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邻居

《史记·仲尼弟子列传》

仲由字子路,卞人也。少孔子九岁。

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佩豭豚,陵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

这是史记中记载孔子的弟子子由和孔子相识并且拜师孔子的片段。

翻译过来的大致意思就是,子由比孔子年轻九岁,没有什么正经职业,逞凶斗勇,穿着异类,用现代话说就是古惑仔打扮。

一次偶然机会,子路和孔子相遇了,原文用现代化翻译过来,大概就是子由满身纹身古惑仔打扮,让孔子多看了几眼,子由一看这人敢盯着自己看,自然就不爽了。

子由:你瞅啥。

孔子可能就冷笑了一下。

然后,子由就动手了。

陵暴孔子。

书中记载,面对子由的动手,孔子是以德服人,慢慢用礼乐来感化他。

但只要想一下就知道,面对一个动手的古惑仔,要是讲道理就能讲得通的话,那天下早就没有古惑仔了。

正确的场景应该是子由公猪皮装饰的宝剑准备动手的时候,孔子一脱上衣,露出了满身肌肉。

子由一看,不得了啊,这位背上的肌肉逐渐扭曲成了一个德字。

打不过打不过。

这才真正比较符合实际,而且还有另外一点也可以佐证。

孔子闻卫乱,曰:“嗟乎,由死矣!”已而果死。故孔子曰:“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

这话翻译过来就是,孔子听到弟子子由被杀无比感叹,追忆道:“自从子由跟着我之后,我就很少听到恶言恶语了。”

孔子作为带头大哥,讲究以德服人,不能见人就展示满身肌肉,而有子由这位能够打死老虎的头号打手在,自然就没有人敢胡乱说坏话了。

……

清晨!

书院后方山头,苏乐迎着刺骨寒风站立在那里,旭日初升,霜露重重。

下一刻,苏乐挥舞双拳,弯身弓背,身上长衫猎猎作响。

赵钱孙李,周吴郑王。

冯陈褚卫,蒋沈韩杨。

苏乐口中轻念,浑身筋骨紧绷,犹如一头蓄力的豹子。

唰!

拳头挥动,每一拳都带着浑身筋骨噼里啪啦作响。

吁!

拳毕。

苏乐吐出一口浑气,整个紧绷的筋骨恢复自如,晨曦照耀周身,宛若潇洒仙人。

“《百家拳》还真是强大,我这才练了一遍,就感觉力量增长了数倍。”

苏乐很是满意,他感觉到浑身力量的增长,整个《百家拳》一共分为六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磨皮壮骨。

磨皮,是练的抗击打能力,而壮骨是增大自身的力量。

按照苏乐计算,第一阶段修炼到极致,应该就相当于那些世界拳击高手了。

不过百家拳更精妙的是拳法,一套百家拳,集合了众家之所长,在百家拳的加持下,自己现在对付三五个大汉应该是没什么问题。

练完拳之后,苏乐没有就此下山,找了一块山石坐下,掏出一本书籍就读了起来。

《孟子.公孙丑》

公孙丑问曰:“夫子当路于齐,管仲、晏子之功,可复许乎?”

……

“好一个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

“成事者,除自身因素之外,也需讲究天时地利,河流一脉汇入汪洋、水势一流回归大海,那是“地势使之然”的顺其自然,是大势所需发展而至的自然而然。而人只有尊重客观规律,才能真正有所作为。”

“《韩非子》曰“随时以举事,因资而立功,用万物之能而获利其上,不就是说的要乘势而为吗?”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顺势而为方为上策。”

苏乐品读《孟子》有所感悟的时候,却没注意到,那晨曦红光之中,隐约有一抹青光没入体内。

……

早上八点,苏乐回归书院,可还没到书院,视线便是被书院右侧不远处的古建筑给吸引住了。

一座二层楼的商铺,门头上还插着一面招牌旗帜,上书两个字:當鋪。

苏乐嘴角抽搐了一下,他没有想到明所说的很快就会见面,竟然是这个意思,这是要和自己做邻居。

只是,就这么随便弄个商铺,就不怕管委会……

苏乐莞尔,发现自己的思想还有些转不过来,以灵魂当铺的厉害,落户在这里,管委会又怎么会阻止的了。

“苏院长,又见面了。”

明的身影从当铺内走出来,看到苏乐望向这边,朝着苏乐笑道:“以后你我算是邻居了,苏院长不妨过来参观参观。”

苏乐想了下,最后还是抱拳走了过去,说实话,他也对灵魂当铺很是好奇,一个以他人灵魂为交易的当铺,要这些灵魂干什么呢?

“苏院长请。”

明领着苏乐走进了当铺,整个当铺和苏乐在电视里看到的当铺没什么差别,进门便是一个柜台,柜台后面是一个架子,不过上面只摆着少数两三样物品。

苏乐的目光,被其中一样物品给吸引住了。

“苏院长应该很好奇,为何当铺会有这物吧。”

“确实是有些意外。”

苏乐点了点头也没否认,当铺内出现这物件,确实出乎他的意料,因为这玩意并不值钱,普通的当铺都不会要,更别说是灵魂当铺了。

“这东西啊,是一个赖账的家伙给留下来的。”

“你这当铺还有人敢赖账?”苏乐不解。

明看了眼苏乐,那帅气的脸庞带着幽怨,道:“苏院长不就替那梁实秋赖账了一次吗?”

“咳咳……那是明兄给面子。”

“苏院长想不想听一下这个人的故事?”

“不想。”

苏乐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可不想多事,最关键的是这物件虽然普通,但意义不一般啊,他怕给自己惹上麻烦。

“明兄,我那边有熟人来了,我先告辞了”

苏乐转身就走,明看着苏乐匆匆离去的背影,笑了笑,伸手一抓,那架子上的红色徽章便是落在了他的手掌心处。

走出当铺,苏乐看着出现在书院门口的男子,招手喊道:“姐夫,你怎么来了。“

有熟人到访,倒不是苏乐乱说,刚在当铺门口的时候,他就看到自家姐夫的身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