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传授百家拳

“姐夫,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在书院遇到了高人,他教了我一套拳法!”

“真的。”

陆博眼睛发亮,丝毫不怀疑自家小舅子话语的真实性,作为一个武侠迷,那是最相信奇遇存在的。

“我骗你干什么,我那一拳的威力你也看到了,想不想学?”

“小乐,姐夫平日里对你可不错,有好东西都跟你分享,你可不能忘了。”

“那自然是忘不了。”

苏乐皮笑肉不笑,确实,自己姐夫有好东西都会跟自己分享,自己当年第一次看的片子就是姐夫拿来的,叫什么桃子成熟,后来还带来了宫廷剧,满清刑罚还有聊斋这类的鬼片。

后来被老爸发现家里藏的片子,不得片子被没收了,还吃了一顿竹笋。

“陆博,你跟着胡闹干啥,还碰到了高人传授拳法,真以为是武侠小说啊。”

苏月是不相信自家弟弟为什么拳法的,至于苏乐打倒行凶者的那一拳,陆博并没有拍下来,等到反应过来之后,男子已经是倒地了,他后面补拍的是陈欣雨的照片。

“老婆,我是干刑警的,小乐有没有真本事,我还能看不出来啊,小乐,咱们去院子里比划一下。”

陆博急匆匆的拉着苏乐就朝着院子走去,苏月也没阻拦,虽然家里都是她说了算,但聪明的女人不会在男人的真正爱好上强行阻拦。

自家老公就两个爱好:看球和练武。

不让自家老公看国足,是怕自家老公看多了血压上升,而每次老公偷摸出去看足球,说是找小乐去,她心里跟明镜一样,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罢了。

用妈的话说,男人都是有些M的,嘴上说着不喜欢被管,可实际上却是很享受这种老婆管着的感觉,尤其是偷摸做一些老婆不让的事情,又没有被老婆给发现,不知道多有成就感,乐此不彼的。

“你爸藏私房钱真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对他藏钱的地方一清二楚,有时候看他藏得私房钱实在是少的可怜,还会故意给他钱让他去买东西,好能够昧下来一些。男人啊,至死都是少年,有着一颗叛逆的心。”

苏月对老妈传授的御夫之术很是认可,不过建立这一切的前提是:男的足够爱女的。

院子里。

苏乐没有藏私,当着陆博的面,打了一套百家拳。

行云流水,又如奔雷

“太厉害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陆博也学过搏击和军体拳,但面对自己小舅子刚刚的这一套拳法,他可以确认,自己绝对扛不住三招。

出掌如风,势若奔雷。

“小乐,这套拳法你一定要教我。”

“当然会教你。”

苏乐施展百家拳,也就没打算藏私,而后又将拳法口诀传授给了自家姐夫。

“这……还有这样的拳法,这不是百家姓吗?”

“亏姐夫你还是武侠迷,没看过《连城诀》,没看过《侠客行》吗,那里面记载的绝世武学,不也是从诗词演化而来的。”

“看过,当然看过,为这还当时还苦读唐诗三百首,就希望哪天能够领悟一套剑法。”

陆博回想起小时候,就是受这两部电视剧的影响,让得他拼命背诵诗词,上学路上拿着树枝劈砍路边的油菜花,一边砍还一边念诵着。

可惜的是,剑法没领悟出来,倒是被人家种菜的农民给追着跑了上百米。

“我这一次放慢点动作,姐夫你先掌握招数,而后配合口诀自己练习。”

一个小时后,陆博一套拳法打下来,已经是气喘吁吁了,累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一侧的石墩上。

“有这么累人吗,我当时都没感觉到,难道是我体内有浩然正气的缘故?”

苏乐回想起他自己修习百家拳的时候,并没有觉得很吃力,所有招式都是行云流水,很是顺畅的就一套打下来了。

百家拳很强大,就是每次出拳的时候,都要喊着“赵钱孙李”,一拳一个姓氏,给人的观感有些中二,不过真正的连家子就会明白,这是一种提升拳力的方式。

干过工地,或者看过工地工人干活的就知道,许多工人干活,尤其是干重活的时候,比如抡重锤砸东西,工人们都会大喝一声,发出“嘿”“咦”“嘿哈”这类音节。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这类音节,可以调动人身体的力量,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算是最基础的运力之法了。

百家拳,也是如此。

当然,苏乐是不需要的,因为他体内有着浩然正气,施展百家拳的时候,浩然正气会自动调动体内力量,不需要这么羞耻的每挥出一拳就喊一个姓氏。

再指点了自家姐夫一会,纠正了他出拳的角度,苏乐便是不管了,走回了大厅,但自家老姐已经是出门了,爸妈又不在家,想到连中午饭都没人管,只能是悲愤赶回书院。

……

信州书院。

“这就是信州书院啊,看起来没什么特殊啊。”

李子萱看着眼前的书院,比起她去游玩过的书院没什么不同,甚至还有些小气。

“哇,好美的银杏树!”

只是,踏入书院之后,看到那一颗银杏树的时候,李子萱便是改变了想法,那绚烂的银杏树叶,比她以往所见过的任何一颗银杏树都要漂亮。

李子萱想要近距离感受银杏树,不过却被围栏给挡住了,当看到沈青在那把守着,不时有青年闯关失败,她这心里对苏乐反而是有了一丝兴趣。

“这人还挺有手段的啊,能够想出这样的商机。不过如果仅仅是这样,还不至于被欣雨姐另眼相看的,肯定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李子萱又在书院逛了一圈,但除了那颗银杏树外,便没有发现特殊的地方,加上又没有遇到苏乐本人,无聊之下便是离开书院了。

“咦,这是什么,当铺?开到山上的当铺?”

出了书院门,李子萱被一侧的灵魂当铺给吸引住了,当铺在现代不稀奇,只是改了个名字叫做典当行了,可把典当行开到山上来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因着好奇,李子萱走了过去,而当看到店铺内,站在柜台里,正悠闲玩着手机的“明”的时候,李子萱整个眼睛都亮了几分。

太帅了!

哥,妹妹不能为你牺牲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