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这字,值这个钱

“老板!”

“李阿姨,来的正好,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沈先生,以后在咱们书院担任书法老师。”

“书法老师啊,那肯定很有文化。”

“李婆婆缪赞了。”

看到扫地阿姨真的看得到沈青,并且没有察觉出异常,苏乐这才放了心。

“老板,既然多了沈老师,那今晚的饭菜是不是要多加一道?”

“不用那么麻烦,沈老师对吃食很讲究,他自己弄了个小厨房的。”

李阿姨一听苏乐这话,看向沈青的目光就带着一缕戒备了,她打扫书院一个月才三千,可兼任厨师多出两千的工资,整个书院就苏老板一个人,那做饭不知道多轻松,这份兼职工作她可不想丢掉。

这位沈先生,说是书法老师,可书法老师她不是没见过,学院前段时间不就有一个吗,待不了几天就跑了。

这位沈先生万一书画卖不出去,改行跟自己抢工作呢?

“李婆婆要是忙不过来,以后书院我也可以帮忙清扫。”

沈青笑着开口,李阿姨却是立刻脸色变了,连忙摆手:“不用,不需要的。”

自己果然没猜错,这又是会做饭又是要扫地,分明就是跟自己抢饭碗,自己以后得防着点。

“老板,沈先生住哪个房间,要我去帮忙打扫吗?”

“多谢李婆婆,屋舍我已经打扫好了。”沈青朝着李阿姨表示感谢,随即皱眉朝着苏乐说道:“院长,书院之地,老板这个称呼未免有些不妥。”

李阿姨一听这话,心里一个咯噔,这人果然是有备而来,这就拍上小苏老板的马屁了,王大姐经常喊小苏老板,自己给去掉了个小字,觉得已经很会拍马屁了,可没想到这沈先生更厉害。

院长。

可不是嘛。

现在满大街的都是老板,可院长那就不多了啊,能叫院长哪个不是大人物,自己还要多学习啊。

“对对对,沈先生说的对,怎么能叫老板呢,咱们是书院,就该叫院长……苏院长。”

李阿姨亡羊补牢,苏乐感觉今天的李阿姨有些不对劲,可也没有多想,等到李阿姨离去之后,沈青也开始布置他的书画摊去了,苏乐则是坐在花坛边上开始思考重要的问题了。

该怎么让市民和游客到书院来游玩?

不止是为了传文点,也是为了学院能够盈利不再贴钱下去。

编故事这条路已经是走不通了,沈青告诉他,他现在是书院院长,那就不能肆意更改书院之历史。

“景点景点,可我这书院哪有什么特色景点啊。”

就在苏乐犯难的时候,书院大门却是走进来了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位年轻女子。

“爸,鹅湖书院离着这里又不远,我们干嘛不去鹅湖书院参观,这信州书院冷清的都没几个人。”

“信州书院虽然小,但以前可不一般,你们这代人是不知道,算了,这都过去的事情就不提了。”

中年男子没有回答自己女儿的问题,而是自顾在这书院里面逛了起来,最后来到了一颗已经秃顶的梧桐树前,指着说道:“这颗梧桐树现在都长这么大了,当年我来书院的时候,这梧桐树才刚栽下去。”

“爸,你来过这书院啊,不过我听说市里规划的文化小镇,可能要把这书院给拆掉,这文化小镇主打的是鹅湖书院。”

“拆掉,这怎么能拆掉?”

中年男子神情沉了下来,而一旁正在思考问题的苏乐,听着这父女两的对话,笑着走过来说道:“书院不会拆,我已经承包下来书院十年的经营权了。”

“这书院被你承包下来了,你怎么能承包这书院?”

女子话语中的疑惑带着双重的不解,第一重是这书院压根就不值得经营,第二点是疑惑开发商为何会答应,这不是给自己弄一个钉子户出来吗?

“我爸拿地给换的,山脚下那一片地换了这么一座书院。”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乐也是有些心疼,要不是有个金手指的话,这笔生意怎么都亏,当初听到拆迁他敢去想豪车,那是因为他家老宅地可不是几百平,而是十来亩地呢。

“你家在山下,你姓苏?”俞康德听了苏乐的话,打量了苏乐一会问道。

“这位叔叔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爸?”

“算是认识吧。”

俞康德确认了自己的判断,要是那家伙的话,还真的做的出来这样的事情来。

“叔,你怎么称呼?”

苏乐刚刚会上前并且透露承包的事情,并不是看到人家女儿长得漂亮,虽然人家女儿漂亮也是事实,但他会上前攀谈的原因,还是因为听到男子几十年前曾经来过书院。

“我姓俞。”

看到对方只说了一个姓不愿意说名字,苏乐也不过多询问,点了点头道:“那俞叔你们先逛逛,我这还有事情就先去忙了。”

人家连名字都不愿意说,苏乐自然不会舔着脸赶着巴结,苏院长也是有脾气的。

“爸,你认识承包书院的人家啊。”等到苏乐走后,俞晴晴却是有些好奇询问。

“认识,地主老财嘛,不是个好东西。”

俞康德冷哼了一声,想到小时候被那家伙给捉弄的场景,到现在他还给记在心里。

俞晴晴妙目流转,自家老爸可不是那种心胸狭隘之人,能让自家老爸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这书院老板和自家老爸之间有不浅的瓜葛啊。

她这个做女儿的很是好奇。

也就在俞晴晴想着该怎么套自家老爸的话的时候,前方突然传来了争吵。

“你这也太黑了吧,就这么几个字,你要三百块?”

“欺负我们年纪小吗,我告诉你,现在时代可不同了,我现在拍个视频给发到网上曝光你们。”

黑店,曝光!

听到这几个词汇,俞晴晴妙目一亮,拉着自家老爸的手臂就要过去看热闹。

“晴晴,别闹。”

“爸,没事的,只要注意不要被视频给拍到就是了,我给你注意着,去看看嘛。”

看到自己女儿撒娇,俞康德也是有些意动,主要是他对这书院有特殊的感情,如果那家伙真的给书院抹黑,那他少不得要找那家伙给好好谈谈了。

“怎么回事?”

先一步赶过去的是苏乐,他正在网上查找如何打响旅游景点知名度的攻略,听到有吵闹立刻从后院走了出来,当看到书院正堂门口外,沈青被一对年轻男女给围着,连忙是加快了脚步。

“苏院长,他们要我给扇子提字,我按照他们的要求提了字,可他们却不愿意付钱。”沈青此刻一脸委屈,作为那种忠厚老实的读书人,他根本就不擅长和人争辩。

“哟,院长都出来了,不知道还以为是多大的官呢。”

面对年轻男子的讥讽,苏乐没有回应,而是看向了沈青询问道:“为什么定这个价格?”

既然沈青在书院里晃荡了许久,那也该知道原先收费标准是三十块,所以他疑惑沈青为何订个三百块的价格。

“院长,上个人的字根本就不入品,书法一道差之一品失之千里,我这价格很是公道。”

苏乐听懂了沈青话语的潜意思了,上个师傅的书法水平跟他完全没法比,这价格自然就不同了。

“能低吗?”

“院长开口自然是可以,只是如此一来就有辱斯文了。”

看到沈青一副受了委屈的模样,苏乐也是有些头大,他看明白了,沈青这样的读书人,骨子里还是清高的,他对自己的字有自信,如果自己让他再便宜点卖,就属于打击他了。

只是,这一对小情侣很明显不是舍得花三百块钱买一副扇子的人。

看模样就是大学生,学生一个月才多少生活费,要有钱的话,谁会在寒冷的阴天带着女朋友来爬山受冻,看个电影或者去网吧来个情侣包厢不香吗?

“这样吧,这扇子就不卖给你们了。”

这是苏乐想出的唯一解决办法,既然你们嫌贵那就不买好了。

“现在后悔了?视频我们已经拍下来了,还是会给你们曝光的,别以为我掏不起这三百块,我是不想被你们宰。”

听到年轻男子打肿脸充胖子的话,苏乐也是被逗笑了,哥们,给个坡你就下,何必还要继续装下去呢,三百块你掏得起,但下半个月估计就得靠泡面度日了吧。

“能不能让我看下这把扇子?”

默默旁观俞康德突然开口,刚开始得知这书院一把扇子卖三百,他心里也是有些恼火,可当看到扇子上所提的字后,眼睛却是一亮。

因为扇子是半折起来的,因此他不能看全,这才好奇开口询问。

不等苏乐和沈青回答,跟在一边的俞晴晴就已经一把抓去桌子上的扇子,一边将扇子打开一边哼道:“我也要看看,到底什么字才能够值……”

扇子打开,俞晴晴的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

因为家庭熏陶的原因,俞晴晴小时候也练过书法,也欣赏过不少书法大家的字,可此刻看到这扇子上的“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八字的时候,还是被震惊到了。

这八个字她看过很多书法大家写过,可没有一位写的有眼前这扇子上的字看起来干净和舒服。

要知道,那些书法大家中,可是有好些一幅字价值好几万的。

一旁的俞康德此刻是满脸的欣赏,他在书法上有些浸淫,是知道这字写的有多好,轻快而不轻浮,结构潇洒平稳,行如流水,潇洒飘逸,与这八字是完美相配。

堪比名家之作。

“这字,三百块太值了。”

俞康德忍不住开口,而他这话一出,边上这对小情侣神情立刻变了。

PS:已经签约了,虽然是萌新,但为了证明不太监的决心,小野我拿出半个月的工资打赏了,大家放心收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