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鲁班经残卷

手机摔落的声音,让得原本站在门外的邵清秋立刻是推开门冲了进来。

“你干什么呢,跟警察保证之后还敢打人!”

“怎么回事,不是警告了你不许动手吗?”民警走进来,也是面露不愉之色。

苏乐没有回答,而此刻作为当事人的郝望,在一开始的疼痛之后,突然喊道:“你胡说什么,我爸好好的。”

“好好的,你去问问警察同志,昨天晚上校门口是不是出了车祸?”

郝望用求证的目光看向民警,民警点了点头,咳嗽了一声:“是的,昨天深夜校门口有一醉酒司机开车撞死了人。”

“那撞死的是别人,不是我爸,我爸不来市里的。”郝望还是不相信,疯狂的摇着头。

“是,你爸平时不会来市里,我来告诉你,他昨晚为什么会来市里。”苏乐手指着郝望,一字一顿道:“是你这畜生,玩游戏充钱,没钱充了骗你爸生病了,你爸担心你,决定亲自来学校看看你。”

“担心打扰到你学习,你爸没有提前告诉你,而是等到了校门口后给你打电话。可你呢,你那个时候正在打游戏,不接你爸的电话,还骗你爸你正在学习,你爸一听你正在学习,不敢再打扰你,就在校门口等着你,等你学习完了给他回电话。”

郝望的神情逐渐愣住了,呆坐在凳子上。

“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学校晚自习都下课了,看到其他学生从校门走出来,你爸又给你发了消息,可你呢,忙着打游戏连消息都没回。”

“那么冷的天,你爸在校门口一蹲就是三个小时,可结果等来的是你这畜生一句“你累了,你已经躺床上睡觉了”。”

苏乐沉着脸怒骂着,邵清秋妙目圆瞪,民警也是沉默不语。

“你爸的尸体现在就躺在公安局的停尸房内,只是你这畜生有脸面去见你爸尸体吗?”

一直呆愣着的郝望,听到“尸体”二字的时候,终于是有了反应,“我要见我爸,我要见我爸。”

“警察叔叔,我要去见我爸。”

民警看着紧紧抓住自己手臂的郝望,也是叹了一口气,道:“我会带你去的,但你是不是要跟学校请个假。”

“我去跟他老师说吧。”

邵清秋在这个时候开口,民警点了点头,带着郝望离开了保卫室。

“不好意思,我先前是有气在身,有些控制不住。”

保卫室就剩下苏乐和邵清秋,看到对方手背上的红印,苏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

“没关系,我知道你也是因为郝望的父亲才生的气,不过在怎么样也不能打人。”

对于邵清秋的话,苏乐不置可否,再给他一次,他还是会揍郝望一顿,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不想和对方争辩了。

“我去跟郝望的老师说一下,哦对了,他是几班的?”

“高二(1)班。”

“1班啊,舒老师的班,行,我去找舒老师了。”

邵清秋离开了,苏乐却是没有离开,而是打开了保卫室的监控系统,一中的校门口有好几个监控探头,有治安的也有学校自己安装的。

把时间给翻到昨天晚上八点,苏乐看到了郝师傅的身影出现在了校门口,后面坐在校门口处的石墩上。

晚上9点半,学校晚自习下课,许多学生走出来,郝师傅离开了校门,同时许多商贩也都推着小车摆在了校门口。

十点多,校门口的学生已经看不到几个了,郝师傅捡了一块纸板,拿到了校门一侧围墙下,蹲坐在了那里。

因为天冷风大的缘故,郝师傅整个身子都是缩着,在昏黄的路灯下就只剩下了一团黑影。

看到这一幕,苏乐眼睛有些泛酸,他突然想到了自家老爸,拿出手机拨打了电话出去。

“给我打电话什么事情?”

电话那端,传来自家老爸不耐烦的声音,苏乐发现自己酝酿上来的情绪突然就少了一些。

“没什么,只是想到我读书的时候,骗你拿钱买教辅材料,最后都拿去上网了,感觉做的挺不对的。”

“可别,你做的很对,你以为你爸我看不出来,我早就发现你乱报价格了。”

自己父亲的回答让苏乐疑惑,这和他想象的回答的不一样啊。

“那爸你为什么还给我?是怕我没钱花?”

“我怕你屁个没钱花,你不找我要,我怎么好找你妈要,那些年我可就靠着你,才从你老妈手上拿到的抽烟钱。”

“知道为什么你这点小手段没有被揭穿吗,那是因为我跟你妈说,我已经问过老师了,反正我不管你私下昧了多少,每次我都跟你妈要的200块。”

苏乐:……

怪不得,他就说当年同样是骗大人,自己从来没有被揭穿,而自己同桌只是多报了十块钱,就被他父母打电话给老师揭穿了。

亏他当时还感动老爸对自己的信任,原来最后小丑竟然是自己。

“对了,你那书院搞的怎么样了?”

“放心,还没倒闭。”

苏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随后便是挂掉了电话,因为郝师傅事情所酝酿出来的父爱情绪,一下子就无影无踪了。

一个小时之后,苏乐回到了山脚,再花了两个多小时,把木板给运到了书院中。

做完这些天色也是暗了,苏乐看着堆放在地上的木板,不知道为何就想到了郝师傅。

叹息了一口气,苏乐回到自己房间拿出了一本空白线装书籍,提笔在封面写下:《郝父传记》

“昔有匠师郝军,幼时父母早亡,从村师学为木匠……”

苏乐把车上了解到的关于郝军的一些信息还有最后的经历给写了进去。

笔收,书成。

苏乐心念一动,又一次出现在了书院门前,一道金光飞出,手中的书籍便是飞入书院内消失不见。

“《郝父传记》,归属伦常教化类,一品,可抽取。”

轮盘出现,不过这一次轮盘上面的格子却是要少许多,只有那么三四个格子,可苏乐依然是没看清是什么。

轮盘停止,这一次苏乐的眉心倒是没什么信息涌入,只是从轮盘上飞出了一个古册。

《鲁班经残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