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懂个屁的书法

三百块,太值了!

俞康德脱口而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注意到女生手上手机闪光灯在亮着。

实际上在俞康德欣赏这幅扇子上的字的时候,女生便是偷偷拿起了手机拍摄了起来。

因为被扇子上的字给震惊到,俞康德和俞晴晴父女两谁都没有注意到。

“好一个连环托,想骗我们上当,既然你觉得这字好,那这扇子你买去吧,我们是不会买的。”

女生拉着自己男朋友的手转头就要走,男的还要继续争辩,可却架不住自己女朋友拽着手臂,只能是不甘心的离去。

“静静,为什么就这么走了,我看那两人很明显就是托。”

“我当然看出来是托了,那么明显的套路我怎么会上当,哼,我可是下载了国家反诈APP的,想骗到我没门。”

“那我们为什么不揭穿他们啊。”

“你傻啊,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咱们就两个人,万一他们恼羞成怒对我们动手怎么办,放心,我已经全部给拍下来了,到时候就发到网上给他们曝光,还能顺便给吸一波关注呢。”

“还是静静你聪明,到时候我去给你点赞。”

……

书院内,气氛有些尴尬,半响后,俞康德开口道:“老师这字是写的极好。”

虽然从面容上来看,写字的青年也就三十岁所有,但书法一道,达者为先,自己称呼对方一声老师也不为过。

“尚可吧。”

看到有识货的人,沈青还是很高兴的,但文人嘛,表面上还是要谦虚的。

“我想请老师帮我提一幅字,不知老师是否有空?”

“可以,不过要先扫码。”瞬间文人气质没了。

沈青的话让苏乐忍不住摸了一下额头,仰头看了眼苍穹,他不知道沈青会这么说,是被刚刚那对情侣给吓到了。

原本沈青对自己的字是很有自信的,可经历了前面那对情侣胡搅蛮缠之后,他便是明白要是遇到那些不懂书法的,根本就不知道他这字有多好。

其实这也和他的以往经历有关系,虽然沈青出身贫困,但自从读书之后,所交的朋友也都是读书人,字写的好不好,大家自然都看的出来。

所以他先前才没有先说价格让对方付钱就开始写了,因为他觉得对方只要看到了自己的字,就肯定会付钱的。

他忽略了现代这个社会,书法并不是读书人的必学功课,也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自当如此。”

俞康德虽然愣了那么一下,不过随后也是反应过来,伸手拿出手机但对着二维码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爸,我来吧。”

俞晴晴看到自家老爸犯难的样子,偷笑了一下,自家老爸这些年就没怎么花过钱,连二维码付款都生疏了。

“支付宝到账三百元。”

听到自己手机传来提示音,看到这对父女目光看向自己,苏乐有些尴尬笑笑,沈青没有手机,这二维码自然是他的。

“沈老师不习惯用这些软件,我代为收钱,到时候会给沈老师的。”

“院长能够收留我,已经是我的天大荣幸了,岂敢再分钱。”沈青一听苏乐这话,连忙解释,神情很是诚恳,可苏乐就更尴尬了,他感觉俞家父女尤其是那女儿,看自己的眼神就跟看周扒皮一样。

天地良心,自己可真不是周扒皮,确实是没来得及给沈青弄个手机。

“烦请先生提写如履薄冰四字。”

沈青闻言点头,就要提笔在扇子上写字,但苏乐却是阻止了,说道:“我看这四个字就别写在扇子上,这不是有宣纸吗,就写纸上吧。”

苏乐会开口阻拦,是因为他看的出来,这位俞叔叔应该是颇有身份的,上身一件灰色夹克,网上不是有说过嘛,这年头没个厅级都不好意思穿灰夹克。

厅不厅的苏乐不敢确定,但看起来大小也是个领导。

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每天拿着一把扇子晃荡,既然人家看上了沈青的字,那就写在宣纸上,对方要是喜欢的话,回去自然会裱起来。

“听院长的。”

沈青也没问俞康德同意不同意,便是拿着铺在下面的宣纸,凝神静气起来,俞康德看到这一幕颇有些深意的看了眼苏乐。

他看的出来,要是自己不同意的话,这位沈老师可能就不给自己提字了。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沈青还是有傲气的,在他看来不管写在哪里,对方都是赚大了,要是还罗里吧嗦提要求的话,就是不知好歹了。

“好字,沈老师这字写出了如履薄冰的精髓。”

看到沈青收笔,俞康德忍不住赞叹,不过看到沈青没有下一步举动后,忍不住问道:“沈老师不落款盖章吗?”

“有,有章。”

苏乐连忙朝着正堂跑去,没一会出来时候,手上多了一个印章,看到这印章,俞康德和俞晴晴表情都变得古怪起来。

砰!

苏乐倒是毫不客气,打开印章就盖在了宣纸的左侧下方。

信州书院!

这印章是苏乐老爸给刻的,用他老爸说的话,一个书院要是连印章都没有,那还能称之为书院吗?

“多谢沈先生赐墨宝,那今日就告辞了。”

俞康德看到自己女儿想说什么,先一步开口,将宣纸小心卷好,笑着道谢而后给了自己女儿一个眼神离去。

“沈老师,今天开门红了啊,不错。”

送走这两位,苏乐回来拍了拍沈青的肩膀。

沈青一副受宠若惊模样,连忙鞠躬表示:“院长折煞我了,当不起院长您这么称呼,还是直呼我全名。”

“我们这个时代,老师是对某个行业比较厉害的人的称呼,这个称呼你还是担得起的。”

苏乐安慰了一句,脑海中却是想着,要是多几个识货的人,一天就是卖个十把扇子,那也是月入近十万了啊。

“爸,这印章盖上去,你还要把这幅字给裱起来挂在办公室吗?”书院门口,俞晴晴笑嘻嘻询问。

“为什么不能?”

“那你就不怕被下面人给看到啊,这些人看到,还不得一个个跑书院来。”

俞晴晴可是知道的,如果去自家老爸办公室的人,看到这幅字上的信州书院,肯定会动一些心思,自家老爸可就等于是替书院打了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广告。

俞康德笑而不语,这幅字确实是好,他也会挂在办公室,至于看到之人会这么想,那他就管不着了。

也算是,还一份当年在书院的情。

……

另外一边,小情侣下了山之后便是返回了学校,陈静拿着手机鼓捣了好一会,当看到视频剪辑好了之后,很是兴奋的给上传到了短视频平台上。

“信州书院惊现无良黑心商家,被揭穿后还安排托。”

陈静很是满意自己的这个标题,她相信肯定会火,这年头网友们最喜欢看的就是这类新闻。

果然,视频发出去不过短短半个小时,就有几十个评论和上百个点赞了,浏览观看的人数更是破了十万,最关键的是还有好几家媒体已经是私信她能否转发了,同时下面的评论也是越来越多。

“真的假的啊,信州书院是免门票的景点吧。”

“就是因为免门票,所以才想着靠这个赚钱,我听说信州书院已经是被私人给承包了。”

“那就怪不得,前段时间我去的时候,一把扇子只要三十块,估计换了老板后才这么黑心的。”

“给它曝光,让监管看看,一把破扇子竟然卖三百,人家葛仙山和三清山这两个景点也才三十一把。”

“别说,这两托还挺像那么回事的,看那男的,灰夹克、拉链到胸部,这气势比我们单位领导还足。”

“难道你们没有发现那女托的颜值很高吗?”

“又一个卿晨璟靓啊。”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也就你们这些意志不坚定的人才会被诱惑,我上次坐高铁过安检,机器响个不停,安检员过来搜索了半天都没搜到金属,到最后才发现,原来是我钢铁般的意志。”

“其实你们没觉得,这字确实写的很不错吗?”

------“这是老板的亲戚吧”

------“兄弟,多少钱一条,带我也加个群。”

……

网上的这些风暴很快便是传入了苏乐的耳中,是他的一位高中同学告知他的。

苏乐并没有隐瞒自己家承包书院的事情,当初接手的时候,还自嘲的发了一个朋友圈:小时候的梦想是当个院士,没想到现在成为了院长。

挂了同学的电话,苏乐也是打开短视频看到了,当看到视频里的内容后,也是瞬间警觉起来,评论是一片愤怒和辱骂,虽然有几条讨论字的,但很快便是被愤怒的网友给喷的体无完肤。

“这特么的是什么事啊。”

苏乐有些头疼了,大部分网友都不懂书法,在他们看来这种景点的扇子就该三十块一把,潜意识已经是认定俞叔叔父女是自己安排的托了。

解释,书法这玩意是最难解释的。

沈青的字虽然不比那些书法大家差,可主要是没有那些书法大家的头衔啊,不懂书法的人,压根看不出书法大家和普通书法者的书法作品的区别。

最关键的是,以现在的传播速度,估计很快自家老头就要知道了,以自家老头的脾气,那还不得到立刻从怒气冲冲的杀过来。

而就在苏乐思考该怎么解释的时候,某户人家,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看着手机一脸的愤怒,朝着正在拖地的男子喊道:“老公,现在这年头竟然还有商家敢这么做,真是太可气了,你们要去重重处罚。”

“怎么了?”

男子有些疑惑,放下扫把走了过来,当看到短视频里面前半段内容的时候也是被气到了,好家伙,这不是给城市形象抹黑吗?

这样的商家必须要重罚!

然而当他看到后面,看到出现在视频中的俞康德的时候,整个人就如同被定住了身形一动也不动。

“老公,你怎么了?”

妇女发现了自家老公的异样,有些不解问道。

“媳妇,你评论了吗?”

“评论了啊,我还给转发点赞了。”

“快点删掉,嗯,还是我来……”

男子拿过手机,把自己老婆原来的评论给删除掉,而后快速评论道:“这对父女不可能是托,人家这字确实是写的好,三百块不贵。”

“老公,你还懂书法,这字真的好?”结婚十几年,作为妻子的她还不知道自家老公还懂书法呢。

“我懂个屁的书法,你别问了,总之你就尽量维护就好,我与急事要去处理了。”

男子把手机还给老婆,走到卧室拿起了他自己的手机快速拨打电话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