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仙米

半个小时后。

两万斤大米被搬运到了山上,跟着运粮大队一起到来的还有李子安。

“哥,什么都别说,这一次你帮我,以后你指东,我绝对不去西边,也不会在爸妈还有爷爷面前告你状了。”

没等李子安开口,李子萱就抢先一步摆出了自己的条件。

“你认真的?”

李子安有些好奇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美男子,能够让自己妹妹做出这么大的牺牲来。

“哥,你妹妹我这么多年唯一一次看上的男生,你觉得我是闹着玩的吗?”

“先看看再说。”

李子安没有答应下来,作为哥哥的,他得替妹妹保驾护航,家里长辈自然是希望妹妹找个门当户对,但他只希望自己妹妹幸福,倘若自己妹妹喜欢的男生,家庭背景不怎么样也没事,只要人品好,对自己妹妹好就可以了。

说句不夸张的话,只要有他们李家在,随便帮扶两把,都可以让自己妹夫赢过全国95%的家庭。

李子安朝着当铺走去,而明依然站在柜台里面,把玩着他的手机,丝毫没有要迎接的意思。

“长得倒是不错,但这态度不行。”

李子安对明的第一印象不是很好,李子萱连忙解释道:“哥,人家忙着做生意呢。”

“你当我听不出来“pentaQ”代表着什么?”

李子萱表情悻悻,知道解释不了,也就不搭理自家老哥,朝着柜台里的明说道:“老板,你要的两万斤大米到了,要不要验收一下。”

“不用,你这大米不符合要求。”

明头都没抬,说出的话却是让得在场的人愕然。

不符合要求。

不都是大米吗,还有不符合要求的?

“老板,两万斤大米换一个徽章,已经可以了。”

李子安沉下脸来,那徽章他也认识,算是早期一批的徽章,其实没有多大的收藏价值,只是因为自己爷爷好像对这一批的徽章很在意,他才会答应自家妹妹花两万斤大米买回去送给爷爷。

“不一样,当初我给的可不是一般的大米。”

“不是一般的大米,还能是仙米不成,老板,过犹不及。”

“哥……你别着急。”

李子萱看到自家哥哥脸色沉下来,心生不妙,连忙安抚住自己哥哥,同时朝着明道:“老板,如果我们这米差了些,可以给你补差价的。”

“我只要米不要钱,我那米颗颗长三寸,食之可补精气神,连食一月,百病皆无,连食三月,身无杂质……”

“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米,我看你就是诚信不想卖,妹妹我们走。”

李子安听不下去了,这把米都吹的跟灵丹妙药一样了,世上根本就没有这样的米,分明就是诚心想要讹诈。

“哥……我跟你走。”

李子萱虽然被明的压制给俘获,但还没有失去理智,也觉得对方太过分了,这世上哪有这样的米嘛。

可惜了,这么一张好的皮囊啊。

带着不甘心,李子萱兄妹两人走出了当铺,结果发现陈欣雨没在外面。

“欣雨姐肯定是去书院了,哥,我们去书院找欣雨姐。”

李子萱走进书院的时候,很快就看到了苏乐和陈欣雨正站在书院大堂前聊着天。

“欣雨姐,气死我了。”

上前,李子萱很是随意的恰好人就插在了苏乐和陈欣雨的中间。

“怎么了,你哥惹你不开心了?”

“不是我哥,是那当铺的老板,答应两万斤大米换个徽章的,我都没有闲他贵,可他竟然说我这大米不符合要求,还说他要的米是吃了可以让人百病不侵的,世上哪有这样的米嘛,分明就是刁难。”

陈欣雨有些诧异,那当铺老板这么的贪心?

不过一旁的苏乐却不这么认为,堂堂灵魂当铺的老板,不至于欺骗普通人。

“怎么一回事,能不能说我听听?”

李子萱不想再说这事情了,陈欣雨简单的把事情给说了一遍,苏乐听明白了,那块红色徽章他也是看到过的。

“我觉得当铺老板还不至于乱说,而且历史上也确实是有过关于仙米的记载,在《唐宴书奇谈》中,有过记载,说是当地的一个百姓在一处山谷里发现一亩稻田,里面水稻颗粒饱满,而且远远就能闻到稻谷飘香。这位百姓看到山谷没人,就将这稻米给带回家了。”

“后来,当地发生了严重了瘟疫,十室九空,可这家人却是好好的,这引起了当地县令的好奇,一番追查之下,最后认为问题就在那稻谷上,可惜的是稻米都被这家人给吃的就剩下一勺了,而就这一勺后来还被当地士绅花了大价钱买去。”

“当地的百姓觉得,这肯定是神仙栽种在山谷里的稻谷,不是普通的米,而是仙米。”

苏乐说完,李子安皱了下眉,道:“古人的奇异怪谈,当不得真。”

“苏乐,你是不是了解些什么?”

陈欣雨看向苏乐,她总觉得苏乐话有所指,最关键的是她是见识过阵子的奇异怪谈的,很多原本不信的东西,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过。

“当铺的老板不简单啊,不是普通之人。”

苏乐感慨了一句,他相信陈欣雨听得懂这话的意思。

果然,陈欣雨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青眉,难道那当铺老板也是鬼魂?

“管他简单不简单,反正我的爱情幻想已经是破灭了。”

李子萱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而此刻李子安的手机却是响了,看了眼号码后,正色道:“爷爷的电话。”

听到是爷爷的电话,李子萱一下子安静下来。

“爷爷,有什么事情吗?”

“瞿爷爷不行了?啊……好,我这就带着妹妹回京城。”

李子安挂掉了电话,神情很是严肃,朝着自己妹妹说道:“瞿爷爷可能不行了,爷爷让我们立刻赶回京城。”

“啊,瞿爷爷怎么会……”

李子萱有些不敢置信,瞿爷爷是自己爷爷的老兄弟,每年爷爷都要带着他们去看望瞿爷爷的,在李子萱的心中,瞿爷爷就和自己爷爷没什么区别。

听到这个消息,她的表情立刻变得难过起来。

“欣雨,瞿爷爷和我们家关系不一般,是我爷爷的好友。”

看出陈欣雨的疑惑,李子安解释了一句,李家和陈家关系不一般,要是李家的长辈出事情,陈欣雨肯定是要询问的,所以李子安先一步解释了。

“当年我爷爷和瞿爷爷在同一个公社劳作,又碰上了大饥荒,是瞿爷爷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大米,救了整个公社的人,可惜后来瞿爷爷因为弄丢了徽章……”

话说到一半,李子安突然说不下去了。

大米,徽章……

他的脑海中闪过了某个念头,不止是他,李子萱也想到了。

先前是因为没有往这方面去想,毕竟关于瞿爷爷的事情,自家爷爷也就是提过那么一嘴,也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一时没想到那方面去。

现场众人当中,唯独苏乐最清楚,恐怕那位瞿爷爷,就是和明做交易的人。

“如果可以,我觉得你们不妨拨打电话问清楚。”苏乐开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