人,该满饮一杯。”

“哈哈,还是黄士侯言之有理,来,共饮此杯。”

白衣男子三人举杯饮酒,这是丝毫没把徐峰三人放在眼中。

“将军,良辰吉日,可不能耽搁。”

饮酒过罢,那官服老人目光落在徐峰和卫治身上,嘿嘿一笑道:“将军收得美人归,这二人不妨就让与我。”

“黄士侯自取便是。”

白衣男子毫不在意,官服老人得到允许,宽大袖袍一耍,一股黑烟喷出,而那些原本进攻的白猿,立刻便是停止攻击窜到一边。

“小心。”

徐峰看到喷涌而来的黑烟,提醒了一声同伴,就要屏住呼吸,然而黑烟却是透过皮肤毛孔渗入。

只是顷刻间,徐峰三人便是昏倒在地。

“好久不曾尝过人味了,这两脚羊当年可是美味的很。”官服老人看着倒地的徐峰和卫治舔了舔嘴唇,又看了眼同样昏迷的女人,遗憾刀:“尤其是女人和小孩,那更是鲜美,只是可惜了。”

“黄士侯,有啥可惜的,待我享用完美人,倘若不听话,便是送与你。”

“如此,就多谢白将军了。”

三人开怀大笑,更是有白猿抬着昏迷女人下去,白衣男子也不耽搁,起身离座,在众多白猿的簇拥下,朝着洞府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