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缺一门

鲁班经。

苏乐看着手中的《鲁班经残卷》有些诧异。

《鲁班经》的名头他还是听过的,据说是木匠祖师爷鲁班所著,里面详细描述了建屋伐木,开工架梁,房屋形制的讲究,可趋吉避凶,甚至还有驱邪破煞、阴阳五行的秘法。

如此神奇的书,竟然被自己抽到了残卷,苏乐也很是好奇,翻阅了起来。

“神奇,真是神奇。”

粗略看完一遍之后,苏乐对鲁班的手艺无比的佩服。

这本残卷里面记载着一些木匠的技艺,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阴阳五行破煞之术。

会飞的木鸟,能跑的木马……

“能工巧匠,古人的智慧非同小可。”

合上书,苏乐意识收回,人回到了房间,而《鲁班经残卷》就摆在他的案桌前。

看着《鲁班经残卷》,要不是现在手头没有木匠工具,他真想现在就开始制作点小玩意。

“遇急事便情不自禁,此乃心境不够,还需静心啊。”

苏乐突然警醒起来,读书人荣辱而不惊,虽说他现在还不到这个境界,但得培养自己的心性了。

提笔,练字。

练字,可陶冶心性。

……

次日,苏乐下山去了一趟新华书店,翻找到了一些和木工有关的书籍。《鲁班经残卷》里面有一些木工技艺,但并不全面,最关键的是现代的木工所用的工具和古人也有很大差别,拿开个圆孔来说,古人得忙活半天,但现代人用个电钻就可以搞定了。

《木工基础大全》

《木工进阶》

《二十九种榫卯技巧应用大全》

《木工雕刻设计大全》

翻看这些书,脑海中又一次传来“是否”推演,苏乐没有犹豫便是选择推演,因为推演这些书所需要的传闻点很少。

总共花了十二点传文点,推演完这些书后,苏乐的脑海中便是多了许多木工有关的讯息,关键的是这些信息还不只是堆砌在他的脑海中,而是真正的被他所吸收了。

当然,掌握了理论是一方面,可真正动手制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这就需要苏乐去多多练习了。

有了现代木工的完整理论体系,苏乐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工具,跑了趟五金店买了许多工具,不过最重要的刨子却没买到。

买不到,那就自己制作一把。

“小兄弟你是木匠吧。”

“算是吧。”

五金店的老板听到苏乐的回答有些纳闷,这是就是,不是就不是,怎么还有算是的呢?

“这年头木匠可不多了,尤其是小兄弟你这么年轻的木匠,那更是少之又少了。”

“老板,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苏乐听着老板的话,从老板的神情可以看出,这老板应该是有什么事情。

“是有点事情,有一户人家,想要打造一副棺材,这家人自己挑选的木材,需要找个木匠上门打造。”

打造棺材?

苏乐莞尔,自己才成为木匠,可却没打算给人打棺材啊,更别说还上门打造,他可没这个时间。

“老板,这活我接不了,这应该请一些老师傅的啊。”

打造棺材可不是一般的活计,那是有许多忌讳和讲究的,鲁班经残卷中也是有过描述,哪怕可能是封建迷信,但苏乐还是选择敬而远之。

自己成为书院院长就已经是很玄乎的事情了,更不会去碰这个了。

“不能找那些老师傅,现在不是推行火葬嘛,那些老师傅都签了保证的,谁家要是找他们打造棺材,都得跟民政那边汇报,这一汇报那不就得拉去火葬了。”

苏乐听明白了,虽说上面推行火葬,但国人几千年的传统,还是有很多接受不了的,就想着偷偷的给土葬了。

民政也不能盯着每家每户,最主要的是这种事情,哪怕是邻里有仇的也不会给上面举报。

在很多人看来,举报这个那就跟挖人祖坟一样是缺德行为,更重要的是万一死者不安宁,谁知道会不会变成鬼怪来报复。

死者为大,这是国人共同的认知。

民政部门不能挨家挨户盯着,便是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要土葬就得棺材吧,估计除了这些木匠师傅外,棺材铺那边也肯定打了招呼的。

“小师傅,那户人家愿意给一万块工钱,现在去市面上买一副棺材也才只要三四千块。”

“老板,这个钱我是赚不了的。”

苏乐依然拒绝,一万块打造一副棺材,价格确实是比较高,可苏乐不想趟这浑水。

“小师傅你先别拒绝,跟我到后院坐坐喝杯茶,刚好你要的这些工具调货也需要点时间。”

老板满脸笑容,拉着苏乐朝着后院走去,苏乐倒是没有拒绝,他要的几样工具,老板让店里的伙计去仓库拿了,确实是需要点时间。

这间五金店是自建房,穿过回廊就是后院,苏乐跟着老板踏入后院之后,看到后院里摆放着的杉木木材,朝着老板眼含深意的笑了笑。

“小师傅喝茶。”

老板嘿嘿一笑,走到后院摆着的茶桌开始泡茶,不过这水刚烧开,又有几人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老黄,这位就是木匠师傅吧。”

进来的第一位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目光第一时间落在了苏乐身上,除他之外还有两位中年妇女。

“苏师傅,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就是我跟你说的想要打造棺木的那户人家。”

“苏师傅你好,我叫钟民,这两位是我妹妹,想给我父亲他老人家打造一口棺木,刚黄老板给我发消息后我就立刻赶过来了,苏师傅,我愿意出一万块钱,木材已经买好了。”

苏乐看着钟民,有些好奇问道:“钟老板,你父亲目前的情况?”

“我父亲重病住院。”

“既然住院,那为何要急着打造棺材?难道是不治之症?”

钟民表情有些尴尬,无奈答道:“苏师傅,这是我父亲自己的要求,他觉得可能挺不过去了,说要临走前看到他自己的棺材,这些木头还是我父亲自己挑选的,连样式都是他自己画的。”

说着,钟民拿出了手机点开了图片,苏乐看着图片里的棺材样式,眼中却是有着一抹异样之色闪过。

这棺木样式,他在《鲁班经残卷》中见到过,这叫蒙荫棺,寓意棺材里的人会保佑后人。

看来,钟家这位老人不简单啊。不过显然老人并没有告诉他后辈这些讯息。

苏乐有了一点兴趣,站起身走到了那些杉木前,下一刻朝着五金店老板说道:“老板,麻烦你把我挑选的那把斧头给拿过来。”

接过老板递过来的斧头,苏乐也不墨迹,直接是一斧头劈在了木材上。

木屑横飞,最远的都飞到了十多米之外。

“钟老板,看来少不得得要你破费了,安排一顿大鱼大肉来了。”

苏乐看着木屑飘飞的方向,放下斧头,钟民以为苏乐是答应了,连忙保证道:“只要苏师傅愿意,每顿鱼肉是保证的。”

“我可没答应,但这顿饭还是跑不了,这样吧,钟老板你跟你父亲打个电话,就把这里的情况告诉他。”

钟民不解,不过还是按照苏乐所说的去做了,给他父亲打电话,那边接电话的是他妻子,他让妻子给转述了一遍,没一会听到妻子在电话里转达自己父亲的话,他这更是一头雾水了。

“木屑……木屑大概有十几米远吧,怎么了,爸问这个干什么?”

“好酒好肉……啊……好好好,我知道了。”

挂掉了电话,钟民朝着苏乐说道:“苏师傅,我爸接了电话后很激动,说一定要让我们好好招待您。”

苏乐对于钟民父亲的反应一点也不例外,要不是这个反应才会让他觉得意外。

不是他在意一顿酒肉,而是规矩就是这样,他也不能破了规矩。

酒足饭饱之后,苏乐带着工具离去。

“老黄,吃饭的时候我看你一直笑,是不是你知道点什么啊?”钟民等到苏乐开车离去后,疑惑问向五金店黄老板。

黄老板嘿嘿一笑,神秘说道:“有些事情不能说的太透,不过我可以跟你说一件事情。”

“三十年前,我六叔被主家请去打造棺材,红烛点着,我六叔第一斧头下去,木屑飞到十米多远,六叔看到这情况,红布裹着斧头笑着出了房门离去。”

“第二天,主家特意买了鸡鸭鱼肉请我六叔上门做客,而主家的那位老人过了十多年才离世。”

钟民倒吸了一口凉气,神情有些激动,他听懂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爸……”

“不可说,有些事心知就行,不要说出来。”黄老板拦住了钟民接下来的话,同时也是感叹道:“这位苏师傅看来也是有真本事的人啊。”

“老黄,我怎么没听过你家还有一位六叔啊。”

“我六叔拜师学艺的时候,当时老师傅问我六叔,身后有什么?我六叔回答身后没人。”

“哎,这门手艺还有一个称呼,叫做缺一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