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高僧一跪寺庙毁

午夜!

圆月高悬。

书院大门外,月光之下,一道身影此刻站立在那里,不停的朝着书院鞠躬作揖,神情很是着急。

当苏乐跟着沈青赶到书院门口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书院的大门突然打开,难道和眼前这鬼魂有关系?”

苏乐眯着眼打量着对方,在从宋军口中得知银杏树是很牛逼的存在后,他对鬼魂便不是那么害怕了,至少一般鬼魂还不敢来书院闹事的。

不过苏乐心中还有一个疑惑,那边群里说放走了一个鬼,这边书院门口就出现了一个鬼,难道是同一个鬼?

这个鬼想躲到书院来?

这是知道自己这书院有着青眉的这颗银杏树坐镇,749局的人不敢追捕到书院里来。

那自己放这鬼进来的话,不就是窝藏鬼魂吗?

苏乐有些纠结,最关键的是脑海中出现的书院异象,以往就是他站在书院门口,书院大门也是紧闭的,可这一刻书院大门敞开,这分明就是迎客的举动。

书院欢迎这鬼进来做客?

“书院,教化一方百姓之责;师者,传业授惑之人;凡有师德者前来,皆当以礼相待。”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段声音,这声音苏乐不陌生,和那评论书本品级的声音一模一样。

这是书院对他的提示?

眼前这鬼,生前有师德,而书院是教书育人的地方,这就相当古代的大儒到书院做客,书院必然是要扫榻欢迎的。

虽然不懂一个害人的鬼,一个被749局外勤组追杀的鬼魂,为何会让书院以礼相待,但苏乐相信书院的判断。

“先生前来书院做客,是我信州书院的荣幸,您请进!”

苏乐做了一个请的礼仪手势,然而梁实秋的鬼魂并未踏入,依然是朝着他作揖,神情带着恳求之色。

对方不愿意进入,苏乐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因为他发现对方就这么一个动作,也没能言语交流。

“我拥有通幽的能力,按说是能够和鬼魂交流的,难道是对方还不能言语?”

从鲁班经中的一些介绍,苏乐知道像一些刚死还未满头七的鬼魂,是不能言语的,许多行为举止只能是靠着本能。

砰!

就在苏乐犯难的时候,梁实秋的魂魄又做出了让苏乐动容的举动。

梁实秋的魂魄直接是在书院门口跪了下来,而随着梁实秋这一跪,苏乐感到脚下一颤,整个书院都颤动了一下。

“院长,我曾经在一本杂书上看到一则佛教故事,说有一位高僧受一座寺庙的邀请前去讲解佛法,那位高僧到了该寺庙之后,发现该寺庙的和尚并不是诚心礼佛,而是借着佛门的名号骗取百姓们的香火钱。”

“之所以邀请高僧,是因为高僧的名气很大,想借着高僧的名气,扩大寺庙的知名度,还骗取更多的钱财。”

“高僧得知真相之后,到寺庙门口而不入,最后更是在寺庙门前一跪之后转身离去。”

“高僧这一走,寺庙里的和尚还有前来围观的信徒很是疑惑,然而就在高僧身影消失后,寺庙里的诸多佛像全都化为齑粉了。”

沈青的意思苏乐懂了,那寺庙里的佛像承受不住高僧的门前一跪。

也是在提醒自己,可能眼前这鬼继续跪下去,书院也要出事。

“先生,有话好好说,您先起来。”

苏乐也顾不得什么了,连忙上前就要拉起梁实秋,不过他的手直接是穿过了梁实秋的手臂,没能碰触到梁实秋。

拉不起对方,苏乐感受到脚底下的颤动给剧烈了,连忙保证道:“先生您起来,只要您的请求不违背道德,我都愿意帮您。”

这话一说出口,梁实秋才终于是停止磕头,从地上站了起来,深深看了苏乐一眼,而后二话不说又转身朝着山下跑去了。

“这都什么事情啊,这么快我哪里追得上。”

梁实秋的魂魄走的很快,几乎是半飘着下山的,几个眨眼便是不见踪迹了,苏乐就是想跟也跟不上。

“我找不到,群里那两位外勤组的人肯定是可以找到的。”

想到这里,苏乐急匆匆的又跑回书院,朝着自己的房间跑去。

……

午夜正点。

“罗先生,梁实秋的鬼魂很快会被我们消灭,不会再危害到你们,不过还希望罗先生夫妻两人能够对这件事情进行保密。”

许洛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份保密文件,罗严成一看上面的保密级别是绝密,心里便是一颤,绝密代表着什么,他以前在不少电影作品中了解过一些。

“警……警察同志,我想问下,是不是这样的存在其实很多,只是遇到的人都和我一样都签署了保密协议?”

到这个时候,罗严成也是明白过来,眼前这两人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警察,最有可能的就是他当年读书时候,看的小说里提到的类似于“龙组”这样的组织成员。

许洛没有回应,只是笑着看着罗严成,罗严成便是感受到了压力。

“我……不该问的,我会保守秘密的,只要梁实秋不再找棒棒麻烦就可以了,这个梁实秋真是坏透了,活着的时候骗学生的钱,现在死了还不放过学生。”

“梁老师是好人。”

一直沉默着的小男生,在这一刻突然开口反驳,而听到他的话后,罗严成愣了一下,脸上扯着尴尬的笑容,道:“棒棒,那梁老师就只顾着骗钱,这样的老师可不是什么好老师。”

“梁老师没有骗钱,是我撒了谎……我……我害怕你们打我,所以才骗你们的。”

一旁的许洛在听到棒棒这话后,面色变化了一下,一种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他心头。

“不要胡说,你学习成绩那么好,那梁老师却偏说你的成绩都是假的,还要取缔给你的奖励,不就是因为我们家没有给他送礼送钱吗?”

罗严成不相信自己儿子说的话,因为自己儿子的成绩是实打实的。

当初自己儿子哭着说考了全班第一名,但却被梁老师给批评了,还把成绩给取消不作数的时候,他一开始也是怀疑自己儿子考试作弊了。

因为自己儿子平时的成绩只是中等,最好的一次也不过才是全班前十,要说拿第一还真是不可能。

可自己儿子哭的很伤心,还说班级第二的那位同学,家长是当领导的,这才让他有些怀疑了。

为了验证自己儿子的真假,他特意从网上打印了一张试卷,结果自己儿子全做对了。

天下所有父母看儿女的眼神都自带龙凤滤镜。

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为何会成绩突然进步这么大,但他已经是相信了自己儿子没有作弊,想到儿子的老师为了巴结那位当领导的家长,就故意说自己儿子作弊,还取消自己儿子的成绩,他也恼怒起来,带着儿子到了学校,直接是找到了校长。

刚好那天梁实秋请假没在学校,当着学校的校长的面,他让学校给出一张试卷让自己儿子现场做,自己儿子依然是考了满分。

虽然校长让他尽量消消气,不要把这事情外传,学校会对梁实秋进行处理,而且还会给予补偿。

可他咽不下这口气,更重要的是他认为这个社会谁都可以没有良心,可以不讲职业道德,唯独老师不行,一个品德不行的老师,会毁掉一批孩子。

于是他把手机偷偷在校长室拍下的视频发到了网上,并且说明了事情的经过,网友们知道了事情真相后,很是义愤填膺,视频被送上了热门。

而第二天,就传出来梁实秋自杀的消息了,在自己的家里服用安眠药去世了。

在罗严成看来,这分明就是梁实秋看到了网上的热议,觉得没脸见人了,才选择自杀的。

这可不能怪到自己头上和自己儿子头上来,这叫自作虐不可为,也因此当梁实秋的死讯传来的时候,他并不觉得和自己一家人有关系。

“棒棒,能跟叔叔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

许洛摸了摸小孩的头,这一摸人却是惊了一下,因为他发现棒棒的头顶一片冰凉,普通人可能察觉不出,但他却是感觉的到,这是一种阴魂印记。

阴魂印记,自然不是梁实秋留下来的,游魂还没这么大的本事,能够留下阴魂印记的,必然是极其强大的鬼魂。

“崔平,立刻向队长求援,此次事件极有可能藏着另外实力强大的恶鬼。”

许洛在反应过来的第一时间,就朝着大厅的同伴喊了起来。

“我……我遇到一位叔叔,他说可以满足我一个愿望,只要我愿意跟他交易。”

棒棒吞吞吐吐的说着,而崔平下一刻却是冲进了屋内。

“许哥,消息发不出去,信号似乎被屏蔽了。”

也就在崔平急忙冲进来的同时,许洛一把抓起棒棒丢给了崔平,同喊:“带着小孩先离开这间房子。”

崔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也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他和许哥合作了多年,两人之间也早有默契,当下二话不说抱着棒棒就朝着门口跑去。

“罗先生,跟好我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