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乾坤浩然正气养气法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

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

……

苏乐细读《正气歌》,传文点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飞快减少,等到最后仅剩下12点的时候,终于是推演出来了。

《乾坤浩然正气诀之养气篇》

“养气养气……原来是这样,看来儒家修炼之法和其他三家还真是有很大差别。”

在苏乐原本的设想中,修炼就该是打坐运气,可这篇养气篇记载的养气之法却是完全相反。

儒家弟子要修炼浩然正气,需要多读书多做学问,读的书越多,浩然正气也就越浓郁。

读书、写字都可培育浩然正气。

腹有诗书气自华,指的就是这个。

读名著,读历史人物传记,实实在在感受书中人物的浩然正气,让得自己的品行与对方靠近,汲取对方身上的浩然正气。

当然,这是身上已经有浩然正气之后的培育之法,在这之前要做的第一步就是,引入浩然正气入体。

按照书中所言,浩然正气存在于天地各处,但要引浩然正气入体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拜师,拜一位有浩然正气的文人为师,学生会自动汲取老师身上的浩然正气,这个办法在古代倒是容易做到,可放到现在却行不通了。

首先有浩然正气的文人不多了,其次就算有的话,人家也不会随意收徒的。

第二种办法就是读书,读儒家经典名著,当有真心感悟的时候,便会有浩然正气入体。

不过这种办法得看机缘,有可能很快就顿悟了,也有可能耗费数月甚至数年时间。

“从明天开始,我就读《孟子》这本书吧,毕竟浩然正气这个概念也是他老人家给提出来的。”

吾善养吾浩然之气。

他老人家自己都亲口说了,想来是不会骗人的。

……

“老公,我们会不会做的太过分了一些啊。”

“我们只是曝光了真相,这样的人就不配当老师。”

“可他已经死了。”

“死了也和我们没关系,又不是我们害死的他,要怪就怪他自己,做出这种事情,活该被骂,是他自己承受不了网友们的漫骂选择的自杀,警察都说跟我们没关系。”

“嗯,那就好,我还怕会讹诈上我们呢。”

“我问了,他没儿女的,就几个远房亲戚,早就已经是搬走了的,这事情也别告诉咱们儿子了,丧事也都是街道办给安排的。”

卧室内谈论的夫妻,并不知道的是,在虚掩的卧室门外,一位小男孩静悄悄的站在门外,一字不漏的听着两人的谈话。

……

街道办丧事中心处,挂着几对白烛,中间停放着灵柩,前来参加丧事的群众并不少。

“老梁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来,我是不相信的。”

“我也不相信,老梁教了一辈子的书了,可没听过区别对待学生啊。”

“老梁无儿无女的,他巴结当领导的家长又能得到什么啊,他这几十年都在教书队伍的第一线,离着退休也都没几年了。”

康来小区。

作为一个二十多年的老旧小区,居住在这里的居民大部分都认识,不管老梁生前做了什么,这人死为大,许多居民都想着来祭拜一下。

这些居民没有注意到的是,门口处,一位小男生悄悄走了进来,走到了停放的灵柩前,默默的站在那里。

“这是谁家的小孩啊。”

“咱们小区的吧,老梁和咱们小区不少小孩子倒是玩的挺好,经常买些糖果给咱们小区的孩子。”

“可不是嘛,就我家孙子,上次老梁给了几颗糖果,可给我家儿媳妇数落的,说小孩子吃糖容易蛀牙,上纲上线的,现在的社会不一样了,我们那时候是没得吃,现在的孩子是不能吃。”

……

在居民们议论的时候,灵柩处突然传出“砰”的一声,吓了现场众人一跳。

“怎么回事?”

“哪里传来的声音?”

众人面面相觑的时候,又是“砰”的一声响。

“是从灵柩里传出来的!”有惊慌的声音喊出。

“乱说,灵柩怎么会?”

砰砰砰!

话音未落,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棺材盖的震动,一瞬间所有人都变得惊恐起来,而原先站在灵柩前的小男生,也是面色发白跑开了。

……

是夜!

“孩子怎么了,怎么会发烧的。”

“孩子现在满嘴胡话,说是梁老师来找他了,老公,你说会不会真的是梁老师的鬼魂来找我们儿子了?”

“这个世上哪有鬼怪,我这就带孩子去医院,你给棒棒收拾点衣服,烧的这么高,可能要住院了。”

“老……老公,你看咱们楼下!”

妻子去阳台收拾晾干的衣物,却突然结结巴巴起来,面色也变得苍白,男子走到阳台探过头去,当看到楼下站在那里的身影时,也是呆愣住了。

小区下方的路灯下,一位老人正站在那里,似乎是感受到了楼上目光的注视,老人抬头,露出深深凹陷进去的颧骨。

然后,微微一笑,脸上的人皮刹那消失,变成了血迹斑斑的白骨。

……

“警察同志,我要报警,我……我见到鬼了,我家楼下就有个鬼,他缠着我儿子……”

“真的,就在旧芳小区这里。”

“六栋三单元。”

……

“确实是感受到了阴气的存在,看来这里是真的有鬼来过,而且还待了不短的时间。”

“事情的经过我已经了解了,这鬼生前是一位老师,为了巴结当领导的家长,把原本考了第一名的学生的成绩给取消了,那位学生告诉了家长,家长把这件事情给捅到了网上去,死者随后不堪网络暴力选择了自杀。”

旧芳小区三单元楼下,两位年轻男子此刻正站在那里,其中一位叼着一根烟,啪的一声点着。

“身为老师没有师德,死了还敢纠缠,还真是死性不改。”

“在群里跟头报备一下,今晚就超度了这鬼。”

“这么急着动手,不再调查了?”

“事实不明摆在这里吗,还要调查什么,早点完事我还要赶回三亚度假呢,最近的三亚妹子可是多的很,一个个穿的比妖精还像妖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