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我李子萱是一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

李子萱一直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看脸的人,自己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不然的话,家里长辈给介绍了那么多的男生,她也不会一个都看不上了。

但是这一刻,李子萱才明白,不是自己不看脸,而是因为那些男生的颜值不能打动她。

我,李子萱……这一刻宣布……恋爱了。

整理了下衣服,又拿出手机当镜子,将被山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给拨弄了几下,虽然还有几缕发丝凌乱,但这是她故意为之的。

这叫萌哒哒。

很多直男看到女生头发有些蓬松凌乱,觉得这女生不打扮也好萌,可这些直男哪里知道,所谓的不打扮,蓬松凌乱的头发,那是经过精致设计的,每一跟凌乱的发丝,可能都是经过数十次的设计。

“老板!”

确认无误后,李子萱走进了当铺,虽然踏入当铺的刹那,她感觉到了一股阴冷,但此刻那颗萌动的春心所散发的热度抵挡住了这份阴冷,羞答答的看着柜台上的明,开口喊道。

“姑娘你好,你是有什么东西要典当吗?”

“我想把自己典当给你。”

李子萱差点把心里要说的话脱口而出,尤其是刚刚对方那一笑,那嘴角扬起的弧度,真是勾魂啊。

幸得识君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

李子萱的脑海中,冒出了这句诗。

“我……老板,这店是你开的啊。”

“算是吧,如果姑娘不是来典当的,那就请离开吧,本店不接待闲人。”

明看了眼手机屏幕,就挂机这么一会,几个同伴就被刀了,好家伙,真是带不动啊。

“那个……”李子萱没想到这帅哥这么冷漠,可她摸了摸身上,除了手机之外没有任何值得典当的东西,现在手机太方便了,她连包都不拿了。

“虽然我不是来典当东西的,但我可以买东西啊,老板,你这架子上那枚……红色徽章卖不卖?”

李子萱目光落在了明身后架子上的红色徽章上,这样的徽章,她在家里看到过很多,家里的长辈几乎都人手一个。

“这东西啊,是一个赖账的人放在我这里的,按照当铺的规矩是可以出售的,当年那人拿这东西从我这换走了一万斤大米,你要买的话,那就得给我两万斤大米。”

“两万斤大米,那是多少钱啊?”

李子萱惊愕的小嘴微张,她不会下厨,也买有买过柴米油盐,自然不了解现在米的价格是多少。

“我不要钱,只要米。”

明,摇了摇头,这是当铺的规矩,当初换了什么东西,要想赎回就得双倍的东西返还。

“我能不能先看看这枚红色徽章?”

“可以。”

明把徽章拿下放在手心,李子萱连忙伸手去接,只是她刚拿住徽章,想要趁机再摸上一把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是把手给抽回去了。

真是小气哦。

摸一下又不会干嘛。

拿着这枚红色徽章,李子萱看着很是眼熟,因为这枚徽章,她曾经在自己爷爷那里看到过。

自己爷爷也有一枚这样的徽章,而且爷爷把这枚徽章视若珍宝,小时候自己不懂事,把这枚徽章拿来玩,还被爷爷给骂了,这是爷爷唯一一次骂她。

因为这个经历,让她对这样的徽章记忆很深刻。

“爷爷这枚珍贵这样的徽章,那我就把这徽章买来送给爷爷,爷爷肯定会很开心。”

李子萱有了打算,就把这徽章买下来,至于两万斤大米需要多少钱,反正她的压岁钱是够的。

“老板,我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她给我送两万斤大米过来。”

……

京城,某医院病房内。

一位老人浑身插着血管,在病床前,有着一位老人在陪伴着,而医生护士们则是不停忙碌着,看着病床上的老者,眼神中带着敬意。

“老李,不用麻烦了,我的身体我自己知道的,你这不是浪费国家的医疗资源吗?这些个专家,应该让他们去给更需要的病人治疗。”

“瞿老,为您看病是我们的荣幸。”负责治疗的主任医师连忙答道。

“胡闹,什么荣幸不荣幸的,我就是一个将死之人,你们要把更多精力投入在需要的病人身上,老李……让他们都下去吧,我们哥两说点话。”

病床前的老人沉默了片刻,最终点了点头,医生和大夫有些不愿意,他们全力治疗,不仅仅是因为李老的身份地位,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他们对病床上的老人充满了敬意。

“人都走了吧,不会有人打扰我们哥俩了吧。”

“门口有小光守着,谁都进不来。”李老点了点头,给了多年好兄弟一个肯定的答案。

“老李,趁着我还有一口气,这么多年你有什么疑问就问吧,我知道你心里憋着事情。”

“当年咱们一起入的队伍,你那徽章去哪了,作为队伍的一员,难道老瞿你不知道徽章比我们的生命都要宝贵吗?”

李振山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这个疑问在心底几十年了。

当年,他和老瞿还有另外一些人,是同一批加入的队伍,在庄严的旗帜下面宣誓过,这一生都要为一项事业而奋斗终生。

可老瞿却是把徽章给弄丢了,因为这个遭受了处分,否则的话,以老瞿当年所做的贡献,现在的地位绝对在自己之上的。

“你说这个啊,这些年是不是在心里埋怨了我很久啊。”

瞿老脸上却是有着笑容,李振山看到老伙计还笑的出来,怒不打一处来,要不是看在老瞿现在重病,以他的爆脾气,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其实啊,徽章不是被我弄丢的,我拿它去做了一个交易。”

“什么,老瞿你怎么能这么糊涂,你竟然……”

“行了,我都快要死了,你能不能收敛一下你的火爆脾气,尊重一下一个将死之人,听我把话说完。”

“你要是说不出个合理解释,就算你下一刻就要嗝屁了,我都得揍你一下。”

李振山冷哼一声,表达着内心的愤怒和不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