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初闻修炼者

749局!

全称安全调查第749号研究所。

一个专门负责处理特殊事物的部门。

从宋军口中了解到了关于749局的一些信息后,苏乐开口问道:“宋队长,所以您是想要收编我?”

闻言,宋军笑了笑,道:“收编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宋队长,你不收编我,为何要告诉我这些,以前那些密切接触者,也可以知道这些的吗?”

苏乐不解,他先前不想知道,就是怕对方要收编自己,他当个书院院长,无拘无束多好,何必要受组织管辖,更重要的这个组织很危险啊。

可宋军话语逼的他没得选择,想着也只能认命了,可他认命了,却被告知是他一厢情愿想多了。

自己还不够被收编。

那你这不是逗我玩吗?

宋军自然不会给苏乐749局正式编制的,能够成为749局正式一员的,要么是某方面的顶尖天才,比如王飞这种拥有着过目不忘天赋的,要么就是拥有对付鬼怪本事的。

以往对于这类密切接触者,不会告知太多,让对方签署保密协议就是。

这一次之所以告诉苏乐,也是无奈之举了。

信州书院那颗银杏树太特殊了。

如果王飞反应的消息是真的,验灵棒都爆炸了,那信州书院那颗银杏树就不是一般的精怪了,而是属于和谐级的精怪了。

和谐和谐,和和气气,他们749局遇到这个级别的精怪,以安抚和观察为主。

在749局多年历史上,定义和谐级别的树精只有三位,晋省的那颗老槐树,黄帝陵边的那颗老柏树,以及桂省的那颗古樟树。

不过他们猜测应该不止这三位,其他有可能达到这个级别的那些老树,暂时还没有被发现。

虽然不知道这颗银杏树为什么会落户信州书院,但既然对方落户了,他们也不敢让这位搬家。

至于说监视,万一这位脾气不是那么的好,不喜欢被人监视,一怒之下那可是会血流成河的。

因此在宋军看来,苏乐是最好的人选。

首先苏乐本身就是书院的承包者,而且又知道银杏树成精的事情,银杏树应该也是默认了苏乐这个知情者的存在的。

在这种情况下,就让苏乐成为局里的编外人员,一边维护书院的秩序,主要是阻止一些不长眼的对银杏树动心思的人,一边也可以监视银杏树,有什么不对劲可以第一时间汇报给自己。

“编外人员,意思我就是个临时工?”

听了宋军的话,苏乐却是不干了,我堂堂的院长给你当个临时工?

“749局临时编外人员,每月工资一万三,享受五险一金,而你要做的就是守好那颗银杏树。”

“成交!”

苏乐爽快答应了,倒不是因为这份工资,主要这就等于是白送钱来了,自己是书院院长,守好银杏树本来就是他的职责。

有钱拿又不用干活,傻子才不答应。

看到苏乐答应,宋军也很满意,而这个时候门被推开,走进来了三四个人,领头的一位老者面色沉重,跟在他身后的三位年轻男女却是一脸惊慌失措表情。

“宋队,已经可以确认是和谐级的树精了,我四人还未登上书院,动用了一下体内灵力便是被强大力量给锁定了,好在的是那位没有什么杀心,最后释放我们回来了。”

老者还算好些,身后那三位年轻的,面色惊慌的缘故,是因为他们这是第一次见识到和谐级精怪的恐怖。

人才到山腰,就被一股凌厉无比的气息给锁定了,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是一艘小木船,正面对着惊涛骇浪,让人窒息。

“辛苦李老了,既然已经确定了,那就按照和谐级精怪处理方式进行处置。”

宋军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句,苏乐此刻倒是目光颇为好奇的打量着老者和他身后的三位年轻人。

他听到了一个词汇:灵力。

虽然《鲁班经残卷》里面也提到了一些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东西,但到底是残卷,并不是很详细。

“李老,他叫苏乐,是信州书院的承包者,也是知道银杏树成精的事情的,现在已经是咱们局的编外人员了。”

宋军跟老人介绍了苏乐,李老目光审视苏乐,问道:“麻烦跟我说下这颗银杏树的来历吧。”

“那个……我也不知道这颗银杏树是什么来历,它是突然就出现在书院的,当时我也被吓了一跳,随后它告诉我,它原本就是在书院长大的,只是后来离开了书院,现在回归书院也算是落叶归根。”

苏乐编造了一个谎言,倒不是沈言承和青眉的事情不能对外说,主要是不想给自己沾惹太多麻烦。

如果把沈言承和青眉的事情曝光出来,肯定会引起749局对书院的调查,甚至连沈青的存在恐怕都要隐瞒不了。

那么自己可以见到鬼的事情也瞒不住,到时候还会调查到自己头上来了。

既然宋队长他们畏惧银杏树,自己把什么都推倒银杏树上,来个一问三不知,反而是最好的。

而也如苏乐所料那般,当他提到银杏树是落叶归根时候,明显可以察觉到这位李老还有宋队长都松了一口气。

“既然是它老人家选择回到生长之处,那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

李老开口,在他看来这颗银杏树肯定是存在了数百年以上的,称呼为老人家是不为过的。

先前他担忧的是,如此恐怖的树精突然出现在书院,是不是有所图谋,会不会影响到社会安定?

但如果是跟人一样,只是老了选择回到出生的地方休养生息,这份担忧就不存在了。

“李老,按理说树精一类喜静,为何它老人家却会做那检测真爱之事呢?”老人身后的一位年轻男子惊惧过后平静下来,好奇问道。

“这个我知道。”苏乐把酝酿好的台词说了出来:“按照它老人家所说,当年栽种它的人,是一对恩爱情侣,它是缅怀这对情侣才这么做的。”

“原来如此,那就一切都说得通了。”李老目光看向苏乐,严肃道:“苏乐,这颗银杏树非比一般,你现在加入了749局,肩膀上的担子很重,可不能让人到书院做出惹怒它老人家的事情来。”

“李老,我就是一个普通人,要是一般游客我拦得住,可刚刚你们说动用“灵力”就被它老人家警告了,这要是遇到有灵力的人……”

“哪能这么容易就遇上修炼者,真以为修炼者是大白菜啊,这个问题你无须担心。”宋军不以为然,觉得苏乐是想多了。

再说了,有那位老人家在,哪个修炼者敢跑书院去闹事。

不过让宋军和在场其他人意外的是,李老竟然还真的认真思索了起来,隔了一会才道:“这种情况发生的几率虽然很小,可也不得不防,只是749局在赣省这边人手本身就缺,这样……”

李老似乎是做了决定,看向苏乐问道:“苏乐,你是否愿意成为修炼者。”

“李老!”

话刚说完,还没等苏乐回答,宋军和李老身后的年轻人先一步惊讶开口了。

“苏乐既然加入了749局,虽然目前是编外人员,但也算是自己人了,传他修炼之法也没什么,再者能不能真正修炼,也得看他自己的天赋。”

听到李老的解释还有后半句,在场的人又都释然了,因为他们觉得苏乐是不可能成为修炼者。

要是修炼者这么好当,749局也不会这么缺人了。

“李老,您说的修炼者是什么呢,能否先告知一下晚辈?”

虽然对什么“灵力”还有修炼者很好奇,但苏乐还是决定先弄清楚再做选择,正如他在《鲁班经残卷》中所看到的那样,修习鲁班术法,虽然可以获得超乎常人的本事,可也要付出代价的。

五弊三缺,三代而绝。

所以真正的这一行当的人,都是隔代而传,传孙不传子,怕的就是三代都犯五弊三缺,香火传承断绝。

隔着儿子一代,至少可以传宗接代下去。

“所谓修炼者,就是修行,看过一些神话影视剧吧,修炼便是如此,只不过没有那么夸张罢了。”

“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我说的是付出代价,比如五弊三缺什么的?”

李老一愣,笑着解答:“还知道五弊三缺啊,你有研究过?”

“没,就是看的小说多,经常看那些书里提到过,说算命看相的先生会犯五弊三缺。”

“五弊三缺确实存在,但导致五弊三缺的原因并不是修炼术法的原因,那些算命看相的之所以会犯五弊三缺,是因为窃取天机付出的代价。”

看到苏乐还不解,李老微微一笑:“看相算命,推演他人的命格未来,本身就是泄露天机之举,天机不可泄露,泄露就要有代价。”

“如果修行有如此弊端的话,道教又怎么会传承至今,所谓五弊三缺,不外乎是因为窥探天机或利用所学之术谋取私利才遭受的天道处分,而道教的清规戒律就是为了让门下弟子免受五弊三缺。”

“那木匠呢?”苏乐追问。

“木匠?鲁班一脉不像道教那般收徒很严格,还得看是否有修炼天赋。鲁班术属于杂术,人人皆可学,自古以来,杂术必犯五弊三缺。”

苏乐这回是听明白了,道教修行属于正道,但不是谁都可以,得有修炼天赋,按照戒律修炼也不会犯五弊三缺。

但像鲁班术这样的杂术就不一样了,不需要什么天赋,只要有人传秘术就可以学会了,这会犯五弊三缺。

听懂后,苏乐没再犹豫,点头道:“李老,我愿意修炼。”

PS:除夕夜,万象迎新,提前祝大家新春快乐,虎年如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