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这属于密切接触者

王飞拿着手机,无助的站在银杏树上,眼神茫然,他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

手机那端,队长只交代了他一句“不要乱来”就匆忙挂掉电话了。

可即便队长不提醒,他也不敢乱来啊。

此刻这颗在外人看来充满生机绚丽的银杏树,在他眼中不吝于洪荒猛兽,他只能这么傻傻的站在原地。

“这人也真是可怜,估计还没有从失恋的打击中走出来。”

“活该,谁叫他欺骗女生感情的,如果他真的喜欢这女生,不就不会有这结局了吗?”

围观的众人都觉得王飞是受不了失恋的打击,就连苏乐也是这么认为的,当下走上前,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不就失个恋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王飞被苏乐这一怕,吓了一个机灵,脸色也是苍白。

“再说了,这银杏树也算是古树了,你这破坏古树可是属于犯法行为,念在你是初犯,我就不报警,下次可不能这么做了。”

“院长,是我失责了。”

苏乐的话,让一旁的沈青一脸惭愧,觉得是自己没拦住这男的,才让对方能够破坏银杏树。

“跟沈大哥你没什么关系。”

苏乐摆了摆手,沈青文弱书生,哪里拦得住了,不过这也跟他提了个醒,沈青负责守关可以,但维持秩序就不行了。

“你是这书院的院长?”

王飞听着沈青的话,目光这才落在苏乐身上,这才想起他在来之前,在网上看到的视频,不就有眼前这人的身影吗?

“嗯。”

“你……你肯让我走?”王飞说这话的时候,眼神余光还瞟了眼银杏树。

“瞧你说的,虽然你的行为是不应该的,不过年轻人难免有所冲动,下不为例就是了。”

苏乐嘴上大方说着,但心里却是腹诽道:“要不是这么多人看着,为了保持书院形象,要不是怕你走上极端哪天在暗中给我下黑手,少不得要让你赔笔钱。”

“那……那我走了。”

王飞抬脚,但第一步迈的很小,几乎就跟没挪动没区别,等了那么几秒之后,才挪动第二下,这一次步子稍微大了些,接着是第三步……到了第五步之后,步子跨度之大,苏乐看的都吃惊。

“这家伙,有跨栏的天赋啊。”

看着王飞消失在书院门口,苏乐看向其他围观的众人,道:“各位,破坏书院任何物品都属于犯法行为,希望大家不要和刚刚这位学习,另外就算不能检测真爱,书院的风景也是很美的,大家可以拍照留念。”

苏乐这话点醒了现场不少女生,虽然不能检测男朋友是否真的爱自己有些遗憾,可眼前这颗银杏树确实很美,尤其是现在这个季节,其他地方的银杏树早就光秃秃了,这种反季节的照片最能吸引人眼球了。

至于书院其他地方,这些人就没多大兴趣了。

……

书院外面,王飞一口气跑到了山下才停下来,可即便这样他还是有些不放心,边打电话边继续快步走着。

“头,我逃出来了,好,我就在山下等你们到来。”

仅仅一个半小时,王飞就见到了自家队长,不仅是自家队长,看着跟随着队长前来的十几道身影,整个赣省分部外勤组的人几乎是全到了啊。

“王飞,把情况再详细说一遍。”

宋军一见到王飞,便是第一时间了解情况,但听了王飞的讲述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还好,那银杏树还没动杀心。

“队长,这是书院承包商的信息。”

另外有小队成员递给了宋军一份资料,如果苏乐在这里看到的话,必然会无比惊讶,这资料上记载的是他全家的信息,连他家里有多少存款都给写的一清二楚。

“从资料上来看,这承包商一家人应该是普通人家,碰巧承包下来了书院,队长,这颗银杏树会不会是书院的守护精怪。”

宋军听着下属的分析,却是摇了摇头,一些草木修炼成精守护一方的有,他也遇到过不少,许多古村落和寨子里,那些有着几百年树龄的老树,有不少就是成了精了,默默守护着村寨。

像这类守护精怪,一般来说是不会害人的,甚至更多时候还担任着土地爷的职责,庇佑着村民,而他们749局面对这些守护精怪,也都是采取合作模式。

“应该不是,根据调查来的消息,信州书院以前没有银杏树,这颗银杏树是最近出现的,因此不可能是守护精怪。”另外一位队员却是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那就奇怪了,这些草木精怪一般是很少会挪动位置的,怎么会突然到书院去?”

草木类精怪,不同于动物修炼成精,草木因为自身的特性,一生都是待在落地生根之处。

哪怕修炼成精,但每一次挪动对于它们自身来说也会带来一定损害。

“我觉得我们不妨先找来苏乐询问一下情况,他作为这书院的承包商,肯定知道一些秘密,不然也不会传出银杏树能够检测爱情。”

宋军也赞同这方法,他让下属去拨打苏乐的电话。

“管委会的人找我干什么?”

苏乐接到自家老爸的电话,说云山管委会的人让他过去一趟,虽然很是不情愿,可没办法,人家是现管衙门,还是得给面子的。

等苏乐到了管委会,看到办公室里的王飞之后,愣神了那么一下,难道是这人跑管委会来投诉自己了?

“你是苏乐吧,信州书院的承包商。”

“是我。”

苏乐看着宋军,管委会的人他见过,不过眼前这位有些陌生。

“我叫宋军,叫你过来呢,是想跟你了解一下银杏树的事情。”

闻言,苏乐打量这位几眼,了解银杏树的事情,难道是动植物部门的?

“根据我们调查到的资料,一个礼拜前信州书院还没有银杏树,这颗银杏树是从哪里来的呢?”

苏乐迟疑没有回答。

“小苏啊,你可要如实回答,这是上级部门的领导。”一旁的管委会主任看到苏乐迟疑,连忙劝说。

说实话,作为管委会的主任,他也算是见过世面的,可就在几分钟之前,上级领导打来电话,说一会会有一行人到管委会,无论对方提出什么要求,一定要无条件配合。

最主要的是,上级领导用了“政治任务”这四个字来形容,足以说明事情的严重性。

“这银杏树是我找了我一位朋友从外地买来移植过来的,他是一位动植物专家,研究的就是植物的反季节生长,这颗银杏树是他的研究成果。”

主任开口了,苏乐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按照早就想好的说辞给说了出来。

宋军笑了,他更加确定眼前这小伙子对银杏树的秘密应该是了解的,至少知道这银杏树成精了。

动植物专家,反季节生长,这明显是拿来忽悠的。

“我和他有一些话要私下谈谈。”

“宋队长你们聊,我这刚好还有一点事情要处理,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就喊我,我就在办公室。”

管委会主任知道对方接下来的话不想让他听到,虽然好奇但他还是知道什么该听什么不该听的,笑着离开并且很贴心的还把门给关上了。

“苏乐,摊开说吧,这银杏树成精了。”

没有了外人,宋军目光凝视着苏乐,盯着苏乐的每一个细微表情,而在看到苏乐听到“成精”之后,眼皮明显抖动了一下,他就知道猜对了。

苏乐,是知道银杏树成精这件事情的。

在宋军打量苏乐的时候,苏乐同样也是在猜测宋军几人的身份。

能够让管委会主任这么小心翼翼陪着的,那肯定是来历不小的,再加上他看过许多特异影视作品以及一些小说,心里也是有了猜测了。

这些人,应该就是来自于某个特殊部门组织吧。

“苏乐,鉴于你已经是知道了银杏树成精的事情,按照《特殊事件管理试行准则》,我有权向你了解关于银杏树的所有事情,你必须如实告知,也可以向你透露一些你所不知道的事情。”

“749局?领导,我对这些不敢兴趣啊,我这人喜欢喝酒,一喝了酒就话多,保守不了秘密的,还是不要告诉我的好。”

苏乐第一时间就是推脱,他又不傻,明显不能让普通民众知道的事情,对方却要告诉自己,要么是让自己保密,要么就是拉自己下水,哦不,是加入组织。

可想到要和鬼魂精怪打交道,他就害怕,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做个普通人来的好。

宋军也没想到苏乐会是这样的反应,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不应该是充满好奇的吗?

听到自己提到这些,不得是一副激动不已的神情吗,当代年轻人的好奇心和觉悟都这么低了吗?

“作为已经接触过精怪的普通人,按照特殊事件管理试行准则,你这样的属于密切接触者。”

“知道对于密切接触者,我们是采取什么手段吗?”

“不会是隔离吧,这又不会传染。”苏乐质疑。

“那可不一定,精怪不会感染,但却有可能会操控密切接触者,所以为了预防突发情况,对于密切接触者,我局根据评估,有权对密切接触者进行不限于监禁、隔离等手段,时间有可能是几个小时或者几天,也有可能是几个月乃至于几年。”

苏乐听明白了,重点在于评估的人。

“忘了告诉你,本人749局赣省分部大队长,负责处理赣省一切特殊事件。”

宋军送出了手,笑着很灿烂,苏乐连忙双手上前握住对方的手。

他懂了,自己是隔离几个小时或者几年,全取决于眼前这位大佬。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