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有人考一百分,是因为试卷至于一百分

书院,银杏树前。

此刻已经汇聚了一大群游客。

整个银杏树被木栏给围着,木栏的范围刚好是银杏树树枝笼罩范围。

沈青,一个人站在木栏前,在他的左右两边个摆放着一个木箱以及两张木桌。

“含月的诗词,你只念出了七首,未能过关,请回吧。”

在他前面,男生很是沮丧的朝着身边女生说道:“宝,怪我文化不够,等我下次来一定可以过关的。”

“是嘛,可我总感觉你好像有一点高兴的样子。”

“没有,怎么可能,作为中文系的学生,连一个最简单的飞花令都过不了,这简直就是我的耻辱。”

男生连忙保证自己是真的不甘心,女生用质疑眼神盯着自己男朋友打量了一会,最后也只得放弃。

人家书院的工作人员说了,必须要过三关才能检测爱情,这是书院的规矩。

要是换做其他的规定,在场的游客可能会不满,可人家玩的是文化考验,而且这里又是书院,谁都说不出“不同意”的话来。

中国几千年的思想,对于文化和文化人那都是有一份来自于骨子里的尊敬的。

在场的不少男生,从刚开始山上的愁眉苦脸,看到眼前这一幕,脸上都露出了笑容。

先前那些在心里默默诅咒书院老板的,此刻也是在心里向着苏乐道歉,这老板是个好人啊。

网络上现在已经是有一条段子了。

以前是没有女生能够从男朋友的手机里走的出来,现在是没有女生带着男朋友去趟信州书院还能不吵架的。

十对去了,九对分手。

还有一对不分手的,是因为海王碰上了渣女。

当然,也不是所有男生都害怕的,还是有男生真爱女生想要在女朋友面前证明的。

只可惜的是,才华确实不够。

“海浪肯随山俯仰,风帆长共客飘摇。”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

……

“江海生残年,嫩竹唤新春。”

“等等。”

沈青打断了男生的念诵,说道:““江海生残年,嫩竹唤新春”出自于那首诗?”

“这自然是一首诗啊,不过诗名我忘记了,几千首诗词,这诗只是不出名而已。”

男生很显然是想着蒙混过关,因为他一时想不到“带”海的诗词了,便是事实而非的编造了一句。

在他想来这位工作人员也不一定可以发现,毕竟就算是国学大师都不敢保证能够背诵所有古诗词。

“这首诗并不存在。”

然而,男生这想法注定要落空了,沈青当年在书院,读遍了书院的所有书籍,而书院当年也收集了诸多诗词歌赋,是不是古诗,一听就能知道。

更何况,古人写诗是有格式的,五言绝句有格式,七绝句和七言律诗也有格式,这句诗明显就不符合。

当沈青把绝句的格式给说出来,并且分析了这句诗词后,这位男生只得悻悻承认,拉着女朋友离去了。

在一旁旁观的苏乐,对沈青的表现很是满意,也幸亏有沈青在,这要是换了他自己的话,岂不是就要被蒙混过去了。

只是让沈青守在这银杏树下,可就没人在扇子上写字卖钱了啊,传文点固然重要,但收入也很重要啊。

“我来试试。”

一位青年男子站了出来,眼中有着强大的自信,来的不是别人,正是王飞。

从江南市到信州市,高铁也就一个多小时,下了高铁之后,他就直奔书院而来了。

看到书院设定的这条规则,又看到那些失败的男生,他这心里很是不屑。

他能够加入749局成为检索员,是因为他有着过目不忘和敏锐的观察力,背诵一些古诗词不在话下。

最关键的是,他要想来检测这银杏树是否真的成精,得靠近银杏树,因为他所带的仪器必须要接触到生物本身才能检测的到。

“不行,你不符合规定。”

然而沈青看了看王飞却是摇了摇头,院长可是规定,只有情侣才能闯关。

“我怎么不符合规定了?”

“你是一个人。”沈青幽幽回答。

“我一个人……你们书院还歧视单身的?”

王飞很是不满,沈青没说话,他不擅长和人争辩,反正院长的规矩就是这么定的。

“谁来给我组个情侣。”

王飞目光看向四周,他长得不丑,便是有几位女生心动了,其中一位走了出来,“我和你试试吧。”

要是换做其他人守关,不会允许王飞临时组队闯关,这临时组队,那就不是来拆台的嘛,因为结果就已经是注定了的。

可沈青这个古代读书人有些迂腐,说白了就是墨守成规。

院长吩咐的是必须得是一对情侣才可以,却没有说得是真情侣还是假情侣。

第一关,飞花令,抽到了较难的,诗词要要带“零”的。

“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情。”

……

第一关,没难住王飞,在王飞回答出十句后,现场也是有人给他鼓掌。

“第二关,书法考验。”

沈青让王飞到了书桌前,上面有着几幅字帖,王飞也不犹豫,挑选了一副便是开始临摹。

算不上写的多好,但确实是有书法功底。

这是目前为止,第一个闯过第二关的,现场的人也很是振奋,不过沈青却是叹了一口气。

“还有最后一关,考什么,不会是要我现场作诗吧。”

“那倒不是,最后一关是默契大考验,考验男女双方相互之间的了解,题目,我已经是抽取出来,你们双方共同作答,如果答案一致就算通过。”

看到沈青拿过来的纸条,王飞总算是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叹气了,同时心中怒火也是涌起,这不是故意耍自己吗?

自己是现场临时组的情侣,连人家女生名字都不知道,默契考验个屁啊,为什么不早点告诉自己这些,早说自己就不浪费时间了。

“还是太年轻啊。”

苏乐看到王飞傻住的样子,微微一笑,自己设置的三关,就是想到了一切情况,怎么可能让你如此轻易的找到漏洞。

王飞可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他得完成自家队长交代的任务,确认这银杏树是不是真的成精了。

五米的距离,不过自己一个箭步的事情。

而且,就眼前这人,一看就是个文弱书生,不可能拦得住自己。

想到这些,王飞直接一个右脚一跺,一个俯冲从沈青的腋下穿过,同时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类似于手电筒一样的工具。

砰!

王飞将手中工具的一头捅在了银杏树上,目光也是第一时间看向手上道具,当看到数值表那一层有着数字跳动的时候,整个人变得激动起来。

这……银杏树,竟然真的成精了。

验灵棒,是不会出错的。

这一刻的他心里无比庆幸,庆幸队长批评了自己,不然真要错过了这条信息,等到后面出事,那面对他的就是局里的严厉处分了。

“这银杏树成精,应该也只是才没多久……这数字……”

砰!

验灵棒爆炸,一股浓郁的焦味和黑烟从王飞身上散发出来,也让得目瞪口呆的围观众人反应过来。

“这人干什么?”

“不知道,好像看他刚掏出了一个东西,然后就爆炸了。”

“你们说,他会不会是原先和女朋友来过这里,因为银杏树导致和女朋友分手了,这次是来报复银杏树的,想要把银杏树给炸毁掉?”

“还真有这个可能,只是男人被爱情冲昏头后都这么猛的吗,爆炸物直接用手托着的吗?”

苏乐也是呆住了,还好,还好这人是报复银杏树,这要是报复自己的话?

“这……这怎么可能的?”

此刻的王飞,相比内心的惊惧,肉体上的疼痛虽然也在,但顾不得了。

凡天下精怪,验灵棒都会显示数值,而验灵棒的最高数值是一百。

两年前的时候,有外勤人员汇报,发现数值“一百”的精怪,当时队长得到汇报之后,如临大敌,整个赣省所有人员全部出动,他还觉得队长有些大题小做了。

“头,以前也有遇到数值九十多的,也没见你这么紧张啊。”

“你懂个屁,验灵棒的最高值是一百,你懂了吗?”

“我……我懂什么了?”

“有些学生考试考99分,是因为他的能力只能考99分,有的学生考100分,是因为试卷满分只有100分。”

王飞瞬间秒懂了,因为他上学时候就属于后者。

“头……头,如果试卷满分一百分,有人考两百分会怎么样?”战战兢兢的拿出手机,王飞拨打了自己队长的电话。

“王飞,什么考试不考试的,我是让你去信州调查那银杏树的事情,你在这跟我胡说什么东西。”

“头……它炸了,炸了啊。”王飞激动喊着。

“什么炸了,你把那银杏树给炸了?你小子乱来什么,就算这银杏树成精了,未做出危害人类的举动之前也不能乱来。”

“验灵棒它炸了。”

康铛。

王飞听到手机那端有什么重物摔落的声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