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老师的使命

许洛闭上了眼睛,就在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漫天的黑气之中,一道枯瘦的手臂出现,抓住了棒棒的手,而后,青光大作。

在那青光之中,梁实秋的身影走进了鬼域。

梁实秋抓住了棒棒的手,青光也将许洛三人给笼罩在了其中。

青光笼罩在他的周身,并且不断的扩大,与那黑气进行着拉锯。

“灵魂当铺的交易,没有人可以破坏,何必执迷不悟。”

一道声音传出,小区门口,灵魂当铺的店门内,走出了一道穿着白衣的年轻身影。

一袭白衣,潇洒飘逸。

梁实秋沉默不语,只是拉着棒棒的手,神情很是坚定。

“一个对大人撒谎,害得你一生清誉被毁的人,你又何必还要保护他。放手吧,灵魂当铺的交易,不是你可以阻拦的。”

白衣男子脸上带着讥讽之色,可梁实秋却丝毫没有放手,那枯瘦的右手紧紧的握住。

“你的浩然正气,活着的时候护不住他,死后就更护不住了。继续执迷不悟,那就一并彻底留下吧。”

白衣男子右手轻捻了一个响指,黑气又一次翻涌起来,开始吞噬起来梁实秋周身散发出来的青光。

最终,黑气化作锁链将梁实秋的鬼魂还有许洛四人都给捆绑住,看着仍然在挣扎的梁实秋的鬼魂,白衣男子轻笑道:“真是搞不懂啊,这么做有必要吗?”

“有必要,因为他是他的学生,为人师长,断不能看着自己的学生误入歧途。”

另外一道身影响起,苏乐的身影穿过了鬼域黑气,出现在了白衣男子的跟前。

苏乐,目光落在被捆绑住的梁实秋的鬼魂,眼神之中有着浓浓的钦佩之色,这是一个可以称得上一声“先生”的当代好老师。

有师德者,书院当以贵客迎之。

一开始,苏乐还不明白书院为什么会提示这么一句话,可当梁实秋跑下山,他在群里看到外勤组的两位提到鬼魂的名字叫梁实秋之后,便是立刻上网搜索了一下。

叫这个名字的有好些个,但在信州市的就只有一位了,而且还有好多新闻,查看了新闻之后,苏乐便是知道事情的真相没那么的简单。

倘若梁实秋真的是一个区别对待学生的老师,书院怎么可能会让自己以贵客之礼迎接?

为了得到真相,他正准确耗费传文点推演,可刚在书籍上写出梁实秋的名字,书籍后面自动浮现出关于梁实秋的事迹。

显然,这是书院出手了。

梁实秋,教书四十六年的小学老师。

四十六年,除非生病无奈,否则风雨无阻,从不请假。

一心扑在教育学生上的他,甚至都未能娶妻生子,无儿无女的他更是把工资除了自己正常开支之外的钱,全都捐献给了穷苦地区的小孩。

罗珍棒,就是他的学生。

用心教书的梁实秋,对于班上每个学生都很了解,和学习成绩无关。

半个月前,罗珍棒的成绩突然突飞猛进,在许多家长看来,可能这是自己儿子在学习上开窍了,但教了几十年书的梁实秋却是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读书,是一些循序渐进的过程,哪怕只是小学。

罗珍棒以往的成绩在班里属于中下,再进步也不可能进步的那么快,所以,他私下找到了罗珍棒询问原因。

在他的谆谆教育下,罗珍棒说出了真相。

原来有一天罗珍棒下学回家路上,发现路边有一家店铺,店铺门前站着一位叔叔,那叔叔长得很好看,朝他招手,他就走了过去。

那位帅气的叔叔,问他有没有什么心愿,说他可以帮他实现心愿。

“叔叔,你是阿拉丁神灯吗?”

“我不是,但叔叔可以替你实现心愿,所有心愿都可以完成,但在你完成心愿的时候,就必须要交换出你的灵魂。”

“那我要考试考第一名。”

“好,这个心愿叔叔会帮你实现的,你在这纸上按下手印。”

……

天方夜谭一样的故事。

至少梁实秋刚听到的时候,是觉得罗珍棒撒谎了,可看罗珍棒的样子又不像,他按照罗珍棒记忆中所指的位置,结果发现根本没有什么当铺,那就是个十字路口。

梁实秋想着孩子没说真话,那就慢慢来,不着急,迟早会知道的。

只是接下来的第二天,梁实秋因为生病请假了,代课的老师便是给学生们发了一套试卷,而考试的结果是罗珍棒考了满分。

赶回学校的梁实秋,得知了考试结果之后,却是想到了罗珍棒讲述的和那位奇怪叔叔的对话。

考到第一名,完成心愿就要交出灵魂。

交出灵魂,那不就意味着死亡吗?

虽然对罗珍棒说的借口,梁实秋还是怀疑的,可万一真有其事呢,为此,他找个了理由,取消了罗珍宝的成绩。

而悲剧,也就在这个时候注定了。

高高兴兴回家告诉自己爸爸考了第一名的罗珍棒,没有想到自己的成绩会被老师给取消了,闷闷不乐回到了家里,而罗严成看到自己儿子闷闷不乐的样子,便是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等到得知自己儿子的成绩被梁实秋以莫须有的理由给取消了,罗严成再测试了一遍儿子的成绩后,确定了自己儿子的成绩没有作假,便是愤怒找上了学校,也就有了后面的一系列事情。

梁实秋会自杀,并不是因为承受不了这份压力,而是因为他很清楚如果他说出真相,不会有人相信。

假的,不会有人相信。

真的,那他的学生就有生命危险。

而没有人知道的是,他那天请假是因为身体极其不舒服,医院检查的结果却是肺癌晚期。

长期在讲台上,沾染着太多的粉笔灰尘,导致的肺部感染。

梁实秋清楚的知道,自己已经是没有多少时间可以活了,如果孩子说的是假的,自己又何必说出去,自己已经是风中残烛,可孩子未来还有很漫长的一生,没必要被太多人给关注。

如果孩子说的是真的,那自己无论如何都得救孩子。

梁实秋年轻的时候,曾经听村子里老一辈的人讲过一个故事,说饥荒那些年,有一户人家的年轻男子,每天都能打到猎物回家,靠着这些猎物,这一户人家度过了饥荒。

然而饥荒过后,年轻男子突然一病不起,请了许多大夫都看不好,最后无奈之下,这户人家找到了一位老师傅。

老师傅看了眼年轻男子的病情,再三追问之后,判断出来了真相。

原来,年轻男子当初和一位孤魂野鬼达成了交易,孤魂野鬼会帮他抓捕猎物,相应的,等度过了饥荒,年轻男子则要把自己的魂魄送给这野鬼。

这份交易,是双方自愿的,哪怕是老师傅也无法阻拦。

年轻男子的母亲得知了真相之后,没说什么,但当天晚上烧煤过度中毒死去,随着老人的死去,年轻男子的病竟然好了。

老师傅知道情况后,也是感叹了一句,这是这位老母亲用自己的命抵了儿子的命,完成了和那野鬼的交易。

对于梁实秋来说,这个故事和自己学生身上发生的事情很像,也正是因为听说过类似的故事,所以他才怕这事情是真的。

既然那位老母亲可以为了儿子抵命,而自己反正是将死之人,自己这条命能够抵学生的命,那是很值得。

这才是他选择服用安眠药自杀的真正原因。

而这也是苏乐动容的原因。

为人师表,能够做到这一步何其稀少。

面对这样的老师,书院以再大的礼仪迎接都不为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