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以德服人

鬼域之中!

苏乐浑身没有任何光芒,但这黑气却是无法靠近他分毫。

“信州书院院长苏乐,还请阁下网开一面,放他们离去。”

白衣男子对苏乐的出现,脸上没有任何意外之色,笑了笑,道:“灵魂当铺的规矩,当交易达成的那一刻,便是不会逆转。”

苏乐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对方。

“当然,信州书院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毕竟,你我二人从某种程度来说算是同一种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明。小明的明。”

“明兄有什么要求,不妨直说。”

苏乐不明白,对方指的同一种人是什么意思,但梁实秋他是保定的。

既然对方说要给面子,又说了规矩不能破,不外乎就是想要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

“既然给面子,又怎么会提要求,苏院长自顾带走这些人就是。”

明嘴角微微扬起,看了苏乐一眼,转身离去前,意味深长道:“苏院长,相信我们很快就会再见。”

明的身影走进了灵魂当铺,而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当铺门内,周围的黑气开始消散,鬼域也是撤开,周围又恢复了正常。

“梁老师。”

地上,虽然没有了黑气捆绑,但许洛四人还是陷入了昏迷躺在那里,不过梁实秋的魂魄却是没有昏迷。

苏乐朝着梁实秋打招呼,梁实秋脸上有着感谢之色,而后用担忧目光看向了地上的罗珍棒。

“这孩子没事的,只是昏迷了过去,一会就会醒来。”

地上四人呼吸都很平稳,苏乐安慰了梁实秋一句,梁实秋蹲下身子,用手摸了摸罗真棒的脑袋,随后才不舍的站起身。

站起身的梁实秋,朝着苏乐深深的鞠了一躬,在苏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道青光从梁实秋的眉心射出,射入了苏乐的眉心之中。

“这是……”

青气入体,感受到一股特殊的气,苏乐瞬间便是明白,这就是浩然正气,梁老师将他的浩然正气传给了自己,以此来表示感谢。

自己,就这么轻松的完成了养气篇的第一步,浩然正气入体。

“梁老师,我并不是……”

苏乐刚要解释,自己出手相助并不是贪图浩然正气,然而他话没说完,就看到梁实秋的魂魄在原地慢慢消散。

与此同时,梁实秋手指了指地上的罗真棒,朝着他摇了摇头。

苏乐读懂了梁实秋的意思了。

可他不想答应,因为他意难平。

梁老师是让他,不要对外说出真相,显然是不想罗珍棒受到暴力,可苏乐有些不愿意,一位如此好的老师,却连个身后名都要被人误解。

他不想答应。

然而,当梁实秋只剩下半个身子后,脸上带着恳求之色,苏乐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看到苏乐点头,梁实秋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就这么笑着消失离去。

一分钟后。

苏乐脸上神情变化了好几次,最终重重叹息了一声,没有去管躺在地上的许洛四人,转身朝着书院方向走去。

……

“头,真的没有骗你,不信你问崔平,是不是遇到了灵魂当铺。”

“翠平说了,他并没有看清楚那商铺的招牌,你小子就算是任务失败了,也没必要给自己找一个这么离谱的理由,还灵魂当铺……真要灵魂当铺,你还能活着回来?”

宋军哼了一声,灵魂当铺那是禁忌级别的存在,在他们749局有记载中,灵魂当铺出现过三次,而所有涉及到灵魂当铺的,没有一位能够活下来。

灵魂当铺最近一次出现是在民国时候,当时是修炼界的一位颇有名气的强者和灵魂当铺做了一个交易,但那位强者不想付出灵魂代价,为此他请了修炼界许多强者前来帮忙坐镇,想要击退灵魂当铺。

就是这么个决定,那天之后,整个修炼界折损了一半实力,那位强者还有他所邀请来助阵的强者,全都消失了。

许洛语塞了,如果这事情不是发生在他身上,换做其他任何一位同事说出来,他也是不相信的。

“对了,可以问那小孩,他的口供应该是能证明的吧。”

想到那小孩当初说出的真相,徐洛眼睛一亮,那小孩的经历不就是灵魂当铺的交易流程吗?

“问了,确实和你说的一样,但这不代表着和那小孩做交易的就是灵魂当铺,有许多鬼怪也会和人做交易,毕竟,交易达成的话,就算是我们749局也不好阻拦。”

有一些鬼怪,出于某种原因,想要吸食人的寿命,可他们没法直接对人下手,便是采取另外一种交换形式。

最最常见的,就是所谓的买命钱了。

有的人,会无缘无故捡到一笔钱,这还不算什么,接下来的每一天都会在同一个地点捡到,这就是鬼怪所给的买命钱。

只拿一笔的话还没什么,可连续每次都拿,那就代表着接受了“买寿命”这份交易。

很多人会疑惑,那捡钱的人又不知道是买命钱,要是知道的话就不要了。

天上不会掉馅饼。

一次还好,连续多次,还觉得是意外,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这就跟银行卡内突然多出了一笔不知来历的钱,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多出一笔,作为银行卡的主人难道能不知道这笔钱来历不明,花掉可能会承受法律责任吗?

不过是带着侥幸心理,或者自欺欺人觉得自己不知道这笔钱是干啥的,就不用负责。

宋军不认为许洛遇到的是灵魂当铺,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许洛几人活了下来。

按照灵魂当铺以往的表现,凡是阻拦灵魂当铺交易的,从来没有能够活下来的。

“行了,别废话了,你写份这次事件的报告,然后我给你批个假,不是一直说我不给你放假吗,这次直接给你放到年后。”

许洛也不争论了,有假放就放吧,好好去三亚过个年。

“头,网上关于梁实秋的事情出现了反转了。”

负责监视网络信息的王飞打进来了电话,宋军带着许洛走向了监控室。

网上,出现了一篇文章。

标题:我心目中的梁老师。

本人刘寸,毕业于北科大,现在某科研所任职,本人博士毕业前信息都可以在网上查询的到,本人对自己接下来所称述的话,愿意付法律责任。

我是一个南方人,出生在赣省的一个小县城。提到赣省大家想到的是红色,赣省多山,放到现在代表着丰富的旅游资源,可在八九十年代,山多就意味着交通不便利,交通不便利,经济便是很难搞上去。

我的家乡那个时候挺穷的,而我爸在我很小时候就离世了,我妈改嫁了,剩下我和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自然,我们家也成为了村子里最穷的几户人家之一。

奶奶上了年纪腿脚不便利,家里虽然有一口田地,可却没有劳动力去种植,但那个时候是还要交公粮的,最后奶奶只能把田地租给了别人,除了交纳的公粮之外对方答应每年给一百斤稻谷。

一百斤稻谷,碾成米是64斤3两,而剩下的糠,奶奶也舍不得扔。

毕竟,糠再难吃可也能填饱肚子不是。

后来年纪稍微大些,到了入学年龄,奶奶一定要我去上学,可花几块钱去上学读书,在那时的我看来,还不如去菜市场买几斤肉改善生活。

拿着奶奶给的三块钱学费,我并没有去上学,而是去菜市场买了一斤肉,回到家哄骗奶奶是村头朱大爷家杀猪给送的。(朱大爷是我们村的屠户,养了几头猪,朱大爷的父亲小时候山上采竹笋被毒蛇给咬了,是我爷爷背他下山找的大夫。)有这份恩情在,朱大爷家只要杀猪,都会给我家送点猪肉过来。

在我心中朱大爷家杀猪那比过年还要高兴,也让我萌生了当个屠夫的想法,在幼小的我看来,当屠夫就顿顿有肉吃,就是世上最幸福的事情。

为了欺骗奶奶,我每天一大早就出门说是去学校读书,可奶奶没看到我的书包,也没看到我带书本回家便是怀疑了起来,为了不让奶奶怀疑,我趁着中午学校放学的时候,偷溜进教室,想要偷一些书本回家冒充。

结果,书没偷到,人却是被学校老师给抓到了。

抓到我的老师,就是梁实秋梁老师。

在梁老师的讯问下,我说了实话,梁老师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只是拍拍我的肩膀,让我明天来学校上学,我说没钱交学费,梁老师让我不用管。

我又说我要照顾奶奶,梁老师允许我提早放学。

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我不过是叛逆的不想上学,而梁老师只是没有点破而已。

我就像是孙猴子一样,而梁老师就是如来佛,孙猴子又怎么可能翻得出梁老师的手掌心。

可改变我人生命运的,也恰恰是梁老师的手掌心。

也许是知道我调皮心思不在学习上,梁老师和我约定,只要我考试能考第一名,就给我买一斤肉带回家,要是考不到的话,那周末时候就得去他家菜地给锄草。

开始,连着好些考试都没考第一,白给梁老师干活的我自然不干,总是偷摘梁老师菜地里的菜带回家,还觉得这是自己的劳动所得。

后来,憋着一口气的我,总算是考上了第一,梁老师也是如约的给了我一斤肉,我兴高采烈的提着肉回家告诉了奶奶,可没想到一向对我很是慈爱的奶奶,第一次对我发了脾气,让我跪了下来,而奶奶则是提着肉出门了。

奶奶出了门,一个多小时之后手上提着肉又回来了。

“娃,将来你一定要记住梁老师的恩情。”这是奶奶回家后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不过那个时候的我却不这么想,这明明是我靠自己的成绩赢回来的,我为什么要记梁老师的恩情,奶奶你可不知道梁老师让我给他干了多少活呢。

现在想想……心头真是百般滋味。

……

后来我以小学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中学,不过中学的学费更负担不起,加上又离着家里远,没法照顾奶奶,便不打算去上了。

可没想到临近开学那几天,梁老师突然出现在了家里,从我奶奶手里买走了我家的地,我气愤的要找他拼命,却被奶奶给拦下来了。

“你个娃要是好好读书,将来考上信州一中的话,我就把这地还给你家,要是考不上,那这地就是我的了。”

梁老师留下这句话就走了,那个时候的我心中对梁老师充满了怨恨,决定一定要好好读书拿回自己家的地。

……

再后来……

我考上了信州一中,那个时候的我已经懂了许多事情了,也隐约猜到了一些。

高二那年,奶奶离世了,我又一次见到了梁老师,梁老师看了看我,什么都没说。

高三那年,填报志愿,我找了梁老师,想问问他有什么好的意见,结果却被梁老师骂了一顿。

“你个娃,我才上了个小学,哪知道大学是怎么样的,去问你现在的老师去。”

后来啊,我考上了北科大,因着家里没什么亲戚,每年放假也不回来,偶尔回来也就是去看看梁老师。

再后来,毕业……结婚,婚礼在京城办的,举办完婚礼后,我带着妻子回到了信州,去了梁老师家,带着妻子对梁老师行了父母之礼。

我妻子并不知道的是,原本我是想回信州举办婚礼,让梁老师担任长辈的,可却被梁老师拒绝了,用梁老师的话讲,你妻子的亲戚都在京城,你那些同学同事也在京城,回来举办婚礼,让他们跟着你一起回来吗?

钱多的没地方烧吗?

梁老师不让我回来举办婚礼,想着请他到京城来主婚,可还是被梁老师给拒绝了,因为他说学生们还没放学,走不开。

听到梁老师这话,我也没就再邀请了,因为梁老师就是这么一个人,不可能因为其他事情而耽搁教学的。

这些年,因为科研项目的繁忙,和梁老师的交流渐渐少了,前段时间因为攻关一个项目不能和外界沟通,不知道发生在梁老师身上的事情,可我怎么也不会相信,一个兢兢业业四十多年的老师,一个一心只为了学生考虑的老师,会区别对待学生?

倘若梁老师会区别对待学生,又怎么会有现在的我?

……

这篇文章,在网上引起了轩然大波,只因文章的内容和写文章的人。

北科大博士,身份可以清楚查询的到,那这份文章自然就不是编造的。

而随着这份文章的发酵,网上又有人站了出来。

“我也是梁老师的学生,要说梁老师区别对待,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那个时候我的成绩一直是班里垫底,当梁老师对我和对那些成绩好的学生没差别,虽然我现在是在电子厂打工,可我还是感激梁老师。”

“说梁老师区别对待学生,我真是笑了,跟你们说件事情吧,十来年前我当时就是梁老师的学生,梁老师布置了一份作文作业,写自己的父母,不夸张的说,当年我家里还是有些能量的,作文的具体内容就不提了,反正最后一句收尾大概是:后来我才知道,父亲不仅是为我亮了一盏灯,他还要照亮全县人民。”

“就这么一篇作文,放到现在不说满分吧,至少也不差,可梁老师直接给我打了一个零分。如果梁老师是区别对待的老师,那我当年就该是满分,就该是班长了。”

“不要觉得我们马后炮,这几天年底事情多,没有注意到关于梁老师的事情,否则的话我肯定第一时间替梁老师发声。”

网上,越来越多的梁实秋的学生站了出来,他们以自身的经历替梁实秋鸣不平和洗刷冤屈。

而当一个小时之后,一份捐款明细曝光出来之后,全网一片哗然。

这份捐款名单,足足有几十页,捐款的金额不是很多,从最早的几十块到几百块以及最后的几千块,加起来总共也就二十来万。

可这,却是贯穿了三十年的岁月。

捐款人的名字都是梁实秋。

被捐赠对象有慈善机构,有贫困地区教育基金会,也有着一些具体的贫困孩子的名字。

而这份笔记名单,是街道办的工作人员整理梁实秋家里遗物时候发现的。

……

书院,苏乐也看到了网上的动静,那份意不平,这才稍微好些。

梁老师,你的诸多学生,终究不曾负你啊。

宁心静气,苏乐这一次开始重读儒家经典。

《百家姓》

“推演开始,推演中……《百家拳》推演完成。”

看着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百家拳》,苏乐表情有些古怪,儒家不是讲究以理服人吗,怎么还会有拳法的?

苏乐求教于沈青。

“院长,当年圣人身高两米,手下有三千弟子,出行带72贤徒出游列国,以德服人……”

沈青回答的很委婉,但苏乐听懂了。

怪不得孔圣人能够以德服人,换谁谁敢不服气。

PS:今天二合一章节,感谢大家的打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