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我在菜市场杀了十年鱼了

信州!

这一日,信州机场出现了许多人,清一色的红旗车子,许多穿着灰色夹克的人,都从车上下来,乌泱泱的在机场出口站着。

如果苏乐在这里,就会认出领头的正是从那他求了一副字画的俞康德。

几分钟之后,一辆飞机缓缓降落在机场,等候的人群表情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也没了先前杂乱的声音。

俞康德的手机响了起来。

接完电话之后,俞康德苦笑了一下,这在他的预料之中,李老的性子就是如此,不怎么喜欢惊动地方。

“让大家都散了吧,李老不喜欢太大的排场,他这一次来是办私事的。”

“俞书记,就这么走了,那李老的安全问题呢,你看咱们是不是留下一些人?”

“不用了,李老身边有人跟着,让大家都回去。”

俞康德摆了摆手,李老什么层次,他身边是有安保的,既然说了是私事,那就说明李老是不想见他们地方上的人。

要是还派人保护的话,万一李老想多了,反而会坏事。

一群人乌泱泱的来,又乌泱泱的离去。

而就在大部队离去没多久,几辆私家车停在了机场口,没一会,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在一行人的簇拥下上了私家车,朝着某个目的地而去。

信州书院。

外面的动静不小,但苏乐却是待在书院没有出去,李家和灵魂当铺之间的事情,他并不想插手,哪怕他知道李家来头不小,但他更清楚灵魂当铺的诡异,和明这家伙能少打交道还是少打交道的好。

“爷爷,就是这里。”

李振山的身影出现在灵魂当铺前,他虽然没有见过灵魂当铺,但也从好友口中了解过,当年好友就是跟当铺里的老板做的交易。

老板长得很帅。

这是老瞿对这当铺老板的形容。

李振山不知道什么是帅,只知道现在那些什么男明星,女孩子追的偶像,在他看来那就是个娘炮,压根跟帅不搭边。

可看到当铺老板的那一刻,他不得不承认,真他娘的是长得帅。

当铺外面,动静不小,但明依然稳稳站在柜台玩手机,仿佛外面的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爷爷,您怎么亲自来了,这徽章真要是瞿爷爷的,大不了我多花点给买下来就是了。”

李子安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不过是打电话说了一下情况,自己爷爷就火急火燎的亲自赶来了。

事情的经过他也能猜得到,当年瞿爷爷的那一万斤大米,很可能就是跟当铺换的,用那枚徽章给换的。

虽然不知道当年的当铺老板,为何愿意接受这么不公平的交易,可在他想来大不了自己就按照当年的物价去给换回来就是了。

自己爷爷都这么大年纪了,还乘坐飞机前来,他怕老人家身体吃不消。

“花钱,你花什么钱,你有那个钱吗?”

李振山一听自己孙子这话,哪怕是自己最喜欢的孙子,这一刻也是直接开喷了。

“当年那一万斤大米,可是救了整个公社甚至更多人的命,你花钱买回来,你觉得多少钱才值那数百条人命?”

“以为钱是万能的?就你这思想,就该送去改造。”

李子安揉了揉鼻子,没想到自己爷爷会那么大的火,不过他也知道自己这是撞枪口上了。

自己爷爷早就对这些年,国内许多人一切向钱看的情况很不满了,好些时候都跟有关方面谈过这问题。

“爷爷,你别生气,哥哥也是想要拿回瞿爷爷的徽章嘛。”

李子萱给自己哥哥解围,眼神挑了挑,意思是老哥你可以记住我这个人情。

“哼,自以为是。”

李振山没再喷自己孙子,而是走进了当铺,同时眼神拦住想要跟着进来的李子安等人。

“先生,您好。”

面对着明,李振山态度很谦逊,眼前这人看起来很年轻,可真实年纪绝对不小了。

当年老瞿见到这位的时候,这人就这么年轻,现在过去了那么多年还没有变化,那老瞿没有遇到之前呢?

反正,年纪绝对小不了。

“这里没有什么先生,有的只是交易,要想赎回那个徽章,就拿出两万斤大米来吧。”

明看着李振山,神情没有任何的变化,继续道:“那一万斤米的效果,你心里应该清楚。”

李振山点了点头,当年他只觉得这一万斤米保住了大家的命,可电话里听到自己孙子说的情况后,他思考了更多。

当年公社六百多号人,仔细回想除了一些发生意外去世的,大部分都是寿终正寝老去了,小病是有,却没什么大病。

这一点其实就很不正常,以前没往这方面去想,现在经过提醒,立刻便是明白了,这就是当年那一万斤大米带来的好处。

从这方面来说,这一万斤大米不仅仅是救命的米,更是仙米,真正的价值连城。

“先生,当年您的救命之恩,我们这些人不敢忘记,老瞿和您做的交易,您确实是没占便宜,只是现在老瞿马上就要走完人生的最后一程,只想您能把徽章还给他,让他毫无遗憾的离去。”

李振山态度诚恳,然而明却不为所动,淡淡开口:“我在菜市场已经杀了十年的鱼了。”

李振山疑惑,没听懂这句话的意思。

杀鱼,以这位的神通,还需要去菜市场杀鱼?

难道是大隐隐于市的意思?

“先生,您是跟人做交易的,我想跟您做一个交易,愿意用我的灵魂,换取这枚徽章。”这是李振山来之前就想好的。

面对这样的高人,他知道自己世俗的身份对对方没有任何作用,两万斤仙米他也找不来。

为了不让老友遗憾离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和当铺再次交易。

以自己的灵魂来交易。

当年要不是老瞿,恐怕他早就饿死了。

而现在,他子孙满堂,活到了这个年纪,已经满足和够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不让其他人进来的原因,因为自己这些亲人钥匙知道自己的决定,肯定会阻拦的。

“你……不符合交易的要求。”

明摇了摇头,灵魂当铺,不是谁都可以交易的。

“先生……”

“离开吧,当铺不允许无关之人过多逗留,去隔壁书院吧,隔壁书院随便观赏游玩。”

李振山有些不甘心,但听到明的后半句的时候,老眼却是一亮,活了大半岁数的人,听出了这位话语中的一些端倪。

书院。

一旁的信州书院。

解决的办法,可能就在信州书院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